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婚掠爱:冷情总裁太凶猛

作者:君止归状态: 连载日期: 5个月前

姐姐结婚,新娘却是小姨子。一场阴谋让她嫁给了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他是天之骄子,商界帝王,为人冷酷无情,视女人如粪土。可是,第一次见面他就化身为狼,把她吃干抹净,日后更是宠爱有加。正当她沉浸在幸福之中时,眼前却丢来一本离婚证,“孩子留下,你可以走了。”

《攻婚掠爱:冷情总裁太凶猛》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君止归
    姐姐结婚,新娘却是小姨子。一场阴谋让她嫁给了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他是天之骄子,商界帝王,为人冷酷无情,视女人如粪土。可是,第一次见面他就化身为狼,把她吃干抹净,日后更是宠爱有加。正当她沉浸在幸福之中时,眼前却丢来一本离婚证,“孩子留下,你可以走了。”
  • 作者:君止归
    姐姐结婚,新娘却是小姨子。一场阴谋让她嫁给了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他是天之骄子,商界帝王,为人冷酷无情,视女人如粪土。可是,第一次见面他就化身为狼,把她吃干抹净,日后更是宠爱有加。正当她沉浸在幸福之中时,眼前却丢来一本离婚证,“孩子留下,你可以走了。”
  • 作者:君止归
    姐姐结婚,新娘却是小姨子。一场阴谋让她嫁给了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他是天之骄子,商界帝王,为人冷酷无情,视女人如粪土。可是,第一次见面他就化身为狼,把她吃干抹净,日后更是宠爱有加。正当她沉浸在幸福之中时,眼前却丢来一本离婚证,“孩子留下,你可以走了。”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辛柒柒
    她是蓝家最不受宠的千金,任何场合,她都是最不起眼的存在,即便如此,她依然尽自己所能让身边的人快乐。 他是苏家三少爷,为了复仇和得到苏家的财产,一直卧薪尝胆,唯独对她想要保护,却双腿残疾,刻意隐瞒了爱意……意外怀孕,又被迫打胎,他恨她入骨:“蓝微微,你真狠,你为了跟我离婚,竟然能打掉自己的亲骨肉,你不配当母亲!”她忍着心痛,笑的冷冽刺骨:“苏慕白,你爱着别的女人,我放你自由,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 作者:黄瑶
    我是艺校学生,家里穷,出去做伴游 无良上家和金主串通一气,把我骗到偏远山沟里哭坟 我战战兢兢的烧纸、磕头,希望可以平息死者的怨气 可该来的还是来了,以致于现在说起,我的腹中还传来一阵阴凉 冤有头债有主,为何偏偏要缠着我? 午夜里我咬着唇脂,对着镜子一遍遍问我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我长得美? ————————————————————————————-———— 打赏3K币,加更一章,5K币,冠名加更一章
  • 作者:桐花飞舞
    乔语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嫁给了一个恨她的男人。婚后两年,她日夜守候,费尽心思地讨好,却换来他一句:“离婚,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她被他赶出家门,意外得知怀孕三月,满心欢喜地想要跟他分享这个好消息,却撞见他和别人翻云覆雨。那个被她放在心尖上的男人,亲手将她推下楼梯……她失去孩子,如他所愿地在他眼前消失无踪,那个曾经对她厌恶至极的男人,忽然像是疯了一般,满世界地找她……
  • 作者:阿阮
    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她的名字里,有着父亲对母亲眷恋不已的深情。 母亲早早去世,父亲一人将她拉扯成人。 父亲去世的那天,这个世界上最爱顾展眉的人也没有了。 亲戚冷眼想着将她早早嫁出去,是秦誉忽然到来,跟她闪婚,将她从难堪的境地把她解救出来,给她出了一口气。 秦誉会在深夜她疲惫满身的走出医院时,站在夜色里,等着接她回家。 她爱上秦誉,可是秦誉的旧爱却来势汹汹。 她觉得婚姻摇摇欲坠,可是秦
  • 作者:荆冉
    高考那年,被闺蜜更改了志愿被迫来到Z市。 她文丝诺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人生会是这样凄凉,也从来没想过,大学到结婚爱了五年的男人竟然会出轨… 孩子被小三的弟弟生生打掉,而那个男人却头也没回的选择了小三。 为了报复,她答应做了同性恋者的妻子,可同样是得不到爱情的隐忍,是你…你会选择
  • 作者:苏七七
    结婚当天,被妹妹跟未婚夫联手背叛,为了家族脸面,却还要忍气吞声,循规蹈矩了二十多年的沈佳音,选择一夜放纵。 本以为是一场身体交易,一夜之后,再不相干,却不想惹上了不该惹的人,这个从头到脚,透着土匪气质的男人,不但要了她的身,还要霸占她的心。 霍太太要吃车厘子,霍先生连夜让人去新西兰采购。 霍太太爱看
  • 作者:七月尘
    我在出生睡狗窝,3岁以后被虐待长大,14岁被我哥逼着做肮脏的事情,为了摆脱这个家,18岁我做了小姐,20岁成为艳名一时的红尘校花。我魅惑着那些所谓上流社会的男人们,让他们为我疯狂,妻离子散;我就是绝大部分女人嘴里的贱人。我用狠毒的手段报复着每一曾经对不起我的人,唯独他。每次到达彼此最顶峰的时候,他都
  • 作者:木木雨
    她是他新娶的皇后,却被养在狗圈里,与畜生同吃同住。大婚当夜,他第一次正眼看她,可内心所想的却是另一个女人。“北冥渊,求求你,放我走。”“苏倾城,你是朕的皇后,这辈子都不要想朕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