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厉禽兽

作者:梨汤汤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厉靳南,一个骨子里就透露着高冷和禁欲的男人,心狠手辣,玩转了血腥风雨。可是从遇见顾盼的那刻,他决定研究一下怎么做个好人。*恍惚之间,顾盼生命里出现了一个男人,先用叔叔的名义接近,后用她男人的身份自居。强烈的占有欲,致命的领地感,她落入他温柔的圈套里。惊觉,她落荒而逃。他温和的伪装瞬间撕破,摞下狠话:盼盼,你再逃个试试。

《早安,厉禽兽》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梨汤汤
    厉靳南,一个骨子里就透露着高冷和禁欲的男人,心狠手辣,玩转了血腥风雨。可是从遇见顾盼的那刻,他决定研究一下怎么做个好人。*恍惚之间,顾盼生命里出现了一个男人,先用叔叔的名义接近,后用她男人的身份自居。强烈的占有欲,致命的领地感,她落入他温柔的圈套里。惊觉,她落荒而逃。他温和的伪装瞬间撕破,摞下狠话:盼盼,你再逃个试试。
  • 作者:梨汤汤
    厉靳南,一个骨子里就透露着高冷和禁欲的男人,心狠手辣,玩转了血腥风雨。 可是从遇见顾盼的那刻,他决定研究一下怎么做个好人。 恍惚之间,顾盼生命里出现了一个男人,先用前辈的名义接近,后用她男人的身份自居。 强烈的占有欲,致命的领地感,她落入他温柔的圈套里。 惊觉,她落荒而逃。 他温和的伪装瞬间撕破,摞下狠话: 盼盼,你再逃试试。
  • 作者:梨汤汤
    厉靳南,一个骨子里就透露着高冷和禁欲的男人,心狠手辣,玩转了血腥风雨。可是从遇见顾盼的那刻,他决定研究一下怎么做个好人。恍惚之间,顾盼生命里出现了一个男人,强烈的占有欲,致命的领地感,她落入他温柔的圈套里。惊觉,她落荒而逃。他温和的伪装瞬间撕破,摞下狠话:盼盼,你再逃,我就立马收了你。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橘子可妃
    她有两个名字,却都不是真正属于她的名字。她被男朋友送上未婚夫的床,被迫嫁人,所有的一切都是被迫,只因她是一个玩偶,一个为了她现在所暂住地方利益存在的玩偶。
  • 作者:我是麋鹿
    一场假面舞会,唐婉认错了人。 当她和他衣衫不整地被曝光在记者的闪光灯下时,他却要她做他的女人。 为了钱,她答应了,却不想一场车祸,夺走了他的记忆。 她远走他乡,却又意外与他重逢。 当他回想起一切,他掐中她脖子,目光狠厉,“五年前,你设局害我。现在,我要你爱我,爱到生不如死。”
  • 作者:言多bi池。
    十岁生日过后,一声巨响让我魂牵梦萦。 从此我便只知道养我的人姓江。 “江先生,我想去学校!” “家教不够用?” …… 十八岁生日那天,江宅高朋满座,一如梦魇里那个画面。 再一声巨响打破八年的沉寂,记忆翻江倒海。 原来十岁前,我就认识他! 想要寻求事实真相,但越往前探索越发现,梦魇是真的。 江汓的阴谋,也是真的。 “你知道了真相,还妄想一走了之?我们的账怎么算?” “你想怎么算?不如把命赔给你?”
  • 作者:西子倾城
    他,有着倾城之姿,也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王者,在A城,那可是只手遮天的主。 过去,他是同学的小叔;可如今,他却成了她的金主! 婚前,他说:“五百万买你一年,我亏了。” 婚后,他说:“我想看你跳脱衣舞,一千万一次,如何?” 床上,他热情似火:“乖,叫声叔,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床下,他冷漠如冰:“车、房、钱随你选,但爱这个东西,我给不了你。” 从此,她在人前假惺惺地喊他老公;人后却疏离地称呼他为——顾
  • 作者:居隐
    新婚燕尔。 “还记得我吗?”他邪肆的眼眸扫着她,一只手禁锢着她纤细的脖颈,仿佛一个用力,她就会被扭断。 喵了个咪,这是问问题的态度吗?她要是说错,会不会被剐了。 某女装傻。 某男额头冒出三道黑线,几年未见,这丫头越来越有意思了,也……越来越找死了! 某女欲哭无泪,这个原身究竟招惹了多少人,穿越也不是这样穿的! 于是,日后主上夜夜驯服小野猫,从此节操是路人! 倔吗?冲吗?犟吗?还反抗吗? 某女锤着酸
  • 作者:君骁
    一睁开眼,蓝雨晴就懵逼地发现自己赶上了穿越的潮流,然而不同的是,别人家的穿越的设定是名门闺秀,貌美如花,美男倾心,各路痴情男主男配为她争风吃醋,大打出手。 可是为什么设定道她这里就变成了,侯府毒妇,残害夫君,虐待孩儿,人人喊打。臭名远扬! ( ?_?)?⌒●~* 蓝雨晴很崩溃,原主这是想让她死呢死呢还是死呢? 然而事实证明,原身既然连自己都能搞死,搞死她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于是蓝雨晴只能挑起革命的
  • 作者:叶辞
    据说人的一生一个如彩虹般绚烂的人,之后无论再遇到谁都会觉得他们都是浮云,一旦遇见,眼里再容不下其他人,一遇公子便误了浮生
  • 作者:希黎
    柯小格二十几年的人生可以用一个词概括,淡漠,基本上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可以用这种态度面对,唯独霍言是个例外,初次见面,霸道的男人竟要她做他女朋友,再见面他强吻了她…帮她陪伴她…渐渐的她明白淡漠应付不了他的冷漠、拒绝不了他的霸道、更抵抗不了他的灼热,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沦陷,早被搅个天翻地覆,可是当那女人出现,她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个彻头彻尾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