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少心尖宠:国民妖精是总统

作者:顾落北状态: 全本日期: 6个月前

为了顺利继承总统之位,她强吻了全国女孩子最想睡的男人,还上了头条,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来算后账,可是昨晚,她是女人,而现在…… 她咬牙,“我是男人!” 他熟视无睹,抬手熄了灯…… 第二天,她穿着高领衬衣包裹的严严实实参加总统加冕礼,看到一身深蓝色的礼服、佩戴深黑肩甲的男人,突然两腿打颤发软。 她是总统,他是世袭王位的六星上将,公开“出柜”吗?

《夜少心尖宠:国民妖精是总统》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顾落北
    “今晚……不行!” “哪天晚上行?” 为了顺利继承总统之位,她强吻了全国女孩子最想睡的男人,还上了头条,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来算后账,可是昨晚,她是女人,而现在…… 她咬牙,“每天晚上都不行,我是男人!” 他熟视无睹,抬手熄了灯…… 第二天,她穿着高领衬衣包裹的严严实实参加总统加冕礼,看到一身深蓝色的礼服、佩戴深黑肩甲的男人,突然两腿打颤发软。 她是总统,他是世袭王位的六星上将,公开“出柜”吗?
  • 作者:顾落北
    为了顺利继承总统之位,她强吻了全国女孩子最想睡的男人,还上了头条,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来算后账,可是昨晚,她是女人,而现在…… 她咬牙,“我是男人!” 他熟视无睹,抬手熄了灯…… 第二天,她穿着高领衬衣包裹的严严实实参加总统加冕礼,看到一身深蓝色的礼服、佩戴深黑肩甲的男人,突然两腿打颤发软。 她是总统,他是世袭王位的六星上将,公开“出柜”吗?
  • 作者:顾落北
    三年前,她生下一对龙凤胎宝宝。 三年后,两个宝宝的亲生父亲找上了门,“为了孩子,勉强结个婚。” “……” “小柚子想要弟弟,小龙眼想要妹妹,嗯,我可以再勉强一次。” “……” 去你的大爷的!谁要你勉强! 他,高高在上的墨家大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婚后却患上了宠妻癌,病入膏肓那种——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劫燚
    人,还是魔兽,这重要吗?我只是想做我想做的事,我只想保护我的的家人、朋友、我所在乎的人、我所爱的人免受战乱的纷争,这难道也有错吗?然而战争依旧存在,纷争依旧不止。由于我弱小,我所在乎的人依旧受伤;由于我不够强大,我爱的人先我而去。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成为世上最强大的人,为了我在乎的人不在受伤,为了我爱的人能陪伴在我身旁。
  • 作者:我是曹宁
    戴笠:“你要多弄点情报给我。”周林:“这是日军进攻长沙的军事计划,换一百万大洋!”李克农:“有叛徒告密,日本人知道我们共产党有个蝶在他们身边。”周林:“小风浪翻不了船。这次有一百万大洋给组织。”他是日伪“特务处”处长,又是国民党的上校军衔的情报员──谍,但他真正的身份是共产党的高级情报员──蝶!
  • 作者:功夫人
    杨威武是一只母老虎,让村里人给他种地收割,霸占村里的少女,还在老人头上撒尿!全村人终于忍不住了决定把他活活打死!
  • 作者:魔三不出
    战国元帅,你为什么要用无敌的海贼这个称号来通缉我!我是来讨个说法的!你放屁,海军给你的称号明明是‘船长路明’,哪里有什么无敌的海贼!我的名字叫路明,这两个字就代表着无敌!你不知道吗?!我没有野兽般的战斗本能,那么我就在梦中无限模拟战斗,直至战胜为止!我没有变态的战斗技巧,那么我就用无数次的失败,来奠定现实中的绝杀一击!每一次的战斗,敌人都有一个困惑…为什么,他那么熟悉我的一切?!每招每式都仿佛被看
  • 作者:赘肉减十斤
    天空中,飞舞着的巨龙与天使,遮天蔽日。云间,执掌着雷霆之力的泰坦,若隐若现。无数强大的战士,以及那如潮水般,汹涌不止的不死军团,淹没了整个大地。我,亚山世界的新神,世界的复兴者,英雄无敌的主宰,将登临整个多元宇宙。无论是纵横天下的武林高手,又或是长生久视的群仙诸神。无论是屠城灭国的雄师铁骑,又或是征战星海的歼星舰队。都将被我一一碾碎!
  • 作者:燃公子
    狂砍家族,团战无敌!主角慕容狗蛋获得神秘的英雄召唤系统,需在网游《燃》中进行召唤,三国的姜维,海贼的索隆,西游的二郎神,三侠五义的白玉堂,lol的盖伦,霹雳布袋戏的泪痕……一群用刀剑枪的英雄狂砍而来——面对狂砍吧!
  • 作者:道门老九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会有诡异的案件发生。 生意最好的包子铺,它的包子馅却是用人肉做的。 地段红火的豪宅,墙上汩汩流出鲜血。 大学里死去的美女校花,每逢忌日必会带走一人。 医院7号楼僵尸婴儿的传说,又是否确有其事? 中国最后一个仵作,用传承了三千年的验尸手法,带你捕猎命案凶手:世间本无鬼,妙手雪冤屈。 连环杀人魔,性瘾者,吸血症,奸尸癖,妖瞳人群,公安厅奇案通通大解密!
  • 作者:池亭人
    人活于世总该是有所追求的。 特别是像她这种屹立于世界巅峰的大能之人,不弄出点垂名万古的功业来,怎能对得起自己这得天独厚的天赋? 可她万万没想到,上天觉得她有些痴心妄想了,竟然先把她打入了凡尘,后又记起了她曾经的豪言壮志...... 她想说:可不可以打个商量,把那些曾经都忘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