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盐为后

作者:莫问状态: 全本日期: 6个月前

她是明神宗唯一亲自册立的皇后,史书说她性情温和,贤良淑德,颇有皇后气度。她于万历四十八年崩侍,五日后,神宗病倒,同年七月驾崩。总算夫妻圆满。 传说中锦衣卫王千户家中有个天仙下凡,花容玉貌,我见犹怜, 传说中锦衣卫王千户家中还有无盐丑女,身形魁梧,声如洪钟, 王大姑娘虽不比二姑娘生的娇柔,但也是鹅蛋脸儿柳眉杏眼,唇珠丰润天生一副爱笑的可人模样,被传无盐也不恼,端坐闺中看看书,写写字,非常闲适。 皇帝大婚采选,王家二姑娘在选,人们都伸长脖子等待二姑娘是个什么位分,最后二姑娘留在宫中,王家大姑娘回府备嫁,等候大婚。 什么?王家无盐被册封成皇后? 不是。王家大姑娘什么时候上的采选? 皇帝陛下闭着眼睛在范围内选了个最有趣的当皇后,心里却是美滋滋的,这最有趣的可是他亲自放进采选名单的。皇后,咱们时间还长着呢。

最新更新番外:大结局

《无盐为后》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莫问
    曾可爱的男朋友,是个可爱的男朋友。 故事的一开始, 她是重点高中的学霸,又风趣又可爱,人人都爱她。 他是重点高中的吊车尾,他爸给学校捐了一栋楼,才有了他的入学名额。 女学霸,书呆子,聪明过人,自恃清高…… 富家子,没头脑,纨绔子弟,游手好闲…… 故事的中间, 他是餐饮集团的太子爷,当着副总,开着豪车,香槟美女,快意人生。 她是学成回国的海归,精英助理,每天工作的第一件事,是要确定副总在工作岗位上。
  • 作者:莫问
    沈相宜爱贺少琛,爱得成疯成魔。可她不知,当这爱成了执念,就会伤人。害死了亲妹妹,更弄瞎了贺少琛的双眼。更伤己。情至末路,她只有挖了双眼偿债,用这性命偿情……
  • 作者:莫问
    她是明神宗唯一亲自册立的皇后,史书说她性情温和,贤良淑德,颇有皇后气度。她于万历四十八年崩侍,五日后,神宗病倒,同年七月驾崩。总算夫妻圆满。 传说中锦衣卫王千户家中有个天仙下凡,花容玉貌,我见犹怜, 传说中锦衣卫王千户家中还有无盐丑女,身形魁梧,声如洪钟, 王大姑娘虽不比二姑娘生的娇柔,但也是鹅蛋脸儿柳眉杏眼,唇珠丰润天生一副爱笑的可人模样,被传无盐也不恼,端坐闺中看看书,写写字,非常闲适。 皇帝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半妆L
    我叫白一一,曲逸尘是我的竹马青梅。 我的整个青春年华都是他,他既是我的心口的朱砂痣,也是我床头的白月光。 他宠我护我大半个豆蔻年华,但是却因为对母亲的承诺选择了别的女人。 我们两人的感情一直处于颠沛流离的状态,但是却从未想过舍下对方。 我被他女人陷害锒铛入狱,他为我选择终老一人。 多年后再遇,何去何从!
  • 作者:酒一一
    从我开始给鬼引路开始,便走上了一条和常人不一样的道。千年之前的鬼王、永远长不大的僵尸、雌雄难辨的厉魂,是什么样的怨气支撑他们许久不散。阴缘天定,黄泉碧落,千年情缘……我是一个引路人,却将自己引上一个不归之路。
  • 作者:慕君
    云中一梦, 倾心伊人。 一杆红缨战沙场,是沈云倾的绝世芳华。 一袭嫁衣亲大楚,是沈云倾的半生痴缠。 “繁华盛景,锦绣江山,是倾儿所望,你可愿给?” 是谁在轻声呢喃,绕指缠绵…… 叹一声温香软玉,万千荣宠。 道一世红颜白发,江山繁华。
  • 作者:锦若
    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恶汉媳妇,林宝珠觉得还不算倒霉,至少能狐假虎威。 谁能想到满脸凶相臭名昭著的汉子,其实是个护短宠妻无度的忠犬?于是本来想着搭伙过日子的俩人,就这么过起了既撩人又甜蜜的小日子。 1v1,发家致富走巅峰,穿越女与臭名昭著的土匪男携手打怪,过得风生水起,宠文,甜而不腻~~
  • 作者:石惜安
    溪城接二连三的发生命案,袁诺平静的生活被打破... 20岁以前的生活,是简单的记录片;20岁以后竟成为悬疑动作片; 对此巨变, 袁诺无奈表示:我只想做个观众...... 沈连昭:没事,有我呢。 CP:沈连昭x袁诺,慢热...... 本故事纯属虚构...
  • 作者:我是素素
    他是腹黑冷情的暗夜帝王,这世上,只有他不要的,没有他得不到的!而她被他当成仇人,强行拖走,白天虐“心”,晚上虐“身”!挣扎,反抗,从未停止……直到,误会解开,她却怀着他种,跟野男人落跑了?
  • 作者:九桐9
    搬家的日子定在夏至刚过,余笙整理厨房时发现白冰千里迢迢从斯佩罗带回来的肉骨茶调味包还躺在柜子里。思忖片刻,余笙抓了钱包钥匙,就冲下楼去买猪肋排和卤蛋。 上次吃肉骨茶的时候,王亦柯陪她看了海豚馆的表演。距离上次见面,已有两个月之久。 余笙却不知,某人正在来的路上。 “嗨,余笙。” 余笙抬起头,王亦柯就站在她的面前,冷柜打的明光,摇摇晃晃的映在他的脸上,她看到自己小小的身影印在他漆黑如幕的瞳孔里。 “
  • 作者:江浸月
    因为软弱无能,不争不抢,导致家庭被小三破坏,父母被逼死,自己被撞死,重生到二十岁那年。 刚巧那天是继母与父亲结婚,住进安家。 女主为了不让前世悲剧重演,立誓守护安家。 小三进门后嚣张,挤兑女主。小三的女儿仗着安父宠爱,时常嫁祸女主。 再一次宴会上,小三的女儿给女主下了药打算毁了女主清白。 恰巧遇到男主,两人相遇发生关系。 后女主请求男主将此时掩盖,男主觉得女主有趣,答应。 小三的女儿发觉女主逃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