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ho2t.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两个极端的疯子走到一起,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有结果的,唯一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两年后。

这一年的春天来得很迟,梧桐花直到三月底才绽放花蕾,一夜春雨,满院都是醉人的芬芳。春天是个恋爱的好季节,米兰却失恋了,那些天跟我同住。

白天我们各自忙工作,晚上回来我在家看电视写稿子,米兰则要出去约会。失恋了还约会,这一点儿让我不服都不行,好像除了工作,约会和购物就是她生活的全部。

对了,她超级喜欢购物,每个月的薪水常常混不到一个星期就见了底,再看她身上,范思哲的运动装、CK的内衣、DOLCE的鞋子、LV包、两千多一瓶的LAMER……再到她的公寓去看看,两个大衣柜的名牌衣物,几箱子的鞋,梳妆台上堆积如山的瓶瓶罐罐,样样都是名品。

“你真是有点变态啊,米兰,你那里随便一个瓶子就够我买两个月的菜了!”每次李樱之去她家都这么说。米兰则呵呵地笑,“我也觉得我有点变态,可是没办法,我就好这口啊。”

没错,她就是好这口,花钱如流水,钱花光了吧就找男朋友,男朋友养不起她了就换男朋友。“有时候我真看不起你,”我曾直言不讳地指责她,“你自己有胳膊有腿,能赚钱,干吗要去花他们的钱呢?”

“又不是我要他们花的,是他们自己花的,就算不花在我身上,也一样会花在别人身上,男人是用钱行动,女人是用钱思考,这世道就这样啊。”

你说这是人说的话吗?

没办法,谁叫她那么漂亮呢,加上一颗智慧的头脑和杂志社体面时尚的工作,自有数不尽的狂蜂浪蝶来招惹她,即使她看不起那些男人,她的身边却从没离开过那些男人,大把的男人愿意为她大把大把地花钱,不知道她是真快活还是假快活,反正她一直就是快活的。“男人走了就换呗,顶多是花点换衣服的时间……”每次失恋后她都这么说,然后马不停蹄地寻找下一个目标。

这丫头随身有一个厚厚的电话本,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各路神仙的联系方式。五花八门什么人都有,大到政府什么秘书长书记之类,小到街道办事处的计生员,甚至是某某机关门口卖茶叶蛋的也都收罗在她的关系网内,走在大街上,是人是鬼都认识她,就连上个厕所也能碰上熟人。“新世纪什么最贵,人才!”她恬不知耻地说。

彻底没得救了!我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游戏人生的,就觉得她这人看似没心没肺很透明,其实又深不可测;虽然长了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心却比任何一个男人的还坚硬,也许受过伤,所以才对这个世界充满怀疑吧。印象中我好像没见她对谁认真过,如果一定要找个充数的,那就只有大学刚毕业的那年,她爱上了一个生意人,那是唯一的一次让我看出她对对方有爱。可惜那男人是个有妇之夫,她寻死觅活的硬是把人家好端端的家庭给拆了,如愿以偿地跟那个男人生活在了一起,可是好景不长,不到半年她就把那男人给踢了,我问她原因,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是在一起了,就那个样,没意思。

这一点儿很像她在商场购物,凡她看上的东西,甭管多贵,哪怕是薪水已经透支了,她也会想方设法将看中的东西搜罗到手,哪怕重金购回的东西穿不了几回压箱底也在所不惜。

我不知道她这回甩掉的又是哪个倒霉鬼,没问,也不需要问,因为过不了几天她又会进入热恋状态,我一点儿也不用为她担心。

果然没多久,米兰又闲不住了,嚷嚷着要恋爱,要恋爱,没爱怎么活啊。正好周末的时候祁树礼给我打电话,邀请我次日参加他星城子公司的开业庆典。我含糊着答应了,问米兰去不去,米兰马上来了兴趣,开门见山地问:“他有没有太太?”

“没太太,一个人。”

“钻石王老五啊!”米兰的眼睛瞪得老大,一种看不见的东西在她眼中发光,“听说他在国外发了,这么成功怎么会没有太太呢?”

“我怎么知道,他又没说过。”

“是吗?”米兰的眼睛更亮了,表情异常活跃。我注意到了她的表情,笑着说,“要不要我给你做介绍?”“没问题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米兰一点儿也不推辞。

祁树礼就是祁树杰海外那个失去音信多年的哥哥,两年前突然回来了,身价当然不再是出国前那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而是一家跨国物流公司的老板,出入都有保镖相随、政要引路。每次看到他众星捧月地出场我就联想到很多狗血言情剧里常有的霸道总裁,这形象很衬他!

坦白讲我跟祁树礼的往来并不多,也没太把这个人往心里去,就目前而言,他的出现与否,对我的生活并没有多少影响。可生活就是这样,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你设置新的埋伏和障碍,也许新的危险已经来临,你自己还浑然不觉呢。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赶到台里录音,最近台里正在录制名著系列广播剧,配音是我的老行当,所以无论如何是推辞不了的。这次录的是《简?爱》,跟我搭档配音的是同事文华,他本是播音室的,因其嗓音浑厚又极具磁性,被导演冯客抓来配罗切斯特的音了。这小子最近刚结婚,情绪却不太好,精力也不集中,也难怪,如果不是看在跟冯客是死党的份上,打死他也不会放着好好的蜜月不过,在录音棚里一关就是十几个小时录广播剧。

我们的录音勉为其难地进行着,双方配合得很吃力,主要是缺少默契,而且文华也确实不够投入,台词念得平就算了,还打起了哈欠,有气无力地折磨大家的耳膜。玻璃隔窗外的导演冯客一直忍耐着,脸色越来越难看。我在一旁看着很为文华捏把汗,因为念到后来,冯客的脸都要抽筋了,那样子像是要昏厥过去。

“停!”

冯客终于忍无可忍了,在玻璃房外做了停的手势,猴子似的跃上前,冲着录音机房张牙舞爪,“文华,我的大爷,你今儿是怎么啦?感觉,感觉,我要的是感觉,不是要你念课文……”

“我,我怎么哒?”文华拿下耳麦气呼呼地反问,刚才还是普通话,马上就换成了星城话。

冯客不是本地人,星城话讲得很蹩脚,嘶哑着嗓子说:“勃朗特要是听到这配音,会从坟墓里跳出来!拜托了兄弟,你学学人家考儿……”

一听这话,文华就火了,嗓音提到了相当的高度,“呃,冯猴子,怎么能拿我跟考儿比呢,人家是搞过专业配音的,我可是被你赶鸭子上架才折腾到这儿来的!”

“行,行,我说不过你,你不是专业的,我又是专业的?”冯客伸长脖子的样子很滑稽,争辩道,“你是赶鸭子,我才是鸭子呢!”

两秒钟的静止。然后“轰”的一声,录音房里顿时笑翻了。文华刚才还是一脸怒容,转眼就笑得快背过气,阿庆更是笑得蹲在地上。冯客下不了台了,只好宣布收工,“好,好,今天就到这里算了,你们横竖是不想干了!”

话音刚落,房里房外就一阵欢呼,文华第一个丢掉耳麦,长嘘一口气,“总算得救了……冯猴子,明天都是元旦了,今儿还加班,你太不人道了!”

冯猴子是导演冯客的外号,因生得瘦,一张猴脸儿浑然天成。而猴子就是猴子,什么时候都精神抖擞,甭管别人怎么熬得两眼发黑东西不辨,冯猴子始终保持最佳工作状态,一双小眼睛贼亮贼亮……要命的是,他不光眼睛利索,耳朵更是灵敏异常,一丁点儿的气息不到位或者吐词不清都会被他揪住,一句话录几十遍的事常有。所以一场录音下来,大家都东倒西歪,只有他一个人气定神闲地指挥这指挥那。听到抱怨声,他并不生气,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你们别怨声载道地怪我,我有什么办法,上面催得紧,春节的时候拿不出节目,我怎么向上面交代?”

“上面”指的是电台领导。马上就是台庆五十周年了,台里为了吸引听众推出世界名著系列广播剧,事实证明,名著的魅力加上完美的配音,这样的节目相当受欢迎,以往每次一推出就会在观众中掀起一股名著热潮。台长老崔自称“猴王”,非常拥护年轻人,带领一群忠心耿耿的猴儿们决定将这个全新的文化理念发扬光大,所以尽管台里经费紧张,也没有影响《简?爱》的正常上马,为了赶档期,以冯客为首的节目组已经连续奋战了十几个日夜。

收工后大家嚷嚷着要聚餐,冯猴子埋单,我婉言谢绝了,中午要赶去参加祁树礼的开业庆典,米兰还在那儿等着我呢。

米兰比我先到半个小时,一袭玫红CHANEL套裙,花枝招展地站在酒店门口冲每一个进去的贵宾微笑,还热情地跟人握手,交换名片,而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也很客气地跟她点头握手,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甚至还握着她的手说:“恭喜,恭喜!”显然他把这美女当成这家新开业的公司的员工了,不过转身又问了句,“小姐,我怎么看着你觉得这么面熟啊?”

“哎哟,赵局长,你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上个月还在一起吃过饭呢。”米兰笑嘻嘻地说。“哦,是,是……”赵局长装作认出来了的样子,连连点头,摆着手进了酒店大堂。

这时候又一个打扮入时的胖女人走了进来,米兰连忙热情地迎上去,大声说:“王姐,好久不见了,你真是越来越年轻了。”

那女人一怔,像认出来又像没认出来的样子,问道:“你看我哪里年轻了啊?”

“你变苗条了啊。”米兰睁眼说瞎话。

那女人一张胖脸立即笑成了柿饼,“真的啊,我也是这么觉得呢。”

我看不下去了,等那女人进去后,我一脚踹了过去,“你站这儿干吗,知道的,你是在这儿拉关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酒店小姐在这儿拉客呢。”

“去你的!”米兰笑骂。

正说笑着,霸道总裁隆重出场了,被一干高层簇拥着,一身深灰色西装衣线挺括,戴着眼镜,表情沉稳不苟言笑。他从容不迫地跟每一个人打招呼,那些人皆是位高权重的显贵人士,但跟祁树礼站在一起瞬间就被秒杀。这位先生的气场太强大了,众星捧月说的就是他。

“考儿,你来了。”霸道总裁看到我,马上换了张笑脸迎了过来。

“Frank,恭喜啊!”我也客气地寒暄。

“谢谢!考儿今天好漂亮……”祁树礼目光闪烁,笑吟吟地上下打量着我。

“你又睁眼说瞎话了,这里这么多美女我算哪门子漂亮!”

“在我眼里你就是最漂亮的!”

“得了吧你!”

一旁的米兰不知怎么突然变得很安静了,呆呆地盯着祁树礼发愣。我反应过来,连忙介绍道:“哦,我来介绍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米兰,她才是货真价实的美女!”

祁树礼迅速扫她一眼,很客气地跟她握握手,点点头,说了句“你好”就没有再看她,反而要拉着我去介绍给他的朋友认识。

米兰自始至终都没跟这个来头不小的人物说上一句话,但她一点儿也不着急,目光始终追随着祁树礼,眼中那种看不见的东西空前的活跃,如同看见了一颗熠熠生辉的硕大钻石,吸引着她恨不得马上据为己有。

我无意中瞥见她的表情,不知怎么心里忽然不安起来,这次她所表现出来的兴奋和激动比她以往任何一次看到心仪的东西都要强烈,性格决定命运,我很担心她的这种性格会给她以后的人生带来不太好的际遇,可惜我没有先知先觉的本事,否则我绝不会贸然将祁树礼介绍给她,为此我们都付出了代价。

庆典后就是酒会,我不习惯这种场合,就跟祁树礼打了声招呼要回去。他很善解人意,也知道我可能不喜欢这种场合,就没有挽留,而是很有风度地把我和米兰送到门口,安排司机送我们回去。

一辆超豪华的加长奔驰开了过来。

祁树礼亲自打开车门让我和米兰进去,绅士范儿十足。

“不好意思,本来要亲自送你的,”霸道总裁满脸歉意和不舍,“等我忙完这阵子就去看你,请你吃饭。”

“你已经请我吃过很多次饭了。”我实话实说。

“我们是一家人,在一起吃饭很正常嘛。”

我本来想回他“谁跟你是一家人”,但碍于米兰在场,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祁树礼替我们关上车门,吩咐司机:“路上小心点儿开。”

“是,祁总。”

因为车上有司机,一路上米兰没怎么说话,装淑女什么的一向是她的强项。可是一下车她就嚷嚷起来,“身价!这就是身价!考儿,你怎么不早把他介绍给我啊?”

我承认,那辆车确实很豪华,霸道总裁的实力不是盖的。

我笑答,“现在也不晚啊。”

“是,是,一点儿也不晚。”米兰挽住我的胳膊,肉麻地说,“不愧是好姐妹,有好事总是先想着我,考儿,我爱死你了!”

“去,去!”我推开她,感觉鸡皮疙瘩掉一地。

“考儿,”她挽住我继续说,“他好不简单,这么年轻就拥有这么多!”

“他好像不年轻了,都四十出头了呢。”

“你看你,外行吧,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就是他这个年纪,有经验有实力!”

不知道霸道总裁听到这话作何感想,米兰大概不知道,祁树礼在我面前一直很“自卑”,每次三两句话总要说到他的年纪,“考儿,我大你这么多,你不能这样欺负我!”

听听,谁敢欺负他!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觉得祁树礼这个人不简单,销声匿迹了这么多年,忽然衣锦还乡,成了受人瞩目的华侨,让人不能不猜测他成功背后所付出的代价。

我跟他第一次打交道是在电话里,那是两年前我正准备搬去跟耿墨池同居的头天晚上,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男人隔着大西洋打来的电话,他说他是祁树杰的哥哥,现在美国,刚得到弟弟去世的消息,很难过云云。出于礼节,我连忙安慰他,“你别太难过,生死有命,是他自己要离开的。”

“Yes,Yes,我明白,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祁树礼在电话里英文夹中文,说话很吃力,“我叫Frank,听说你叫考儿,很好听的名字,一个人在家吗?”

“我要搬走了,房子腾给一个亲戚住。”

“哦,这样啊,那我这个电话很及时哦,明天打就碰不到你。”

“是的。”

“那我们很有缘,我很高兴听到你的声音。”

“我很高兴你还活着。”

“谢天谢地,我还活着。”这个人说话很有趣,声音醇厚悦耳,似乎并不令人讨厌,“过些日子我会回国一趟,希望到时候可以见到你,不知道方不方便?”

“可以,只要到时候我还活着,你就可以见到我。”

电话那端传来两声低沉的笑声,“你很有意思,我更想见你了。”

“你见了我后就知道我很没意思!”我跟他掰扯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然后转过身就把这人忘到了九霄云外。虽然听声音我对这个人的印象不坏,但他的姓氏太让我敏感了,我做不到热情,他爱来不来,关我什么事。

对于祁家的人,我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过去的一切对我来说就像一场噩梦,我唯愿这辈子也不要跟他们家的任何人有交集,我就是沦落街头要饭也不会去敲他们家的门。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后来我跟耿墨池闹翻了,没地方住,只得硬着头皮去要房子,因为祁树杰姑妈的儿子喜宝借了我的房子做婚房,这事我原本是不情愿的,但看在祁树杰的母亲再三托话的份上,而且当时搬去跟耿墨池同居,房子刚好空着,我只好答应。

可是让我万没料到的是,祁树杰的母亲,那个老太婆竟瞒着我擅自将房子卖给了喜宝一家,当他们拿出新的产权证给我看时,我气得差点儿昏厥过去。第二天我就请假赶到湘北,直奔老巫婆的家。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我是祁树杰的老婆,是他遗产的直接继承人,我已经放弃了他留下的钱,可他们居然还要夺走我唯一的栖身之所!

记得那天老巫婆家里好像来了客人,还没进门,就听到屋子里一片欢声笑语。我一脚踹开门,气势汹汹地冲进客厅,里面果然坐了好些人,全都目瞪口呆地盯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不要脸的贱货,你还敢找上门啊!”老巫婆闻讯马上从厨房里跑了出来,指着我的鼻子骂,“房子是我儿子留下的,你根本没资格住,你不是有男人给房子住吗?怎么,被赶出来了?活该!想要回房子,门都没有!”

我瞪着那个狰狞的老女人,心中压抑多年的火山瞬间爆发,猛然发现旁边的茶几上放着把水果刀,喜宝恰好就站在我前面,他也在帮老巫婆的忙。我不由分说就抓起了水果刀,冲上前一把顶住喜宝的脖子,咆哮道:“你们这些没人性的畜生,这样的事你们都做得出来,今天我就一句话,交不交房子,我手里的刀子可是不认人的,就一句话,交还是不交!”

现场顿时一片混乱,老巫婆和祁树杰的姑妈吓得面如土色,连声喊:“不得了了,要出人命了,快打110,我们家里来了个疯子。”

“看谁敢动!动一下试试看!”

说着我的刀刃立即就划了一下喜宝的脖子,顿时血流如注。眼见我真发了宝气,在场真的没有一个人敢动了。这时候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了起来,他一直在冷眼旁观,盯了我好半天,突然笑了起来,“你是白考儿,阿杰的太太?”

“你管我是谁?不关你的事就滚开点儿!”我恶狠狠地冲他吼。他并没退缩,不慌不忙地来到我跟前,很有趣地打量我,“没想到阿杰的太太这么有个性啊,果然很有意思!”

然后呵呵地笑了起来。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