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强宠俏毒妃

作者:素平生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她是现代的金牌神医,一朝穿越,身负血海深仇,一路杀伐,手握半壁江山。他是高高在上的摄政王,一纸婚约,牵连半世情缘,一世英名,毁在一名小女子身上。她是邪魔,冷性无情,他是暴君,狂傲冷戾。两人交锋,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土崩瓦解,他输了心,丢了魂,万里锦绢不及她拈花一笑,锦绣山河不及她雪中回眸。再见时,他置身繁华,携她之手:“我将盛世繁华换粗茶淡饭陪伴你,同甘共苦共度今生只念来生仍是你。”

《暴君强宠俏毒妃》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素平生
    她是现代的金牌神医,一朝穿越,身负血海深仇,一路杀伐,手握半壁江山。他是高高在上的摄政王,一纸婚约,牵连半世情缘,一世英名,毁在一名小女子身上。她是邪魔,冷性无情,他是暴君,狂傲冷戾。两人交锋,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土崩瓦解,他输了心,丢了魂,万里锦绢不及她拈花一笑,锦绣山河不及她雪中回眸。再见时,他置身繁华,携她之手:“我将盛世繁华换粗茶淡饭陪伴你,同甘共苦共度今生只念来生仍是你。”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夏枝子
    “强了本王就想走?”他抓她,找她。林绾绾也没有想到自己控制不住白莲二娘下的媚药,一把权倾朝野的邪王给办了,就此……被扔上榻的瞬间抗议“王爷,我还没有斗极品。”“要她双手还是做成人彘?”邪王冷笑。“王爷我还没有攒够嫁妆!”邪王逼近:“京城三分之二的铺子给你,另外三分之一给孩子怎么样?”林绾绾懵逼,手里捏着针:“哪儿来的孩子?”邪王欺身而上:“生一个就有了!”
  • 作者:唐九
    一场阴谋,一场报复,她成为了有名无实的韩太太。婚后一年,她在隔壁,听着老公在房间里和另一个女人恩爱。她心灰意冷,决心离开。“韩景初,这是离婚协议,请签字。”当着她的面,他将离婚协议撕成了碎片,恼羞成怒。“这场婚姻,由我来主宰,你说了不算!”她用尽心机,才从他的身边逃离。多年后,她一手挽着新婚丈夫,一手牵着萌娃出现,却遭到他的冷言冷语,“你以为你随便找个男人,就能让我相信,想离婚,没门!”
  • 作者:妆楼深
    一场意外,她遇到全Z国最有权势的人。接着,是各种诡异的不期而遇,饭店,学校,今天更过分,居然偶遇她家,顺便求婚!“总裁先生,你确定要娶我?”“我不开玩笑。”婚后。属下冲冲来报:“先生,太太把侯爵府花园给轰了!”“恩,去加点火候,把侯爵府一并炸了。”再然后。“先生,太太她落跑了!”男人震怒:“抓回来,家法伺候,不,我亲自去!”这是一部男主宠天宠老婆的心酸史。霍七羽一巴掌呼来 :“你还心酸?”白夜霆一
  • 作者:金六
    初遇,他绝色无双,鬼魅缠身。她笑眯眯道:“王爷想娶妻否?解除婚约,我保你左拥右抱,夜夜笙箫!”他危险蹙眉,将她逼至墙角:“本王能力有限,一人足矣!”次日。她扶着差点断成两节的腰,心中那叫一个万马奔腾——P的能力有限。她乃21世纪法师,拥有一双通灵双目,看的了鬼魅,破的了悬案。一朝穿越,成为萧家与人私奔的千金大小姐,还免费赠送了一枚,克妻无数的未婚夫。两道符纸一下,鬼魅尽散。他顺势将她勾入怀中,蚀骨
  • 作者:乙月
    灭族之仇,杀子之恨,锥心之痛,背叛之殇,秦宗延来世我必要吃光你的肉,喝光你的血,杀尽天下所有负我之人。睁开双眸逆天重生,她从万人唾弃的相府嫡女成为举世无双神医,经营商道弄权谋,只为报血海深仇。可谁知命运捉弄,竟让她与画风突变霸道王爷的王爷杠上了!“娘子,为夫可能得了不孕不育之症,我们来验证一下。”“娘子,为夫可能不举了,我们来试验一下。”“娘子,我们活动一下。”
  • 作者:时小久
    公司破产,父亲逼她嫁给云城首富厉少,一年之内有宝宝,才有资金入驻。她脑子里整天就想着怎么色诱厉少,穿着性感空姐服“老公,你看今天天气不错。”她指着外面阳光明媚的天空说。“嗯。”“非常适合生宝宝。”她激动的拉着他的手,只要他点头,立马就可以扑倒。“……”外人传闻厉少残暴血腥,只有她知道,厉少可是把她宠得无法无天。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当她无法自拔的爱上他时,才知道原来当初娶她都只是一个阴谋
  • 作者:古小施
    男神住隔壁?一亲二抱三推倒。男生很傲娇?撒娇卖萌求举高。冷倾念用尽浑身解数,终于扑倒从小到大的男神,趴在他的胸膛上撒娇:“男神大人,我们什么时候顺便把最后一步搞定啊?”“最后哪一步?”男神问。“领证结婚啊!”话音落,男神突然甩出两个红本本,笑得像狐狸:“老婆,我们早就合法了。”冷倾念大惊,“我们什么时候结的婚?我之前追你的事,都是白费了?”“没白费啊,我充分体会到我老婆有多爱我的事实。”“我杀了你
  • 作者:橘猫
    她,将军府嫡长女,遭至亲之人暗算而亡。一朝重生,她发誓,定要负她之人付出泣血代价!她手握上古丹方,身怀逆天空间,踩渣男,灭白莲。妹妹陷害?小脚一踢,一招送你上西天!渣男勾引?小手一挥,乖乖滚去做太监!只是,这个传说中冷漠孤傲、心狠手辣的贤王殿下为什么有事儿没事儿总往她闺房里跑?他目光邪肆,掀开被窝:“娘子,床已暖好,该就寝了!”她无语望天:“……”你特么是谁?老娘我认识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