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为奴,冷王的爱姬

作者:青酒半盏状态: 全本日期: 6个月前

离国时,他执着她的手说:“夕儿,待我再次归来,便千金为聘。” 谁知,她却等来了他的三千铁蹄压境! 那时,她是大安最尊贵的十公主,他是北襄身在大安的质子。 他说:“你若求我,我便放了你。” 她说:“只要留我一口气,我就要杀了你!” 她厌恶谁,他就宠幸谁。 她在乎谁,他就折磨谁。 为的,就是让她恨他,让她痛不欲生,可为什么他却比她更痛苦,又是谁在午夜梦回低咛她的小名? 传闻,羲和公主绯色倾城,擅媚术,不然怎会使得大夏新帝不惜重臣反对,将她囚在身边,大兴土木,为她建造奢华鹿台? 传闻,羲和公主媚色无边,是一代妖姬,不然怎会使得西楚皇子不惜手足相向,三皇子一朝登基,便尊她为后? 她只想现世安稳,可偏偏逼她双手染血,既如此,那她就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孽吧!

《公主为奴,冷王的爱姬》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青酒半盏
    离国时,他执着她的手说:“夕儿,待我再次归来,便千金为聘。” 谁知,她却等来了他的三千铁蹄压境! 那时,她是大安最尊贵的十公主,他是北襄身在大安的质子。 他说:“你若求我,我便放了你。” 她说:“只要留我一口气,我就要杀了你!” 她厌恶谁,他就宠幸谁。 她在乎谁,他就折磨谁。 为的,就是让她恨他,让她痛不欲生,可为什么他却比她更痛苦,又是谁在午夜梦回低咛她的小名? 传闻,羲和公主绯色倾城,擅媚术,
  • 作者:青酒半盏
    离国时,他执着她的手说:“夕儿,待我再次归来,便千金为聘。” 谁知,她却等来了他的三千铁蹄压境! 那时,她是大安最尊贵的十公主,他是北襄身在大安的质子。 他说:“你若求我,我便放了你。” 她说:“只要留我一口气,我就要杀了你!” 她厌恶谁,他就宠幸谁。 她在乎谁,他就折磨谁。 为的,就是让她恨他,让她痛不欲生,可为什么他却比她更痛苦,又是谁在午夜梦回低咛她的小名? 传闻,羲和公主绯色倾城,擅媚术,
  • 作者:青酒半盏
    离国时,他执着她的手说:“夕儿,待我再次归来,便千金为聘。” 谁知,她却等来了他的三千铁蹄压境! 那时,她是大安最尊贵的十公主,他是北襄身在大安的质子。 他说:“你若求我,我便放了你。” 她说:“只要留我一口气,我就要杀了你!” 她厌恶谁,他就宠幸谁。 她在乎谁,他就折磨谁。 为的,就是让她恨他,让她痛不欲生,可为什么他却比她更痛苦,又是谁在午夜梦回低咛她的小名? 传闻,羲和公主绯色倾城,擅媚术,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妖妖
    宁思君刚回帝都没多久就冲撞了战神的轿子,结果被正大光明的非礼了。 伤一好,宁思君夜入战神府想替自己报仇,仇没报得了,反被人下毒长了一脸的疹子无人能治 当她知道自己被赐给了战神之后,一哭二闹三上吊下毒刺杀,次次都以失败告终。 一次醉酒宁思君迷糊中不小心睡了个男人,一不做二不休,宁思君直接来到战神府。 “白离墨我给你带绿帽子了,快休了我。”宁思君手臂高举,那里早已经没了守宫砂的痕迹。 白离墨一身杀气的
  • 作者:随便.
    意外死亡,胎穿来到剑三世界,她把这辈子当做上辈子没和孟婆汤的投胎转世,刚出生爹死了娘也死了,被纯阳掌门带去纯阳宫,说她是天生道胎命里不凡,遇到一个让她东西的人,但随着安禄山造反,他们一起消失在战场上,到万界游历,寻求超脱的彼岸……
  • 作者:斗北
    罗飞意外淘到一个神秘U盘,谁知U盘竟然连通着神秘的系统工厂!并在管理员小姐姐的追赶下意外进入了宝可梦世界,还被黑客附体的大木博士抢光了所有身家。随后bug宝可梦感染了整个工厂,罗飞穿梭于各个世界收集宝可梦的旅程也开始了……我身为宝可梦训练大师、狼学派的狩魔猎人、茅山道术的正宗传人、潘多拉星球的密藏猎人、利贝尔王国王室成员、辐射世界的垃圾王!杀你只鸡至于这么激动么?等等,你们拔刀干什么!有话好说啊~
  • 作者:止明先生
    老子明明是带把的啊,老子明明都快变成大法师了啊,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一个美少女重生啊!
  • 作者:九洛韶华
    阴阳师手游的同人文,属于灯姨讲故事系列大天狗×雪女
  • 作者:箫舞
    世界九千年,一片黑暗,祖先魂魄归来,让我们拿回属于我们的土地,让这方世界重新回到人类的手中……
  • 作者:无风逐浪
    一向被照顾惯了的、在原来世界作为弟弟的某人,猛然发现自己穿越了!这世界和自己的无良老爸以前经常给他讲的故事世界好像。然而,这个世界里他得当哥哥,还得照顾另一个笨蛋弟弟……最关键的是,同样是穿越,为什么我是魂穿,你就可以是身体穿,然后让我满世界的找你?某人在发现和自己从小玩儿到大的小姐姐也一起穿越过来后,整个人都不淡定了……小姐姐,你在哪儿啊?小姐姐,你又去哪儿啊?小姐姐,咱能回家吗……这是一个死神
  • 作者:纳娜NA
    燕家人无一不生得惊艳绝人,好是羡煞旁人。可惜出身商贾之家。“我救你于水深火热,你却如此待我?”某人捂着刚吃了一巴掌的左脸云淡风轻地说道。燕晴央咬着刚被某个放浪蹄子咬过的嘴唇,指着眼前人骂道,“你这是做什么!”某人放下捂着痛处的手,看着一脸羞愤的燕晴央,禁不住笑道,“哈哈哈,世人皆知我放浪形骸,行为无状,你觉着我这是在做什么?”少年笑起来的样子着实动人,眼里如同闪着繁星,看得燕晴央微怔,回过神来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