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虎门之楼兰古城

作者:书界小生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二十五年前考古队在西域沙漠发现了一张古代帛书,上面记载了楼兰古城真正的位置,二十五年之后考古队其中一员的后人发现了这张帛书,并在虎门猴叔,狼门三爷的帮助下踏上了寻找楼兰古城以及考察队的道路。

❀ 相关推荐: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书界小生
    二十五年前考古队在西域沙漠发现了一张古代帛书,上面记载了楼兰古城真正的位置,二十五年之后考古队其中一员的后人发现了这张帛书,并在虎门猴叔,狼门三爷的帮助下踏上了寻找楼兰古城以及考察队的道路。
  • 作者:书界小生
    千年前一个由嬴护得到的铜器陨盒。记载着战国七雄七个最神奇丰厚的墓穴宝藏。千年之后的二十一世纪,专门为博物馆发掘古墓文物的苏护与其弟弟发现了这个铜器陨盒,两人因此穿越时空回到公元前263年。两人在秦国首都咸阳聚集了一群亡命之徒开始寻找这八份宝藏。被称之为摸金校尉,秦齐燕韩赵魏楚这七个古墓,七份宝藏逐渐被一一发掘。古墓中许多离奇的事件也让苏护等人为之震撼:让人产生幻觉欲罢不能的风铃。位于蜻蜓点水之处的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会水攻的树怪
    寒风吹过,卷起地面上一片片落叶。现在明明还只是9月份,却好像已经进入了深秋,枯叶裹挟着瑟瑟寒风不停地在大门前飘转,在地上形成了一个个小旋风。这里是京影厂的门口,对于京漂一族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因为在这里他们可以找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演员工作。
  • 作者:随想逸
    域外天魔入侵,地界应运而生。人的意念是个奇妙的东西,汇聚在一起,能够诞生神佛,能够诞生恶魔,意念受到引导,灌注进四十九件先天法宝中,便开辟了虚实相间的世界“地界。”这是唯物的世界,仙魔已经消散,只有一丢丢的血脉遗留,只有觉醒血脉才能踏上超凡的路途。前辈高人倾尽一切打造虚拟世界“地界”,化作光圈笼罩在祖星之外,以对抗域外天魔,地界能够将任何存在拉进去,化作地界中的生灵,在地界之中,击杀炼化敌人,便能
  • 作者:焉画
    他本心有所属,不为她人动容。却悄无声息地被他救下的破了相的丑女人潜移默化!七年的恋情不敌几个月的假婚姻,他无声叹息。为追她,他踏遍万水千山,为躲他,她备受煎熬,尝尽人间苦难,从天堂直接摔倒地狱……她先后邂逅美男几枚,被追被爱被感动,唯独不会心动。历尽磨难见真情,她知道了她心的归属。小白文试图探索爱的真谛,揭示人性的丑陋,情节跌宕起伏,饭后茶余消遣,惬意即刻,回味无穷,错过可惜!嘻嘻!
  • 作者:玉楼人醉
    新文《一咬定情:异能萌妃,抱一抱》已发~求支持!为毛别人穿越就是各种金手指,勾勾手指就能玩转江湖,而自己,就只得一把菜刀在手,还一言不合就被推倒。 “爷,听说软烟楼又有了新曲子,去听听?” 四爷:“听什么听,回府吃饭。” 某女:“爷,今晚怎么吃?” 四爷目露绿光,“躺着吃。” “爷,注意影响,这是白天!” “谁规定白天不能吃?” 某女哀嚎,不带这么玩的,好腻,求放过! 京城第一美男,不爱美人爱美食
  • 作者:五枂
    他说,“你必须要对我负责,不然我打110!”她惊悚不已,“凭什么啊?”男人冷着脸逼近,“就凭你破我身,偷我心!就该判你个无期!” 女人咬牙切齿,“咱俩到底是谁破了谁的?”男人一想,也是,年代久远,无从考证。他说:“我提议案件重演,方便举证!”于是,两个人整晚都在研究案情,一遍不够清晰不明白,那就再来一遍! 她是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美女律师,她冷静睿智,优雅迷人,是媒体追逐的焦点。可每次只要他在场,
  • 作者:安姿莜
    “不要亲了……” “宝贝乖,不要动……” 十天肉偿结束,他出尔反尔违反约定,不惜一切强势把她留在身边。 “到底要什么条件你才肯继续?” “除非你娶我!” 闪婚嫁他,顾里里风光无限,被丈夫宠出全宇宙,高傲睥睨啪啪打脸前未婚夫一家,从此走上虐小人、怼妖艳贱货、步步为营登上高位的康庄大道!
  • 作者:墨冰蓝
    她,天真浪漫,不谙世事。却误信他人,惨死家里。 重生归来,她表示,要虐竹马,虐绿茶,虐渣渣! 只是,千算万算,生命中无缘无故又多了个他。 他,冷酷无双! “死!” 他,黑腹无情。 “亲戚又怎样,得罪她者,地狱求生!” 只是,她统统没感觉到,一直朝着黑化的方向继续前进。 “她愿浊,我便淈其泥而扬其波!她愿醉,我便哺其糟而歠其醨!” 一生陪伴,只取一瓢…… 一只兔子在一只恶狼的帮助下,晋级黑化,并被吃
  • 作者:紫诺lc
    他是凌宇集团的继承人,做事铁血果断,却总是在她的事情上心软,手软。而她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底线,给他带来无数桃花。一天,终是忍不住对她大吼:“你特么怎么老是给我惹桃花?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老公?”她看着盛怒的他,眨巴着大眼睛,很是无辜地说:“有啊。可是人家喜欢我,我没办法啊。”他怒:“没办法,没办法,一句没办法就能解决所有事?哼,秦思晴,我看你就是欠调教。”说着便起身,走到秦思晴的身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