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死系统

作者:皂白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人家的系统交互界面不是御姐就是萝莉,甚至还能随便设定让自己绝对满意,可咱碰到个系统,竟然是个老头,还特么那么猥琐……人家的系统不是给钱,就是给技能,还能玩儿大抽奖,可咱的系统却是发布作死任务,还特么不死不休……好吧,至少作死成功……不对,是作死失败……也不对,应该是作死了,但没死的话,还是有奖励可拿的……

《大作死系统》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皂白
    “高强同志,我代表纪委和你谈话。” “好的。” “根据群众举报,你和多名女性保持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有没有这回事儿?” “这是污蔑,我和她们都是很正常的‘男女’关系。” “那么你名下大量来源不明的资产又怎么解释?” “你们有没有调查清楚?我的资产来源都很清白,别以为你们是纪委就可以随便冤枉好人啊。” “好人?你无故殴打上级领导,这也叫好人?” “啧,什么叫无故?我打他是因为他贪腐成性,还不顾老百姓
  • 作者:皂白
    如果小学时候捡到的十块钱用来打游戏,而不是用来吃零食,未来的你会有什么不同?如果初中时候向暗恋的女生表白,而不是天天写情书不敢送给她,未来的你会有什么不同?如果高中毕业不是花钱上了个三流大学,而是直接去南翔技校,未来的你又会有什么不同?人生总有许多如果,总有许多选择,九维全能人生巅峰体验系统,让你的所有如果变为可能,让你的人生再无遗憾,让你重生并名动天下!
  • 作者:皂白
    人家的系统交互界面不是御姐就是萝莉,甚至还能随便设定让自己绝对满意,可咱碰到个系统,竟然是个老头,还特么那么猥琐……人家的系统不是给钱,就是给技能,还能玩儿大抽奖,可咱的系统却是发布作死任务,还特么不死不休……好吧,至少作死成功……不对,是作死失败……也不对,应该是作死了,但没死的话,还是有奖励可拿的……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Yui酱
    漂泊在这个城市数年,每日墨守成规的生活波澜不惊,原本以为自己的神经已经麻木,直到那天,我无意中点开了高中时代闲的无聊写的自传小说。封存的往事被一页页翻开,那些想要遗忘的记忆想要逃避的往事都在我面前展开,而我终究还是发现了一个众人竭力想要掩盖的秘密。
  • 作者:惜伊予
    他是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亦是小学生——江户川柯南!他是月光下的魔术师,亦是高中生——黑羽快斗!“谜”就是她的名字,也是她的本身。“洗衣机!你不是侦探吗?为什么推理不出我的心理啊!福尔摩斯可比你厉害多了!”“笨蛋!就算我是福尔摩斯好了,怎么可能推理出你的心理啊!”“快斗,怪盗基德不是最擅长解谜了吗?”“白痴!我又不是神!”你是世上最难解的谜!——工藤新一/黑羽快斗
  • 作者:二将
    段宁,一个顶级杀手,重生以后只想跟自己爱的人筑个爱的小窝,在晚饭后,两人手牵着手,沿着湖畔小径悠闲的散步。 然而前世宿命中的纠葛,又在推着他一步步朝着未知的未来走去。 ------ 嗯,这是本很墨迹的书。
  • 作者:开心小帅
    穿越到疑似二次元的世界,随身携带拯救系统做福利。 能够通过增加熟练度的方式提升等级? 完成任务后的抽奖能够获得各种物品以及能力? 还需要前往更多二次元世界完成拯救任务? 好吧,在此之前李亚林最需要考虑的,还是如何赚够一个亿的债款,守住那承载着少女梦想的咖啡店。 一切都要从这里开始……
  • 作者:程诺一
    成婚五年夫妻恩爱,外界赞三皇妃贤良大度,抬了一个又一个美貌小妾,背地里却嘲笑她是只不下蛋的母鸡。 重回闺阁,萧妧决定狠狠虐渣,绝不手软,再擦亮眼睛,重新换个相公。 谁能告诉她,这个没皮没脸的男人是谁,他本是东鸣最尊贵的异性王,摈弃王位一度从商,一跃成为东鸣最有钱的人。 打人篇 “爷,夫人把世子妃打成重伤。” “世子妃说什么了?”某人自信他家夫人不会轻易动手。 侍卫狂汗,“爷,世子妃说夫人满身铜臭,
  • 作者:夜星恒
    黑夜掩埋了太多不为人知的阴暗,你可曾想象过被那田间的稻草人夺去肉身的恐惧?而且,你还得受尽诅咒,永世沦为稻草人之躯,被束缚在田地之内。。。
  • 作者:相思如风
    “吃干抹净还想跑,敢不负责?”温文儒雅的男人危险的眯眼。 某女手里的金针毫不留情的飞向男人,想谈恋爱为毛不直接说,用这么烂的手段还这么傲娇,找扎! 乐韵最大的理想就是:成为华夏最优秀的医生。 好运来了挡不住,高考前无意间开启一个系统,双眼获得魔力,看一眼就知人或物有无生病,病在哪个部位。 系统空间种出来的药材吃一口,力气充盈,吃一样,身体倍儿棒,乃医生成神之必备神器。 一直为当杏林国手而奋斗的乐韵
  • 作者:阿莱
    “夜太漫长,我不爱你了。再见。” 她留下离婚协议书离开,绝美的笑容背后是绝望。 只是,这句话,说和听的人,都不信。 因为,再伤再冷的语言,却忘遮掩最深情的眉眼。 多年相依相伴,他宠的无法无天,她爱的天真无邪。 她的初吻,她的懵懂暗恋,她的孤勇追逐,一切都是那么坚定又仓皇。 他总说:“就怕你心里有刺,还嘴硬说不疼。” 她回:“你这样会把我宠坏的。” 他拥她更紧:“老子乐意!” 老子这一生不怕天黑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