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血海中的执念(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ho2t.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右满舵……回正,降二帆!”

“左舷,开——炮!”

轰!

狂风骤雨,电闪雷鸣,黑云滚滚,天气环境因为频繁猛烈的魔法攻击而变得诡谲多变,风云变幻,狂躁的,强大堪比神魔力量的,裹挟着雷霆的元素龙卷,毫不客气地无差别向海面的入侵者们发出了大自然的逐客令。

人类、亚人、魔物,他们全都在大自然的威严下瑟瑟发抖,小点的帆船稍微靠近,就不由自主地被吸引,掀翻,抬到高空,被狂风与雷电撕碎。他们诚恐惶恐,自觉渺小,因为自然之力是只有高高在上的神明才可比量的存在。

但没有人——至少没有几艘船的船长因为天气或者手下胆小怯懦的缘故而离开战场。

船只在沉没,实心炮弹击碎了船的龙骨,狂躁的魔法与凶猛的炮弹在碧绿旗帜与血色旗帜下吐出燃烧的舌头,相互角斗交互、试探、决战,伴随着船只的爆裂与被汹涌暗流卷走的人的哀嚎,从中午延续到晚上的战斗即将步入尾声。

水手怒吼:“他们来了!”

观察员大声报道:“二十秒!”

船长用雷霆般的咆哮压制一切胆战心惊的船员:“左舷装弹,再来一轮!”

“十秒!”

“开炮!”

轰隆!

挺立狰狞撞角的血色帆船在炮火洗礼下摇摇欲坠,鲜血飞溅,残肢横飞,但它终究是坚持下来了,裹挟着疾风与大地力量的撞角朝前方疾驰而来。

“武器!”

船长雷霆般的声音盖过了水手们对逐渐放大的大船的恐惧,刀剑纷呈。

“掩护!”

水手们抓稳了船身,保证自己不会在猛烈撞击下被甩出去,拥有飞行能力的水手稍微飘浮离开甲板,所有人紧绷神经,等待那地动山摇时刻的到来……

轰隆!

“准备——迎战!”

“乌拉——”

缆绳、弯刀、凝聚的魔法、一张张狰狞与决然的面孔,在第一抹鲜血溅射到杀戮兽性的脸上时,血色而狂热的冲突终于爆发了!

“啊啊啊——”

“哼哧,弱者,就该被强者吃掉。”全身披甲的兽人跳到甲板上,地面为之一颤,甲板凹陷断裂,坠落引发的震荡将周围的水手都震倒在地!

血色船帆的水手在狂热呐喊他的名字。

“杜拉齐姆!杜拉齐姆!”

【血色拂晓】,血手号船长,撕裂者·杜拉齐姆登场!

“杂鱼,鸟人,你们的船长在哪里?在哪里!”撕裂者·杜拉齐姆的屠肉刀两刀两个,将两个人类水手的脑袋砍下来,他将屠肉刀捅进狼人水手的肚子里,拉出一条带着血淋淋肠子的口子,他巨大的獠牙伴随愤怒的咆哮一张一合,令人笼罩在恐惧的阴影下,“懦夫,这艘船从今天起是血色拂晓的船了!快来告诉俺,你不仅仅只会躲在声音响亮的大水桶后面,这样俺会考虑把你的脑袋系在俺的裤腰上!”

笃,笃,笃。

一个沉重,稳健的身影从上甲板缓缓走下来。

撕裂者的水手正在用血腥与恐惧与他的船员交战,他没有慌张,不紧不慢,从一旁的架子上摘下龙翼头盔。

他将其戴在头上,稍稍调整感觉合适,将自己除了嘴与下巴以外的地方都覆盖。

他握紧松开,活动握了一整天船舵的手指,钢铁护手在热身活动下发出清脆的金属声响。

笃,笃,笃。

他拾起架子上的三叉戟【芙鲁迪弗娜】,迈着沉重而自如的步伐,缓缓走下楼梯,在杀戮纷飞的战场里,静静地站在了兽人船长撕裂者·杜拉齐姆的面前。

撕裂者·杜拉齐姆看不到他的表情,他平静如水,然而杀人无数的撕裂者·杜拉齐姆内心却隐隐被对方产生了威压,感到不安,连刚沾染血肉的屠刀一时都微微松动了下。

笃!

沉重的戟柄重重顿在甲板上。

“你找我?”

【碧奏调停者】,艾露号船长,黑暗骑士,纳埃特·伊文斯登场!

撕裂者·杜拉齐姆挥舞手中的屠刀,凶狠狞笑:“哼哧,是你……你这个天使们跟狗爸养的怪胎……哼哼哧,俺听别人说,你很恐怖,会把几个倒霉蛋吊死在邢架上,但是你明年的今天最懊悔的事情,就是为什么让俺们登上了你可怜的小船!”

“你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我的确甘拜下风。”黑暗骑士纳埃特·伊文斯微微一笑,嘲讽地扬手,指向了周围厮杀的水手们,甚至还稍稍‘示弱’地施展了一个武士欠身礼,“只有这点我可以代表我家大人对那个‘魔头’献上最真挚的问候。”

撕裂者·杜拉齐姆反复打量着碧奏调停者的船长,他似乎全身是破绽,只要自己一刀砍过去就好,可满身是破绽,反过来则全身无破绽,撕裂者·杜拉齐姆不禁有些惴惴不安。

终于,他受不了了,要在这压抑的局面打开一丝空隙。

“啊啊!”旁边交战中的调停者水手被撕裂者·杜拉齐姆出手,一刀砍死,血肉飞溅。

“哼哼哧~~”撕裂者·杜拉齐姆得意洋洋地看向对方,企图用这种办法让对方行为产生破绽。

“咳咳……咯——咔!”

黑暗骑士伸出他仿佛如深渊恶魔般强大不可抗拒的铁手,扼住了撕裂者·杜拉齐姆手下一个兽人的喉咙,竟然以人类之躯,将以皮糙肉厚抗击打能力卓越闻名的兽人生生掐死!

当撕裂者·杜拉齐姆杀完人转头的时候,黑暗骑士已经捏着兽人水手脖子丢破布似的扔进汹涌的海水里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