第1256章 秦家撒手锏(2 / 2)

贞观俗人 木子蓝色 2259 字 3个月前

湖州成为缫丝中心,苏杭漳益等都成为重要的丝织大类产业中心。在以前,丝织往往都是家庭为主,种桑养蚕缫丝,然后织成素绢,部份上缴为税,部份出售。

而那些绫罗绸缎等的织品,往往都是官府手工作坊生产的,那种商业的织坊数量少,占的比例很少。

可这些年来,家庭丝织业占比越来越小,百姓主要是种桑养蚕,然后蚕茧直接就卖给丝厂,那里有规模极大的缫丝产业,拥有许多专业熟练的产业工人,不仅是效率还是品质,都更好。

产业规模越来越大,品类分的越来越细,都让大唐的丝织品的竞争力越来越强。

所以还十分原始落后的倭国家庭丝织业跟大唐一比,那真是弱到爆,毫无竞争力,不论是数量还是品质又或成本,都不值一提。

比如朝廷少府监在苏州也设有织染局,这个官作坊拥有机房三百间,铺机一千张,绣缎房十间,染作房十间,花素织机一千余张,织工三千余人。而民间的丝房,更是多达一千多家。

仅苏州,织机就多达一万二千多台,从事丝织和附属行业的有十余万人,其中实力强大的织造大户,拥有上千家织机。

不少勋戚豪门经营织造业,也有许多织房是由商人募集资金合伙经营,不仅有大大小小的各种机房,而且当地产业兴盛,许多家庭妇女也会到织房去领取丝料回家加工,赚取加工报酬。

而如苏州差不多规模的还有杭州。

都是号称织户半城。

苏杭两城的织造业最厉害之处,不仅仅是产业规模大,而且还在于技术强大,只有客户想不到的花样、色彩,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而且要多少都能供的上。

波斯萨珊和罗马帝国的衰弱,甚至有人就称是大唐所导致的,过去波斯萨珊和东罗马也早掌握了养蚕丝织的技术。

靠着这些软黄金,两国都赚的盆满钵满,但是他们仍然每年要从东方贩卖大量的生丝过去,然后自己加工成各种丝织品,倒手就能赚上几倍甚至更多的利润。

可自从大唐禁止生丝出口后,大唐只准对外销售丝织品,这就严重的打击了波斯和罗马的丝织加工业,没有了庞大的原料生丝供应,仅凭他们本土的生丝,其丝织业遭受严重打击,大量的丝织商人破产,无数丝织工人也跟着失业。

丝织加工带来的稳定税收和贸易利润的损失,也让两国的财政都雪上加霜,进一步使的他们加速崩溃。

其中以往借着地利,而占据了东西贸易大量份额和利益的波斯,也因此大受打击,进一步衰弱。

而阿拉伯半岛上的游牧部族,更是通过打击拦截红海海上商路,迫使商人们改走半岛陆路,使的麦加、麦地利等绿洲城市兴盛起来,通过掌握通过地中海贸易路线的阿拉伯人,不仅抢走了波斯帝国的大量贸易之利,也因此迅速的壮大起来,并最终北上,杀的波斯帝国落花流水,灭亡在即。

都说南美洲丛林里的一只蝴蝶扇动一下翅膀,太平洋上可能就会形成一个风暴。

这样的事情确实存在。

就如后世大航海时代,西班牙在美洲银矿开采的枯竭,使的输入大明的白银减少,就导致了大明朝财政的崩溃,最终在关外女真人的进攻下记国了。

倭国除非闭着锁国,否则只要开放贸易,那么大唐的精美却又相对国内更便宜的丝织品,就能立即摧毁他们国内那落后的丝织业。

倭国根本没有半点抵抗力。

如今秦琅打算在唐津建立织造厂,向倭国的蚕农收购蚕茧,然后调来熟练的产业工人,指导倭国招募的本地工人,用倭茧缫丝、丝织、印染等,在这个过程中,既能保障倭国的桑蚕产业的存续,同时还能向他们传授先进的丝织技术。

当然,想轻松的得到先进的丝织技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秦琅招倭人来丝织印染,也只是会从最简单的岗位做起,那些关键的核心技术,不会轻易授给他们。

但是对倭国来说,毕竟首先能保证种桑养蚕产业,否则在大唐丝织品的打击下,他们的整个产业都会被摧毁,没有了丝织业,到时桑蚕也维持不了。

一环套一环,步步算计。

倭人就算能明白这其中的东西,又能如何?

除非他们真的闭关锁国,禁止一切外船前来,禁止一切外货入倭,但这是不可能的,如今的倭国全面改新,处处学习大唐,而其中的海贸又与上到王室、贵族,下到地方豪强、商人们利益相关,谁愿意放弃这一切呢?

而秦琅要建自由港要弄租界,带来的并不仅仅是丝织业,还会有冶炼、造纸、印书等诸多产业。

秦琅看中的是倭国和新罗等在内的海东诸国的巨大市场,以及庞大的原材料供应。

吕宋要想兴盛,必须要走工商贸易之路的,农业只是维持自己供给所需就够了。

西连大陆武安府太平港,北建倭国唐津自由港,南接林邑浦狮子城,面对中原大唐,南北联通诸藩,吕宋才能兴盛下去。

“朝廷要对高句丽和百济用兵,应当不会影响到大郎此次倭国之行吧?”

“等俊儿的好消息吧,我相信倭国会是个好学生的。”秦琅一脸自信的道。

大唐要东征,秦琅认为这只会越会利好秦俊的谈判,毕竟这种局势变化,只能证明大唐对海国地区影响的进一步加强,若是大唐成功灭掉高句丽和百济,那对于倭国来说,真的只是一步之遥了。

到时,大唐对倭的影响力就会更强。

秦琅所提议的唐津租界自由港,对于倭国来说,其实好处还是比较明显的。毕竟秦琅的这个提议,有许多合作意愿。

更别说,附带的优惠条件也不少。

如果租界自由港建成,秦琅到时还会在那里与倭国合伙建立铸币厂,铸造的钱币,将会优先用于与倭贸易结算中,对于如今极度钱荒,却又还没有什么铸币能力的倭国来说,这些钱是他们最急需的,他们无法再忍受处处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