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的掌中妻

作者:瑟胆包天状态: 全本日期: 5个月前

身为慕家少奶奶,叶梧过得是挺憋屈的。 老公可能是那里不怎么行,结婚这么久了,别说碰她了。 就连看都不怎么看她一眼,不近女色gay里gay气的。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了,这个男人不仅对她动手动脚,word妈,他还想爬床! “慕少,睡觉时请和我保持一米的距离。”她握拳,强制冷静。 “我睡我老婆,天经地义。”说着,慕夜城的吻就盖了下来。

《慕少的掌中妻》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瑟胆包天
    身为慕家少奶奶,叶梧过得是挺憋屈的。老公可能是那里不怎么行,结婚这么久了,别说碰她了。就连看都不怎么看她一眼,不近女色gay里gay气的。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了,这个男人不仅对她动手动脚,word妈,他还想爬床!“慕少,睡觉时请和我保持一米的距离。”她握拳,强制冷静。“我睡我老婆,天经地义。”说着,慕夜城的吻就盖了下来。
  • 作者:瑟胆包天
    身为慕家少奶奶,叶梧过得是挺憋屈的。 老公可能是那里不怎么行,结婚这么久了,别说碰她了。 就连看都不怎么看她一眼,不近女色gay里gay气的。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了,这个男人不仅对她动手动脚,word妈,他还想爬床! “慕少,睡觉时请和我保持一米的距离。”她握拳,强制冷静。 “我睡我老婆,天经地义。”说着,慕夜城的吻就盖了下来。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林岚森
    两年前,一场巨大的变故,她被送到他身边。 他霸道冷酷,阴晴不定,却宠她入骨,强势侵入她生命里的点点滴滴...... 两年时间,她每一次的抗争和拒绝都是徒劳,终于学会了听话和顺从。 哥哥回来后,她终于逃离他的掌控,以为自己重获自由。 可最终,她才发现,他早就成为她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想要逃离的,偏偏是她一直都追寻的东西......
  • 作者:言兮
    五年前,她被人利用,跟男人假戏真做,春风一度。 待她归国,已是两萌宝的妈咪。 陆俢凛掐着她的腰,把人扣在怀里:听两个小宝贝说,我才是他们的爹地。 她咬牙,心想回去再教训两个小家伙:放手混蛋,我可是你堂哥喜欢的人。哦,他笑,逼近:那又怎样?五年前你毁了我的婚礼,我不过是讨债罢了。 还债不仅要日日被他绑在身边,还得负责再给他生一窝孩子。 白深深:陆俢凛,你别太过分!
  • 作者:朔月魅影X
    顾小楠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一开门就看见一个男人堂而皇之地在自己的浴室洗澡,一不小心看光了他,却被他误以为特殊服务人员。 再次相见,她是美丽的伴娘,他竟然是那出身名门的大人物,却再也难以逃脱他的情网。 “你这样纠缠不放,难道就不怕我告你?”被逼无奈之时,她说。 “把我看光光就想一走了之?”他扳起她的下巴,逼问道。 “如果看你一眼就能怀孕的话,等十月怀胎之后再来找我做亲子鉴定,我一定负责到底!” “如果
  • 作者:雨画生烟
    他曾经许诺,我若是成了帝王,便会将这江山捧到你的面前。 登基之后,她等来的不是三千宠爱,而是一纸废后诏书。 七年相随,患难与共,出谋划策,她的手上沾满了鲜血,就是为了铺就他成皇之路。 朝堂之上,他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一一罗列她的“罪状”,龙椅旁的贵妃美目含笑,高傲又嘲讽地望她,姐姐你也有今天? 柳氏出生卑微,将门庶女不配为后这是其一。柳氏心狠手辣,诛杀忠良,扰乱朝纲这是其二。柳氏高居后位,却勾结朝臣,
  • 作者:南岸
    林小月在婚前被男友劈腿。 酒吧买醉,破坏了神秘男人的好事。 她醉意朦胧指着对方:“就你了,试婚吧。” 一觉醒来竟莫名签下试婚合同。 从此,与人共居的生活一团乱麻。 某个月黑风高夜,他钻进她房间。 她猛然惊醒唬道:“你干嘛?” “试爱。” …… 她一直觉得,这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老爷型男人小时候一定得过病,死不要脸症晚期。 使唤她使唤的那叫一个得心应手。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优点。 比如说,他总会在她
  • 作者:边花
    前世因一时之差,死在对头赐下的一杯鸩酒中。重生归来的黎礼抛弃最后一丝仁慈之心,立誓改变前生之局,救安家于水深火热之中,本以为自己的重生就是最大的作弊器,可是无意之中,她发现了前世的丈夫和死对头同样重生回来……三人行,必有我仇人!死对头还是死对头,但是寡言少语坐怀不乱的丈夫,为何今世如此粘人?还能对她说冷笑话?!安逸臣:“团子。”“呵呵,你全家都是团子!”“嗯,娘子。”“……”
  • 作者:琳琅
    为了收拾前男友和渣姐这对狗男女,她不惜嫁给双脚残废某方面不行的男人。可扯证之后,某人却身残志坚的表示那根本不叫事。她作为多年老中医,专治吹牛逼。眉梢一挑,不以为然:“先治好肾虚再来吹牛逼!”
  • 作者:陌菲
    一场阴谋,她成了替罪羔羊。 受尽他的折磨与凌辱,他利用她对他仅存的爱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她的少女心逐渐被他碾碎,她绝望的请求他离婚,可他偏偏不肯,直到某天,他为了维护某人,无情的递给她一份离婚协议,语气冰冷“签了吧!” 然而,数月后,看完新闻的陆瑾旭神色暗怒,直飞B市,将招蜂引蝶的女人抵制墙壁:“老婆,几日不见,刮目相看啊!都学会红杏出墙了,嗯?” 叶沁涵眨动睫毛,回以一笑,妈的,他们不是离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