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娇宠纪

作者:麻逗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从2017年到1957年,顾安安没有想到,胃癌病逝,再次睁眼,她居然穿越了大半个世纪,来到了那个最艰难的年代。 幸好幸好,爷爷奶奶慈祥和善,父母都是女儿奴,哥哥都是妹妹控,让曾经是孤儿的顾安安收获从未有过的亲情和感动。 可是,随着二叔家的堂姐落水性格大变后,顾安安意识到,自己似乎穿越到了一本小说里,在那本小说里,爷爷奶奶是极品,他们一家是炮灰,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顾安安怎么能看着那样的事发生。 好在重生附送了一个金手指,顾安安发现自己能听得懂动物的话,并且操控那些可爱的小动物,左有屯粮小仓鼠,右有死皮赖脸大色狼,顾安安要在那个艰难困苦的时代里,带着全家走向幸福。 男主萧从衍男主萧从衍男主萧从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背景架空架空架空,谢绝考据 和编编商量了一下,9月8号入v,届时更新一万加,希望小天使们多多支持,么么哒

最新更新173|番外十

《六零娇宠纪》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麻逗
    凌甜穿越到了七十年代 凌爸:青菜白菜大萝卜,给我一颗种子,我能改变你的餐桌。 凌妈:女儿当自强,男儿要娇养。我家夫郎实在是太可爱了,今晚还要继续宠爱他。 凌姐:我的妹妹是世界上最好的妹妹,这一世我要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 凌弟:父皇给孤打下的江山呢,太医,孤觉得自己还有抢救的机会。。 凌甜:...... 这是一个穿成筛子的家庭在七十年代家(ji)长(fei)里(gou)短(tiao)的幸福生活 架空架
  • 作者:麻逗
    从2017年到1957年,顾安安没有想到,胃癌病逝,再次睁眼,她居然穿越了大半个世纪,来到了那个最艰难的年代。 幸好幸好,爷爷奶奶慈祥和善,父母都是女儿奴,哥哥都是妹妹控,让曾经是孤儿的顾安安收获从未有过的亲情和感动。 可是,随着二叔家的堂姐落水性格大变后,顾安安意识到,自己似乎穿越到了一本小说里,在那本小说里,爷爷奶奶是极品,他们一家是炮灰,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顾安安怎么能看着那样的事发生。 好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高中即将毕业
    “变成女孩子吧,宿主!”“这是你没有完成任务的惩罚!”苏何:“五千年磨了根棒——WQNMLGB!”
  • 作者:筱筱
    前生,她身为细作,却爱上了敌人首领助他成皇,最终,他黄袍加身,她却被拔掉指甲,剜掉膝盖骨,连同刚出世一月的幼子被活活烧死…… 重生归来,她化身蛇蝎,步步小心,曲意逢迎,只为终有一天将那些曾经将她做棋子的人捏在手中…… 她掌括嚣张跋扈的大姐姐,撕掉外表柔弱的二姐姐的面具,再将她狠狠踩在脚下,闹翻了陌府,然后顺便将两位王爷踢下马……
  • 作者:笔划人生
    万古长存,唯吾不朽。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不,吾不愿死,吾不能死。谁让吾死,吾让谁先死。就算天要吾死,吾也要逆天。”苍茫大地,一代帝王,天生凡体,无缘修仙。垂死之际,机缘偶遇,逆天改命,再战乾坤。
  • 作者:栖见
    【下本写《可爱多少钱一斤》戳进专栏可以看见啦!】 【微博@栖见只想打麻将】 1. 向歌当年追周行衍时,曾绞尽脑汁。 快追到手的时候,她拍屁股走人了。 时隔多年,两个人久别重逢。 苍天饶过谁,周行衍把她忘了。 2. 向歌爱吃垃圾食品,周行衍作为一个养生派自然向来是不让她吃的。 终于某天晚上,两人因为炸鸡外卖发生了一次争吵。 周行衍长睫敛着,语气微沉:“你要是想气死我,你就点。” 向歌闻言面上一喜,毫
  • 作者:亏我思娇
    千万般算计,为良人铺了一条辉煌之路,本是稳坐后位的大喜之日,睁开眼却赤身luó体地躺在别人的床上。 无双良人冷眸以对,判了自己不得好死、娴雅嫡姐满面春色地给了自己致命一击,死于自己毕生心血的剧毒之中,再大的痛也不及薛亦晚心里的煎熬和对自己一世真心错付的嘲讽! 睁开眼,一切回到原点,她誓要一切血债血偿,欠她的终将被她亲手打入无间地狱! 然而转过身,和自己纠缠一世的居然是当年那个jiān夫? “薛亦晚
  • 作者:半面清月
    满门抄斩的那一刻,她才明白,沈云初对她的好,不过是因着她是慕家嫡女,而他是年轻帝王,处处受着慕家牵制,不得不对她好。 三年后,他大权在握时第一件事,就是将慕家满门抄斩,将她打入冷宫,并成了笼络蒙古将军的筹码。步步紧逼,不顾多年情分,性格刚硬的她又怎会受此悔辱,绝望之际跳下高台。 谁曾想她却得此重生,回到了五年前。那么她又怎会让悲剧重演,为了慕家,她斩荆披棘,在后宫斗智斗勇;为了报复那些曾经欺凌过她
  • 作者:维客
    </td> </tr> <tr> <td colspan="4"><span class="dashLine&amp
  • 作者:启夫微安
    文案:周斯年与长公主, 襄王有梦,神女无心的真实写照 惊才绝艳的定国公长子早夭,一母同胞的周斯年应长兄之托尚了长公主, 婚后三年,相敬如冰 心灰意冷,遂置办一房外室…… 过劳猝死的夏暁歪在小轿里颠颠儿地想:管他外室小妾,没抬进怡红院就算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