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华似锦

作者:萧和状态: 全本日期: 6个月前

程筠发现自己的一切其实都是个局.... 没关系,她不怕被算计,遇魔斩魔,遇妖降妖: 男魔一号狗腿脸:虽然你是个太监,可是我好喜欢怎么破? 男魔二号震惊:我靠,你是个假太监! 男魔三号弱弱:咦..你居然是个女的? 魔总霸道地杀过来:你们都滚开! 程筠怒:醋坛子,该滚开的是你! 某醋坛子双膝跪地:夫人别乱动,小心肚子里的小醋坛!

《韶华似锦》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萧和
    重生的叶家二小姐满腹才学,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却被当做妖怪,被家里人藏着,蹲在地上可怜兮兮地画圈圈,有没有人来解救她? 炮灰一笑眯眯爬墙过来:我是你前世的欢喜冤家,跟我走! 炮灰二抿着性感的薄唇:乖,到叔叔碗里来! 炮灰三扬起一个如沐春风的笑容:昀儿,我不要荣华富贵,只想与你上穷碧落下黄泉! 男主高贵冷艳地扫了一眼众炮灰,二话不说,淡定地把小娘子擒在怀里,等这小丫头开窍,黄花菜都凉了,三十六计,抢为
  • 作者:萧和
    程筠发现自己的一切其实都是个局.... 没关系,她不怕被算计,遇魔斩魔,遇妖降妖: 男魔一号狗腿脸:虽然你是个太监,可是我好喜欢怎么破? 男魔二号震惊:我靠,你是个假太监! 男魔三号弱弱:咦..你居然是个女的? 魔总霸道地杀过来:你们都滚开! 程筠怒:醋坛子,该滚开的是你! 某醋坛子双膝跪地:夫人别乱动,小心肚子里的小醋坛!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小妖
    他是威震国际的武学宗师,武道神化,十步杀一人; 他是温文尔雅的古玩大家,赌石赏画,收.藏富可敌国; 他是鼎鼎大名的玄门高手,能断风水,善察吉凶,让佛道两教共尊。 他更是医道圣手,侦察之王,投资奇才! 他便是张均,因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佛陀眼珠舍利,从此遍阅世间美人,傲视天下! 小妖新书《武道独尊》火热连载中,欢迎欣赏。
  • 作者:兰泽
    轻舟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能嫁到赫赫有名的镇远将军府, 她知道,自己只是冲喜的, 而冲喜新娘,十有八九都是要守寡的。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和自己拜堂的男人竟会是万重山,既是那位威震朝野,令胡人闻风丧胆的镇远将军,也是她病入膏肓夫君的.....叔父?
  • 作者:妖火火
    陆承俊这辈子什么都没怕过,却独独怕她——闹离婚。 他说,只要不离婚,随她大街小巷上蹿下跳。 他冷酷不羁,谁碰谁倒霉。唯独对她,温柔噬骨。 “陆承俊,我要离婚!”她拍案而起。 他立马扛着她就往家里跑。“老婆,我们不离婚,我们要生孩子。” 当总裁被问“如何驾驭老婆?” 他深思熟虑,悠悠道来: “不敢驾驭老婆,以老婆为中心,买买买!”
  • 作者:叶西宵
    三年前,她赶时髦玩了一场419,惹了他就跑。 三年后,她坠入低谷,万人践踏,他天神一样出现,救她水火。 他是只手遮天的京城厉少,纵横商场,所向披靡,却唯独漏了一个她。 “本少要是逮到那个下药的女人,一定要把她碎尸万段!” “那我就不打扰了。” 她嘿嘿一笑,想要逃跑,但是却被他直接拖走。 “惹了我,你觉得你还能逃多久,嗯?” 从此她过上了白天操碎心,晚上心操碎的生活。
  • 作者:繁尘
    她本是瑞王府嫡长女、中楚国正一品郡主。一岁识字、三岁习武、四岁始读兵书、五岁医毒双修、七岁当称中楚第一天才。八岁父亲战死,她金銮请命。十年边关、十年卫国。然,圣上不仁、兔死狗烹……“若有来生,我势必将欺我瑞王府之人千刀万剐、让他们血债血偿!”上天厚待,一朝重生,她成了皇宫最底层的宫女清浅。但,被追捕、被欺负,此时无权无势、还不能随便杀人的她该如何?答曰:找个更大的靠山!清浅:我救你,你应我一件事?
  • 作者:翼待时飞
    【绝宠+1V1+身心干净+甜甜甜】她被家人弃如敝履,被男友误会嫌恶,为家族蒙羞,千人所笑,万人所鄙;他邪肆狂狷似神祇,权倾天下如帝皇,婚前千方百计地想找到她,并发誓一定要杀了她,未料,婚后却把她宠上了天!她绞尽脑汁地想要同他离婚,希望能早日逃离他的魔掌。她说:“我只会是你路上的绊脚石,阻碍你的前行。”他笑:“把我毁灭又何妨?”她说:“放开我!我注定活在地狱里。”他笑:“上刀山下火海有我陪,何惧?”
  • 作者:葉梓
    她是一个比灰姑娘生活的还要悲催的假公主, 爹不疼,娘不爱,丈夫更是不理不睬。 每天生活在失去自由的庄园里看着丈夫无边无际的花边新闻,还要忍受婆家的挑剔和催生。 终于有一天她这个假公主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日子,决定为了自由逃家; 卖掉婚戒换取机票飞往国外,就在她生活的自由自在的时候,那个混账老公却突然出现; “想要离婚,给我生个孩子!” 这是怎么鬼话,她当然拒绝…… “和我回去吧,我会把你当成公主一样
  • 作者:火狐狸
    第一次见面,她是家破人亡的大小姐,他是辽城大名鼎鼎的新贵。第二次见面,她是神秘大亨的女朋友,他是出手阔措的雇主。第三次见面,她是站在手术台上的医生,他是奄奄一息的病人。……后来,她是老婆,他是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