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勤行第一人

作者:光暗之心状态: 全本日期: 5个月前

哪个是后厨英雄?谁又在勤行称尊? 鲜香、麻辣、酸爽、甘甜、苦冽。 把子肉、狗不理、开水白菜地锅鸡,清雅不俗腌笃笋,厚味隽永佛跳墙...... 挖掘古菜谱、华夏国菜争。 这是舌尖的盛宴、这是美食的乐章! ****** 深挖美食文化!宏扬大国精神!

《我是勤行第一人》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光暗之心
    他穿越来时,商鞅还未变法,大秦还是个屌丝帝国。为了过上好日子,为了吃上好东西,于是,他脑中的知识开始大爆炸了!
  • 作者:光暗之心
    失踪五年的夏青山回归都市,子承父业做了一名动物园饲养员。 很快夏青山就发现,这个地球已经变得与往日不同了。 这个动物园,似乎也很不简单。
  • 作者:光暗之心
    仙界执法天尊重回少年时代,重修天条、再立秩序规则,演出一段充满正能量的传奇故事。 如果有一天,人人都因善小而不为、因恶小而为之、囿失浩然正气、在罪恶面前不敢挺身而出、遇到陌生人需要帮助却置若罔闻,我便当效佛祖狮子怒,扫荡邪氛、澄清玉宇!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十里清欢
    “娶我!”重活一世,小萝莉赶紧抱大腿,“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要以身相许!”“抱歉,本少帅吃斋念佛,不近女色!”某日,小萝莉18岁,少帅秒变大野狼,开启花式诱妻,疯狂打脸中。没事就露个人鱼线,来个shi身诱惑,秀个金光闪闪的大长腿…玩欲擒故纵!人小胆大胸杯好的小萝莉蠢蠢欲动。“少帅,锁骨真精致!”“乖,会欣赏”“少帅,胸肌真紧实。”“乖,好眼光。”“少帅,腹肌真给力。”“乖,摸摸看!”所有人都知道,
  • 作者:寻君
    【全本完】“苏小萌,那晚,我们……” 殷时修一句话把她吓懵了。 他是好友的小叔,三十有二,京城真正的权贵,她一祖国幼苗不想沾惹。 “叔,你看,当时你也没用脑子,全靠下半身了,我又醉晕了,啥滋味都不记得,这篇儿,咱就翻过去了成么?” “……好。” 三个月后,他却从侄女口中得知——苏小萌怀孕了。 “孩子生下,你就得让我走!不许再胡搅蛮缠!!” “……好。” 他签下她拟定的结婚契约。 “叔,我想吃麻辣火
  • 作者:四四暮云遮
    综艺节目采访新晋人气女星纪初语。 主持人:“纪小姐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纪初语娇羞坦言:“能够被我搞定的。” 主持人:“那你觉得什么样的男人最难搞?” 纪小姐认真想了想,笑:“对我而言,那就是霍七少。” 主持人:“呵呵呵呵” 网上盛传,纪小姐屡次三番三番五次想要爬上霍七少的床,最后都被拒之床外。 清冷矜贵的霍七少,高高在上的霍七少,谦谦君子霍七少,怎么可能看得上这个一路睡着男人靠着绯闻爬上去的妖艳
  • 作者:冰夏四季
    她本是第一珠宝世家的大小姐,却错信白眼狼,家业被夺、亲人惨死。 再活一世,竟得到神奇异能! 鉴宝石、加buff,不仅要重振蓝家百年基业,还要好好弥补前世那个她避如蛇蝎的男人。 * 选举后台—— 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最英俊的总统候选人温穆楚, 一把搂过紧张得团团转的女人,低声问道:“听说你要补偿我?” 他眸底闪烁着潋滟光芒,“今晚总统府等我。”
  • 作者:北风未眠
    冷艳毒舌女明星VS铁血硬汉男警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罪和执念,在看不见的地方日夜折磨。 爱上你是穷途末路,也是星光里的救赎。 * 以破案为辅,谈恋爱为主的小甜文
  • 作者:玉星雪
    余笙这辈子做的最荒唐的事情,就是招惹了自己继父的弟弟。 传说中面冷心更冷的渝城楚少,俊美如神邸的脸上带着哀怨和无辜:“是你强迫的。” 余笙:“……” 他说:“我反抗过的。” 余笙咬着红唇最后挣扎着:“我们会天打雷劈的。” 他薄唇微扬:“我们没有血缘,反正要劈也劈你。” * 此后总裁办公室里。 “总裁,余小姐又挂科了。” “嗯,明天让她来我这补课。” “总裁,余小姐又旷课了。” “接她到办公室休息。
  • 作者:沐水兮
    一场蓄谋已久的车祸,陆景寒差点送命,幸好有韩医生相救。 后来陆家老爷子喜笑颜开的说:“韩医生救命之恩无以言谢,不如就让我孙子以身相许。” “老头,你够了。”身后传来陆景寒低沉的声音。 韩曦亦是有种被雷劈了的感觉,她是医生,治病救人是本分,无需这样的.......厚礼。 ............ 后来,韩医生成了陆先生放在心间上宠的人。 陆先生嘴角挂着笑,那笑仿佛琼浆蜜液:“我们生个孩子吧,以后就是
  • 作者:小柚子茶
    [[1V1无理由专宠,男主女主身心干净] 都说幸福是要自己去争取的,她争取了,可是也被打脸了。 “季北遥,跟我结婚吧!” 她鬼迷了心窍,在酒精的作用下胡乱跑到他公司楼下,当着众位记者的面指着宛如星辰般灿烂的男人! 回想七年前,似乎也出现过相似的场景—— “季北遥,我喜欢你!” “对不起,我不喜欢你!” 原以为事情的结局会跟当年一样,岂料—— 某男拨开人群,一步一步接近,漆黑幽深的眼眸落在了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