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婚色

作者:半世琉璃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嗷呜,一觉醒来,身边躺个上校大人又是哪门情况?难道……这下可好,被他诱来装情侣不够,还得负责扯证当老婆!好不容易,她壮了贼胆拒了婚,怎想他却使用强手段,一把扛她回房,“啊,出人命啦!”,某男邪笑,“老婆,我们谈个交易吧!”囧,她的初衷不过是想膜拜一下传说中的人鱼线,怎么会发展成大人物的掌中宝?!

《名门婚色》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半世琉璃
    一次酒醉,她误惹江城第一豪门的太子爷,逮着他强吻不说,还很傻很天真的问,你是老天爷赔偿给我的礼物吗? 天下第一悲催的唐绵绵被男友劈腿,却误惹了真男神。 “唐绵绵,惹了我就想跑?男神不是你想甩,想甩就能甩!”从此被他缠着不放。 只是,要和一个见面才三次的男人结婚,唐绵绵犹豫了。 闪婚在这个年头,似乎很盛行?那咱也赶赶潮好了。
  • 作者:半世琉璃
    一次酒醉,她误惹江城第一豪门的太子爷,逮着他强吻不说,还很傻很天真的问,你是老天爷赔偿给我的礼物吗? 天下第一悲催的唐绵绵被男友劈腿,却误惹了真男神。 “唐绵绵,惹了我就想跑?男神不是你想甩,想甩就能甩!”从此被他缠着不放。 只是,要和一个见面才三次的男人结婚,唐绵绵犹豫了。 闪婚在这个年头,似乎很盛行?那咱也赶赶潮好了。
  • 作者:半世琉璃
    江羡觉得搞不了事业就搞爱情,第一次遇见乔忘栖就大胆告白:“恋爱选我我有钱。”<br/>号称人形印钞机的乔忘栖爽快答应:“好。”<br/>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楚韵
    她是迷糊的小记者夏言馨,为了采访独家新闻混入海天盛会,误打误撞惹上暗夜至尊帝少,暗黑游轮,变态狩猎游戏,她把他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他是暗夜王子邪恶帝少龙煜天,他习惯了撑控一切,为了她机关算尽,最后却迷失了自己的心也许那场狩猎游戏,他才是真正的输家!
  • 作者:梦萝
    她是黑道顶尖杀手,一次误中情药,竟被神秘男人夺去贞操!一夜疯狂,再重逢,他竟成了她的任务目标!“那个男人,值3亿美金!”她温柔擦拭手中的AK-47,凤眼盯着男人的照片,樱唇勾起妖娆的笑,你的命,我要定了!
  • 作者:晨露嫣然
    她只想做一夜替身,来换她继续救命的医药费。然而一切却在所有事情还没开始前,已然暴露。他是什么人?洛风市最冷血无情的人,黑白两道都忌惮三分的人物,更是可以控制着洛风经济命脉的金璧集团的铁血总裁。他预掌控她一生,而她也不甘受控。一场爱情的角逐场,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 作者:江小湖
    她和他只是露水情缘,可是她遭遇连环追杀,人生彻底改变。六年后,他是财力雄厚的集团总裁,花边新闻不断,身边还有一个未婚妻;而她确是日子拮据,还带着一个被骂野种的私生女。熟料,她阴错阳差成为他公司旗下的员工,两个人再度相遇,她百般逃脱,他却步步为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作者:怡惑人生
    昔日亲密无间的恋人变成熟悉的陌生人,她千方百计的谋算他的心,却不料他扮猪吃老虎,中了他的计中计,最终,谁是谁的猎物,谁把谁遗忘,谁使谁失心。傲娇首席外老里嫩对上外嫩里老的汉子女,究竟会擦出怎样的计谋火花?玩笑版:“亲爱哒,告诉我,你的心是怎么丢的?”“在你会暖床的时候,热涨冷缩,就被你趁机爬进来了……”“切,我又不是贞子。”文艺版:她说:“我记得几米说:当你认识我时,我不认识你;当你喜欢我时……”
  • 作者:午后柠檬茶
    “宝贝,我是你爹。”“爹是什么?能吃吗?”“爹就是你妈咪的男人。”“错,我才是我妈的男人。”五年前的错误,五年后的重逢。家有小男子汉,辣妈底气十足。想复合,先过宝宝这一关。女儿是老爸上辈子的情人,儿子就是老妈上辈子的情人。萌宝宝:“想抢走我的女人,没那么容易。”腹黑爹:“你妈是大人,不好玩,我送你一个妹妹陪你玩,怎么样?”萌宝宝:“成交。”腹黑爹:“你得先帮我把你妈拐到手,我才能变出妹妹哦。”
  • 作者:执拗
    他俊美无双,是商界刚新起的传奇,在黑白两道之间呼风唤雨。她冷艳无比,却为人低调,更是杀手界的头儿。不信任让他们彼此错过。她成为国际影视集团的高管归来,处处与他作对。几年后,她领着一对天使般之天才的双胞胎童星登台领奖。他在台下看见了他们,猛地追上去挑起她的下巴问:“这两个孩子为什么和我,长得如此相像?!”她甩开他的手,嫣然一笑道:“南宫瑾,孩子是我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敢打我孩子的主意,我就杀了
  • 作者:夜姗澜
    苏暖优肥了胆儿,睡了觊觎很久的权大少爷。只是.....权大少爷被她睡的精神损失费实在太贵,愁坏了苏暖优。于是苏姑娘大摆相亲台,相中俊才无数,希望早日把自己嫁出去卖个好价格。权少爷百般刁难心里还装着个未曾谋面的未婚妻,却将她软玉温香在怀死都不放。苏暖优,你敢嫁?苏暖优胆小,前有未婚妻如豺狼,后有旧爱新欢似虎。她痛哭流涕抱权少爷大腿,奉上全部家当十六块八毛。爷,要不,我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