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之乱世召唤

作者:鬼面青衣状态: 连载日期: 7个月前

一次穿越,颠覆隋唐,瞧把宇文成都得瑟的,天宝无敌大将军?试试看我的无双上将! 李元霸你也别嚣张,一个干不过,我来三个,再不济我让项王分分钟秒了你! 还有你,裴元庆,你还真当你天下无敌,不如试试看我的岳云,就是一榔头的事情。 这里,是乱世风云起的交替时代。 这里,是英雄辈腾出的腥风血雨。 这里,是我的时代!

《隋唐之乱世召唤》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鬼面青衣
    一次穿越,颠覆隋唐,瞧把宇文成都得瑟的,天宝无敌大将军?试试看我的无双上将! 李元霸你也别嚣张,一个干不过,我来三个,再不济我让项王分分钟秒了你! 还有你,裴元庆,你还真当你天下无敌,不如试试看我的岳云,就是一榔头的事情。 这里,是乱世风云起的交替时代。 这里,是英雄辈腾出的腥风血雨。 这里,是我的时代!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雷老鼠
    女主;她是一个孤注命苦的女孩,红尘有谁倾听她的悲哀。而人的一生有无数次站在十字路口选着,然而走一步错了,将会毁灭一生。 她本是家人和乡亲们眼中的乖乖女,是学校的优秀三好生,现实逼得她不得不一步一步走向摧毁。 陷入传销中是步步为赢不妥协的强女子。 坠落红尘中!她是红遍夜场的黑玫瑰。 情感中!处处受阻,婚姻中!她却败的很彻底。 男主;不管家庭如何富甲一方,却渴望家人的天伦之乐是那么的遥远,爸爸一个家,
  • 作者:心若涅槃
    【本文重生宠文1主蜕变成神之路,无虐,欢迎入坑。】 一个国家的政权之争,一座皇城的风起云涌。 一个世家的家破人亡,一场风月的曲终人散。 换来了,她的重生。 她本是世家嫡女,大家闺秀,尚书千金,怎奈被人诬陷,家破惨死,那一日的皇城,大雨倾盆,血流成河。 从小的依恋,温热的回忆,是欺骗,还是另有隐情,是报复,还是深爱无缘。 再次醒来,荒郊破庙,一具不知身份的躯体,一颗哀默心痛的心灵,从此刻起,开始了她
  • 作者:竹阁依人
    传言,她天生癫狂大字不识撒泼赖皮死缠烂打不要脸?正好!顶着臭名声什么的最方便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丝毫不用顾忌身份。 有个权势滔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战神大将军爹爹?真赞!仗势欺人神马的最好玩儿了,做完了坏事还有人收拾烂摊子。 长着一副美貌妖孽,迷惑众生,让女人羡慕嫉妒恨的漂亮脸蛋?嗯,美女好办事,总有桃面兽心的人露出爪子! 可是,她不屑,因为这是她的前身。。。。。。 她要的是自己的信念,自己的灵魂
  • 作者:冰水冷心
    时光荏苒,光阴穿梭。人生在世,不过就是弹指! 踏足京城这个权力的漩涡,是欲擒故纵?还是愿者上钩?搅弄风云,所求的,又究竟是什么? 浴血奋战,站百万雄师;挥斥方遒,解乱世之危局。又是什么,让她可以不顾及自己的性命? 他说:爱上你,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业障;舍弃你,却是我这一辈子最艰难的抉择。 她说:时光若是可以重来,我是不愿意与你再相识的。只因为,不敢! 她与他的相识,既是他们此生最幸福的事,也是他们
  • 作者:江舞
    她以为,自小订婚的未婚夫是能与她白头偕老的良人, 她以为,收养她的尚书府夫妇果真如传闻般和蔼可亲, 她以为,每日来看她的族姐待她亲如姐妹。 当未婚夫搂着族姐对她说,以后她仍是妻,族姐只是妾时, 当尚书府夫人活生生从她身上剥下人皮时, 当族姐看着她在滚烫的石灰池里扑腾还笑意嫣然时, 才发现她其实进的是一个狼窝,这些人收养她不过是一场精心编织的骗局。 谁知苍天竟让她再活一世。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她的
  • 作者:石叶舟子
    他是温暖爱笑的邻家大哥, 她是纯真烂漫的小小姑娘。 他们相识在最美最纯的时候,是所有人羡慕的邻家兄妹。 然而世事难料,无奈与背叛,他们终究还是分开,就好像失去依靠的蒲公英一般,各自飘零。 五年后 他是令人艳羡的富家公子,娇妻在侧 她是万人追捧的艺圈新秀,夫君在旁 一次晚宴,他们相遇,他目光里的炙热依旧,她感觉到的却只有陌生。 他说:“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走,我们重新开始。” 她却说:“小哥哥,我们
  • 作者:轻舞旋风
    凤墨希,凤天皇朝的女皇陛下,世人口中的暴君,可谁知,她并非她。 被双生妹妹替代,她沦为阶下囚,武功被废,容貌被毁,更是惨死地牢。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成了敌国女王爷,还是个傻子。 女皇赐婚,他成了她的夫,他冷漠,无情,可对她却是宠到天边去。 他说"既然我是你的夫,那么,你所有的一切也都是我的,凡是敢欺辱你的人,我必将他们千刀万剐。” 他是有名的毒夫,拥有世间最完美的俊美容颜,却是与毒为伍,他冷酷,无
  • 作者:非珏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有前因无后果的半吊子阴阳使和傲娇地君谈谈小恋爱顺便打打小怪兽、逗逗众人、听听别人生平的爱情故事。 她是一个丢失记忆的人,被他捡回家,迷迷糊糊成了他的夫人。 他是一个没有时间的神,被她绑了心,清清楚楚抢了她的心思。 阴阳双使,动静皆在一起。 她与他行走于阴阳两界,看尘世凡间,赏鬼神妖魔,听众生之言,感人情冷暖,隐天子湖畔。 总以为一切要经历千帆才能得到真理,总以为一切要豁出性命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