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错现实

作者:回到青涩的过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卫理,一个从小就被各种怪梦缠身并早已习以为常的平凡孤儿。在他的梦中,不管是飞禽、走兽还是游鳞,他都扮演过。甚至就连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物也不例外!——就这样,直到他18岁的那年在梦中开始扮演着人类,才发现!这一切的背后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梦境开始与现实相交织,现实的他越来越偏离‘现实’,而这时回过头来才发现,他原本以为的现实似乎也并非现实……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回到青涩的过
    卫理,一个从小就被各种怪梦缠身并早已习以为常的平凡孤儿。在他的梦中,不管是飞禽、走兽还是游鳞,他都扮演过。甚至就连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物也不例外!——就这样,直到他18岁的那年在梦中开始扮演着人类,才发现!这一切的背后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梦境开始与现实相交织,现实的他越来越偏离‘现实’,而这时回过头来才发现,他原本以为的现实似乎也并非现实……
  • 作者:回到青涩的过
    异世界的一缕孤魂穿越到学园都市,并附身到佐天泪子的身体里,与佐天泪子的灵魂共存。并用自己的力量与泪子进行了交易,让泪子变成了能力者。和一些无节操的日常。-----------------------前三、四章有点黑历史,后面写法慢慢的改变过来了。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安知晓
    男神说,你是我穆凉的妻子,A市你可以横着走。男神说,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护你周全。等她爱上男神,想要结婚,男神说,我的本意是照顾她,爱护她,珍惜她,让她无忧无虑过一辈子,可是,我没想过和她相爱,共度一生。乔夏怒!你特么什么狗屁男神,渣男!男神说,好吧,既然你想结婚,我就委屈一点娶了你。
  • 作者:呢喃燕语
    美食世家传人云叶穿越!世代农户,家里一贫如洗!父重病去世,娘身子弱、性子软。二妹被抢去抵债,弱弟幼妹食不果腹。极品亲戚人人嫌弃、出门在外处处受欺!都给我滚开!咱有超高厨艺,卖吃食、开饭馆、办酱厂、搭大棚、种鲜花、养鱼虾……挣得万贯家财、引来美男数只……
  • 作者:呢喃燕语
    向未央,某职高烹饪班高材生,竟意外穿越了!让她嫁给王爷?还是小妾?no!no!no!她宁愿去做厨娘、开酒楼、当老板娘!将军也爱美食?那就要看你怀中的银子够不够了!太子又怎样,本小姐惹不起咱还躲不起?不伺候!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作者:顾南西
    北赢有妖,亦人亦兽,妖颜惑众: “阿娆,我生得比他们都好看,你只看我一个好不好?” 北赢有妖,嗜睡畏寒: “阿娆,我不怕冷,我可以给你暖被窝。” 北赢有妖,择一人为侣,同生同死: “阿娆,你生我生,你死,我与你同葬。” 北赢有妖,常人无异,天赋异禀者,可挪星辰,可纵时空: “若这天下负了我的阿娆,我便覆了这天下。” 北赢有妖,刀枪毒火不入,不死不灭: “阿娆,乖,吞下去,以后便不会再痛了。” 他亲
  • 作者:寒庆
    这是一个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草根吃货少女暗黑热血奋斗史。 莲庆是个姑娘,却天生反骨,心性凉薄; 十岁上战场,初战全军覆没,独她一人存活; 家门生变,背负弑父噬母的恶名,受万人唾骂; 未婚夫保家卫国,战功凛凛,死心塌地,她偏要退婚! 热爱金钱跟权力,充满野心跟抱负; 血水里泡三次,开水里滚三次,半生煎熬,亦不屑向所谓的命运妥协半步! **************************
  • 作者:莫风流
    她,从最高贵,变成最低贱。他,从最低贱,变成最高贵。她享受惯了,虎落平阳被犬欺。而他,就是她眼中的那只犬。高贵的就会永远高贵?那要看运气。低贱的就会永远低贱?这要看本事。苏婉如有没有猛虎翻身的可能?得先要将拦路犬,驯成一条忠犬!沈湛:有人挣功名是为了权势,有人是为了钱财,而沈湛是为了娶!媳!妇!沈湛一辈子的执念,就是要娶到这只养不熟白眼狼。苏婉如:有人努力是为了自己,有人是为了家人,而苏婉如是为了
  • 作者:沈烬
    【女扮男装+娱乐圈+异能+女强,男女主角双双强大、无虐只宠纯爽文。】 16岁的万祈在生日那天突然收到八年前就已经去世的父母从国外寄给她的快递。 当她打开快递后,却发现生日礼物竟然是个全裸的绝美少年。 而且,少年还自称是来自三十年后的高科技智能体?! 从此,万祈走上了一条万众瞩目盛大辉煌的登顶之路。 其实原因很朴素,她只是想好好活着。 ———— 她原本默默无闻,是个阴郁古怪没有朋友的死宅男? 不好意
  • 作者:雪琰
    【重生复仇+酸爽虐渣+双强+一生一世一双人+双洁】 她是前朝遗孤,七岁时国破家亡,一夜之间从公主落为平民。蛰伏十年后单枪匹马刺杀皇帝,最后乱箭穿心而死。 再次睁眼,她成了容王府不受宠的嫡小姐,生来克母被视为不详之人。 当孱弱的身子装着强悍的灵魂时,某女仰头叹息,重生总要付出点代价。 闲来斗斗伪善的姨娘,下点毒让渣姐生不如死。 没事捣鼓捣鼓炸药,心情不好炸它几座城池。 蛋疼的去操练操练士兵,即使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