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6章 秦家撒手锏(1 / 2)

贞观俗人 木子蓝色 2259 字 1个月前

对倭国来说,为什么要答应秦家?

自然是能引入产业,唐津自由港若是建成,到时秦家不可能只在这里生产加工商品供应倭国,肯定要以此为中转港,再销往海东诸国等。

有秦家的加成,倭国有希望凭借唐津而拥有一座大港。到时能够吸引到更多的外商外资,引来更多的产业。倭国肯定能在这些产业中,得到更多的产业技术工人。

这样的好处其实还不止这些。

长远来看,这对现在一穷二白,正全面改革的倭国来说,是好处多多的。仅靠重税抢劫一样的做法是难以持久的。

秦琅的提议,无疑是对双方更有利的。

重关税,只是杀鸡取卵,自由港,才是未来希望。

“倭国那位掌权的葛城王子是个比较聪明的人,他的几个老师中臣镰足等也都是有见识的人,他们很清楚我们提议的好与坏。”

秦用点头,“但是这事朝廷那边会允许吗?”

“我们吕宋是外世封地,拥有自治之权,与倭国贸易通商只是小事,又不是对倭国宣战,弄个租界,搞个自由港,朝廷并没权过多干涉。而且这种事情,对朝廷来说,又没什么影响损失,为何要干涉禁止呢?”

自由港若是建成,秦家也一样会给予其它的唐商方便,允许他们入驻的。

自由港其实不完全自由,在秦家提出的唐津自由港计划里,唐津自由港是建立在吕宋秦家的筑紫租界唐津内的,这块地方既是自由港也是租界。

本质上来说,这应当属于倭国境外,属于吕宋的海外租借领地,所以在这里实行的是吕宋的律法、税务等制度。

自由港无关税,但秦家也还是要在这里正常收税的,一切按吕宋都督府内旧例,比如盐茶糖酒这些要征专卖税,矿要征矿税。

其它的也要征工商税。

这些税交给管理自由港的秦家,而秦家并不需要再上缴给倭国,不过会相应的上缴三分之一给朝廷国库,这是根据吕宋府的法理地位缴的。

另一方面,唐津自由港又与吕宋本土不同,比如说倭国百姓可以来唐津购买商品,只要不超过数量限制,那么购买的货物就无须再向倭国缴关税。

只有贩卖超过数量的商货在入倭国时,才需要报关交税。

这一条实际上,还是比较利好倭国百姓的,不用乘船出海,就能享受到了大唐境内一样的购物体验,比如说直接来买茶叶,就能减少百分之五的关税,若是购买吕宋府以外的茶叶,则享受的就是免去百分之二百的茶叶重税了。

自由港内的商铺作坊产业增多,肯定也要雇佣大量的倭国人工作,这是赚钱的好机会。

“我总觉得这个租界加自由港再加关税协定的策略,确实有想象力,不过总觉得咱们这样做,有些太占倭人便宜了啊。”

“我们确实占便宜,但是谁让倭人落后呢,你看倭国现在有什么?养蚕丝织也有数百年历史了,可你看他们自己的丝织品能看吗?他们的贵族豪强们用过了我们大唐的丝织品后,谁还愿意用他们自己产的?就算便宜,也没有人愿意要。在我们丝织品的冲击下,倭国自己的养蚕丝织产业只会破产,根本没有前途。我们来了,直接与倭国的蚕农合作,种桑养蚕,签订购销契约,指导他们种桑养蚕,然后收购他们的蚕茧。运回唐津,然后在这里用我们先进的技术加工成生丝、熟丝,再丝织加工成各种丝绸缎绢等。”

大唐的丝织业是非常发达的,不仅有庞大的种桑养蚕的规模,而且丝织品的各类也非常多,名目繁多,品种丰富。

主要有绫、罗、绸、缎、纱、绢、绮、锦、纨、绒、绡、帛、绨、缟、绉等十几大类,然后细分的小类更多达几百种。

比如绢是平织的,没有花纹,过去没有印染的素绢还兼做货币使用,尺寸和重量都有严格规定。

而绫是单色的斜纹织物,可以随时改变斜纹的组织以产生花纹,这样的织造方法称为提花。大唐的官服,就多采用绫。

罗有暗花纹。

其它的如纱、缎、锦、绮、纨等也都非常有名。

如今的大唐,织造业非常的发达,比如湖州,这里就是全国最大的生丝产地,湖丝天下有名。

而苏杭又成为天下最有名的丝织加工地,都说两城织户半城市,每城拥有的织机都数万机,成为最大的丝织产业地,拥有数十万产业工人,冠绝天下。

而漳州的绢纱,益州的锦绣、武安府的棉,也都天下有名。

大唐在丝织这块,那真是独步天下,不仅丝织品类丰富,而且产业规模大,早形成了专门的产业城市。

桑蚕结茧,然后要通过缫丝把蚕丝缫出来,可就算是手工缫出生丝,也很有讲究的。

手工缫出的生丝,还要通过煮沸去脂,其中还要添加一些秘方,缫出的生丝煮沸去脂后便是丝线或织物的原料。

而熟丝还要经缫丝、复摇、整理,加工成熟丝,熟丝用来做蚕丝被或者绵衣绵裤,也叫丝绵。过去大唐租庸调制下,征收的丝绵,就是熟丝。

除了生丝熟丝,缫丝加工过程中也还会产生一些下脚料,如茧花,就是蚕茧表面的那些乱丝,在缫生丝时,要把这些乱丝先刨下来,这种丝较短。把茧花打制成一张整的,就变成了茧衣。

另外在取蚕丝去蛹时,会有一些蚕丝附在蚕蛹上,最后这些蚕丝提起后也能利用,就是脚渣,属于最差的丝。

蚕茧加工成生丝或熟丝,然后再经过各种加工方式,织成绫罗绸缎等各种丝织物,大唐如今禁止直接出口生丝,只能出口加工好的丝织品,以提高商品附加值。

也正因为这一个规定,大唐的丝织产业在贞观以来,达到前所未有的兴盛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