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凤江山令

作者:临安九家状态: 连载日期: 5个月前

元公子,茵茵不嫌弃你面貌丑陋,愿嫁你为妻。” “我……我……好男风……” “箬儿,我对天发誓,定举东山容氏全族之力,护你一世周全。” “容兄,你这样,别人会误会的。” “误会什么?元姑娘——” “阿箬,我这一世,倾尽天下,也不过只是为了扶你复位,以及……父辈定下的那一纸婚约。” “离忧,煌煌山河,怕是要负了你这缱绻柔情。” “青箬,谁能知晓,昔日那一句玩笑之语,而今竟成作茧自缚。我步步为营,机关算尽,却只没想到,红尘错错,不该算漏一个你——” “司马笠,你没有错,错只在我竟将真心交付!” 一曲空吟凭谁问?逐凤令出天下兴。 本文微甜,甜中小虐。 文慢情长,多谢收藏。

《逐凤江山令》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临安九家
    元公子,茵茵不嫌弃你面貌丑陋,愿嫁你为妻。” “我……我……好男风……” “箬儿,我对天发誓,定举东山容氏全族之力,护你一世周全。” “容兄,你这样,别人会误会的。” “误会什么?元姑娘——” “阿箬,我这一世,倾尽天下,也不过只是为了扶你复位,以及……父辈定下的那一纸婚约。” “离忧,煌煌山河,怕是要负了你这缱绻柔情。” “青箬,谁能知晓,昔日那一句玩笑之语,而今竟成作茧自缚。我步步为营,机关算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夏染雪
    那一世,父亲为她战死杀场,万箭穿死,大姐为她护清白,赔尽一世 而她为他素手调香,为他敛尽天下财富。 更为他逼死大哥,令大哥被五马分尸,死无全尸 他却砍断她的十指,断她手腕,将她乱棍打死。 娘说,娘的小阿凝,娘希望这一世会有被人如宝似珠的对你,为你挡去所有的疼痛,为你遮去所有的风雨,娘更你一生都是不知道何为疼痛,可是她却全身骨头碎裂,皮肉之下,仍可见那截断碗中的森森白骨。
  • 作者:话小草
    【爽文虐渣+男强女强+1v1】她是叫人闻风丧胆的绝世妖女,一日醒来,成了惨死天牢的丑颜太子妃。从此废物撕莲花,妖女斗邪灵,一手铲黑暗,且把光明照人间。这话夸得凤非离自己都不信。 “传言太子妃她温柔大方,贤良淑德。” 凤非离:“不不,我有仇必报。” “传言太子妃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凤非离:“你让我不好过,我就让你全家都不好过!” “传言太子妃……” “别传言了,都是假的!” “听说太子很宠你。”
  • 作者:舞清影
    三年前,‘建筑铁军’龙建集团成功中标国家援非重点工程索洛托AS63公路项目。集团第一位女性项目经理,业务能力超卓的高冷女王长安被派驻到索洛托共和国工作。一晃三年过去,被当地人寄予厚望的‘和平之路’竣工前夕,索洛托却爆发大规模的政治骚乱,中国维和步兵营协助联合国维稳,长安到政府交涉在建工路事宜,回程竟遭遇武装分子挟持,千钧一发之际,中国维和官兵将她成功解救。进入封闭的战车内,长安一眼就看到全副武装的
  • 作者:小海浪
    “好难受,我好像中暑了。” “你不是中暑了,你是中毒了。” “额?那你有解药吗?” “有,我就是你的解药。” “滚,让我毒发身亡吧。” 他是神之骄子,她是妖魔之后,他威震八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对她情有独钟,百般呵护。她千姿百态,回眸一笑,魅倒众生,却对他不屑一顾,看她如何虐人无数,看他如何宠妻无度......
  • 作者:燕小陌
    新文《九零长女有点苏》已发~ 五福重生之前,根本不知道有重生一说.重生之后,才知道老天爷一定是看她上辈子太顺遂,所以送她来这最讲道德廉耻秉行女戒的古地受苦受难,叹可怜!堂堂的琢玉高手一朝魂穿到身世不堪的农女身上,被人欺被人辱,包子娘还劝她百忍成金?放屁!她能忍,她的另一重身份绝不能忍,打秋风,扫出去;辱我娘,废了你……五福有云,欺我辱我,百倍还之。可这一个是怎么回事?不欺她只想睡她?还竟敢……骑到
  • 作者:爷本非爷
    新书《神医狂后:暗帝,欠调教》已开~一如既往的苏爽文~求支持~昔日神皇自爆,化身为天元大陆花痴废材大小姐。为爱痴狂?眼瞎的渣男有多远滚多远!废材草包?左手神丹,右手魔宠,神挡灭神,佛挡弑佛!世人欺你、辱你、侮你、轻你、诽你,谤你,你当如何?云轻言:我就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过之后,你且看他!“滚!”初遇,他不能动弹,一双冷眸满含杀意。“小样,跟我横?!”她扒光了他身上所有值钱的玩意,态度
  • 作者:EK巧克力
    · 极者为至,上者为尊。 举世无双,大道独行。 …… 武林名宿、江湖豪客、名侠美人、宗门世家、圣地星空、遗迹禁地、正道魔道、丹器符阵、御鬼驱魂、血战苍穹。 剑逆苍穹、至尊箭神类型的传统玄幻爽文,热血爽快,不逗逼,非喜勿扰。
  • 作者:京剧猫
    苏轻音:“穆封衍,真不幸,你被人看上了!” 男人冷漠脸:“嗯?” 苏撩撩指着自己,“我。” 男人被撩得腿软,却强装镇定:“出去。” 强撩后潜逃,男人将她逮住,“跑什么?” “撩不动。” “一开始就成功了。”穆封衍扯出结婚证,“穆夫人。” 苏轻音严肃脸,“离婚吧。” 穆封衍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别淘气。” 苏撩撩是撩界扛把子,撩得穆总统芳心暗许。 记者问成为总统的穆封衍:“阁下,您喜欢夫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