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豪宠:尊少惯妻成瘾

作者:忆子衿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五年前,她狼狈离开。 五年后,她璀璨归来。 虐渣渣,踩小三,撕继母,誓要把临城闹个天翻地覆。 可是……中间似乎遇到了点麻烦。 陆三哥微微翘起唇:“不如先覆我吧?我比较好翻。” 洛染:“呸!不要脸!” 临城里曾传:惹谁也别惹陆三哥。 可当洛染来后,这句话就变成了:惹谁也别惹陆太太。 在别人眼里,陆太太是天,陆太太是地,谁也惹不起。 可在陆以尊的眼里,她只是他手心里的小女人。管她是想要翻天还是覆地,他奉陪! 这是一个帅气多金霸道总裁与年轻美貌夜总会老鸨,撩与反被撩的虐情故事!欢迎宝贝们入坑,你敢捧场,我就敢爆更!(这回是真的!子衿掩面溜走~)

《第一豪宠:尊少惯妻成瘾》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忆子衿
    五年前,她狼狈离开。 五年后,她璀璨归来。 虐渣渣,踩小三,撕继母,誓要把临城闹个天翻地覆。 可是……中间似乎遇到了点麻烦。 陆三哥微微翘起唇:“不如先覆我吧?我比较好翻。” 洛染:“呸!不要脸!” 临城里曾传:惹谁也别惹陆三哥。 可当洛染来后,这句话就变成了:惹谁也别惹陆太太。 在别人眼里,陆太太是天,陆太太是地,谁也惹不起。 可在陆以尊的眼里,她只是他手心里的小女人。管她是想要翻天还是覆地,他
  • 作者:忆子衿
    这是有关于一部黑道巨子的撩‘妹’史…… 慕颍宸是哥哥,童话是妹妹。 南洋市里杀伐果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慕三爷,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 在床上,听童话猫叫似的求饶:“哥哥……哥哥轻点……” 有一天,有人问童话:“你觉得你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人?” 童话咬牙切齿不假思索:“……变态。” 传到某人的耳朵里,他笑着回道:“我想想今晚用什么姿势好呢?” 于是乎,童话三天没能下的来床。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茵陈
    “小姐,您一定要继续承担这分桃断袖之名吗?虽然我们碧苍教是魔教,但对小姐你的名声也不好啊!将来怎么嫁人啊?” “呵,嫁人?与我有何用?情爱这种东西,在权力、财富面前连尘土都不如。”岱祺凉凉道。 一袭白衣,资质如仙的景甫对着身边女孩儿柔声说道:“如果余生一定要有个人陪,那会是你,师妹。” 景甫看她的眼神仿佛是透过她看向很远的地方,溢满了怀念,依恋。 魔教少主VS正派首徒 相遇,相知,缘分自小便已结下
  • 作者:七月承欢
    意外跟那家伙扯上关系,时时被咚,美其名曰一切都是注定的。 开什么玩笑,本姑娘被渣男跟继妹背叛差点小命都丢掉也就罢了, 怎么可能还会答应跟劳什子的色鬼扯上关系? 然而,拒绝有用吗? 答案是,抗议无效?我不同意,好,那就惩罚我…… “娘子,还想跟别的男人一起吗?” “你丫的,你不是人!” “嗯,娘子说的对,我还真不是……”
  • 作者:清风冉冉
    一次狗血事故,她不小心就扒了他的泳裤,落荒而逃。 然而,他却在她最窘迫的时候从天而降:“到我身边来,你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得到,除了我的心。” 他是晏城权势滔天的左家接班人,而她却是见不得光的豪门私生女。 这场婚姻,与爱有染与情无关。 可是左大少,说好的只做不爱呢?
  • 作者:暖小笙
    一夜玩脱,她把F市最尊贵的财阀继承人给招惹了,哦不对,是吃干抹净。 “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她讪讪退,他步步逼,“拍拍屁股就想走人?没那么简单。” “那个,鉴于你腰肌劳损大,实在不容易,我就不要你负责了……唔。” 他豁然吻住她的唇,耳鬓厮磨,“等会儿你就知道,我的腰到底好不好!” 她遇上了一匹狼,一匹饿狼。 从此被翻来覆去,翻来覆去,不得安眠。
  • 作者:翩然云若
    她惹了一只超级帅的禽兽, 白天是英明神武的少将, 夜里化身不知餍足的狼。 苏陌扶着腰坐起来:这日子没法儿过了,我要离婚。 男人眯起邪魅的眼睛:还有力气?再做...... 我靠,是谁说他不近女色的?为何......唔......羞愤,不能说
  • 作者:红衣送酒
    12岁那年,薄凉一初见顾南望。 母亲给她介绍,“凉一,这是妈妈的朋友,你要叫‘叔叔’。” 而有的人,第一最好不相见。 薄家遭遇变故,债台高筑,父亲不堪重压跳楼身亡,母亲殉情而死,一场大火,顷刻间席卷薄家。 她在大火中被他救出,他抱住瑟瑟发抖的她,拂去她眼角的泪,“凉一,别怕,以后我来照顾你。” 6年里,他给她所有想要的一切,却唯独给不了她爱情! 可她偏偏太奢望,步步紧逼,一度将自己卑微到尘埃里,然
  • 作者:非心
    我一觉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我爱过一个男人。 他以最完美的形象走进我的人生,对我说,爱上我,不要后悔。 当我爱上他的时候,他联合闺蜜夺我家产。 当我恨着他的时候,他在我的新婚之夜强要我。 当我回心转意的时候,他跟别的女人恋情上了头条。 哪怕我怀着他的孩子时,他都可以用铁链将我囚禁在他的私宅里。 然而在我面临牢狱之灾的时候,他却可以帮我顶罪。 监狱的铁牢里,我握着盛玄的手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 作者:都市农妇
    成亲这种事,子墨经历过两回,只是过程不是太过惨烈就是惊心动魄,让她至今想起,仍心有余悸。 第一次她嫁了个混蛋。虽然子墨一直就觉得荀渊就是个混蛋,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是个很有意思的混蛋。不过那个混蛋最终却让她在大婚当天落了个杀父灭族自毁妖丹惨烈收场。 第二次子墨是在同太巫的婚礼上直接被人掳走的。掳走她的人确切来说,是她的前夫。他说:“想嫁人?除非我死!” 纠缠两世,相爱相杀。某人在经历了亡夫、前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