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冠情授:苏先生请自重

作者:凉夏璇月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世界上两种男人不能惹,腹黑男医生和闺蜜未婚夫。 她不但两种都惹火上身,凑巧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苏羡安! 初次见面,他是医生,她是病人。 “哪里不舒服?” 直白的问话让她满脸羞赫,“嗯……那个地方,长了些红点儿,还有些痒……” 他了然颔首,“脱掉衣服,做个检查。” …… N次见面,订婚宴上,闺密娇羞的给她介绍。 “凉生,这是我的未婚夫,苏羡安,心外科医生。” 她压下心底的震惊,礼貌疏离的打着招呼,“姐夫好。” 休息室,男人一把将她压在身下,带着凉意的薄唇狠狠的吻了上去。 她拼命的挣脱开,冷冷的看着他,“苏先生,请自重。”

❀ 相关推荐:

《医冠情授:苏先生请自重》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凉夏璇月
    再世为人,她王者归来,有仇必报。姐妹伪善?刁难,陷害,毒计接踵而至,她十倍奉还!嫡母恶毒?明枪,暗箭,追杀源源不断,一刀送你下地狱!***一朝逃婚,杀手改行当毒医,不料误惹上腹黑奸诈的他。***人前他是呆萌无害,温柔体贴的柔弱害羞纯情男。人后他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冷血残暴修罗王。***“那个……可不可以问一句。”某个一脸呆萌的美男咽了咽口水。指着角落里一堆白骨,“那些……”“哦~那些是我不小心毒
  • 作者:凉夏璇月
    世界上两种男人不能惹,腹黑男医生和闺蜜未婚夫。 她不但两种都惹火上身,凑巧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苏羡安! 初次见面,他是医生,她是病人。 “哪里不舒服?” 直白的问话让她满脸羞赫,“嗯……那个地方,长了些红点儿,还有些痒……” 他了然颔首,“脱掉衣服,做个检查。” …… N次见面,订婚宴上,闺密娇羞的给她介绍。 “凉生,这是我的未婚夫,苏羡安,心外科医生。” 她压下心底的震惊,礼貌疏离的打着招呼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宠爱女王J
    岑湘妮买醉寻欢,竟然惹上了龙城最金贵的男人——齐乔正。 隔天,她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时,他抱胸倚在门边:“岑护士,照顾人还包括特殊服务吗?” “齐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 两个月后,他在医院偶遇她:“尊重可以,但你肚子里的这块肉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你要我生下来,你负责吗?” “说对了。” 从此男人霸她上了瘾!
  • 作者:忆子衿
    五年前,她狼狈离开。 五年后,她璀璨归来。 虐渣渣,踩小三,撕继母,誓要把临城闹个天翻地覆。 可是……中间似乎遇到了点麻烦。 陆三哥微微翘起唇:“不如先覆我吧?我比较好翻。” 洛染:“呸!不要脸!” 临城里曾传:惹谁也别惹陆三哥。 可当洛染来后,这句话就变成了:惹谁也别惹陆太太。 在别人眼里,陆太太是天,陆太太是地,谁也惹不起。 可在陆以尊的眼里,她只是他手心里的小女人。管她是想要翻天还是覆地,他
  • 作者:茵陈
    “小姐,您一定要继续承担这分桃断袖之名吗?虽然我们碧苍教是魔教,但对小姐你的名声也不好啊!将来怎么嫁人啊?” “呵,嫁人?与我有何用?情爱这种东西,在权力、财富面前连尘土都不如。”岱祺凉凉道。 一袭白衣,资质如仙的景甫对着身边女孩儿柔声说道:“如果余生一定要有个人陪,那会是你,师妹。” 景甫看她的眼神仿佛是透过她看向很远的地方,溢满了怀念,依恋。 魔教少主VS正派首徒 相遇,相知,缘分自小便已结下
  • 作者:七月承欢
    意外跟那家伙扯上关系,时时被咚,美其名曰一切都是注定的。 开什么玩笑,本姑娘被渣男跟继妹背叛差点小命都丢掉也就罢了, 怎么可能还会答应跟劳什子的色鬼扯上关系? 然而,拒绝有用吗? 答案是,抗议无效?我不同意,好,那就惩罚我…… “娘子,还想跟别的男人一起吗?” “你丫的,你不是人!” “嗯,娘子说的对,我还真不是……”
  • 作者:清风冉冉
    一次狗血事故,她不小心就扒了他的泳裤,落荒而逃。 然而,他却在她最窘迫的时候从天而降:“到我身边来,你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得到,除了我的心。” 他是晏城权势滔天的左家接班人,而她却是见不得光的豪门私生女。 这场婚姻,与爱有染与情无关。 可是左大少,说好的只做不爱呢?
  • 作者:暖小笙
    一夜玩脱,她把F市最尊贵的财阀继承人给招惹了,哦不对,是吃干抹净。 “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她讪讪退,他步步逼,“拍拍屁股就想走人?没那么简单。” “那个,鉴于你腰肌劳损大,实在不容易,我就不要你负责了……唔。” 他豁然吻住她的唇,耳鬓厮磨,“等会儿你就知道,我的腰到底好不好!” 她遇上了一匹狼,一匹饿狼。 从此被翻来覆去,翻来覆去,不得安眠。
  • 作者:翩然云若
    她惹了一只超级帅的禽兽, 白天是英明神武的少将, 夜里化身不知餍足的狼。 苏陌扶着腰坐起来:这日子没法儿过了,我要离婚。 男人眯起邪魅的眼睛:还有力气?再做...... 我靠,是谁说他不近女色的?为何......唔......羞愤,不能说
  • 作者:红衣送酒
    12岁那年,薄凉一初见顾南望。 母亲给她介绍,“凉一,这是妈妈的朋友,你要叫‘叔叔’。” 而有的人,第一最好不相见。 薄家遭遇变故,债台高筑,父亲不堪重压跳楼身亡,母亲殉情而死,一场大火,顷刻间席卷薄家。 她在大火中被他救出,他抱住瑟瑟发抖的她,拂去她眼角的泪,“凉一,别怕,以后我来照顾你。” 6年里,他给她所有想要的一切,却唯独给不了她爱情! 可她偏偏太奢望,步步紧逼,一度将自己卑微到尘埃里,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