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豪宠:惹上亿万债主

作者:沐凉月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一觉醒来,她惹上了帝都第一权少,一向冷酷桀骜的权少,居然死皮赖脸地要她给他生孩子。面对他的霸道,她昂首挺胸,丝毫不惧怕他那危险的眼神:“孩子在我的肚子里,跟你没关系!”“你看过哪个提款机自己就能出钱的,还不是谁插卡就把钱给谁!”他嘴角勾起一抹邪佞,居高临下地看着擒着她的下巴,墨黑色的眸子微眯着,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女人,你是我的,生生世世都逃不开我的禁锢。

❀ 相关推荐:

《盛世豪宠:惹上亿万债主》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沐凉月
    (两章合并为一章,更新有保障,请各位童鞋自己找找进度,谢谢合作)当你穿越到古代,成为一个傻子的替身时,你会怎么做?直接锋芒毕露震惊四座吗?不不不,她要做个傻子,做个聪明的傻子,阴谋算计谋害?她就见招拆招耍赖!谁敢打她欺她利用她,是可忍夫君不可忍,直接揍得连他妈也不认识她。“你喜欢我哪一点?”某女做花痴状。“我喜欢你离我远一点。”某男漫无表情,冷然说到!某女无数次的表白,都以失败告终,当她放弃爱他,
  • 作者:沐凉月
    一觉醒来,她惹上了帝都第一权少,一向冷酷桀骜的权少,居然死皮赖脸地要她给他生孩子。面对他的霸道,她昂首挺胸,丝毫不惧怕他那危险的眼神:“孩子在我的肚子里,跟你没关系!”“你看过哪个提款机自己就能出钱的,还不是谁插卡就把钱给谁!”他嘴角勾起一抹邪佞,居高临下地看着擒着她的下巴,墨黑色的眸子微眯着,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女人,你是我的,生生世世都逃不开我的禁锢。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夜微凉
    风靡全球的太子殿下,狂傲如火,却在一夜之间被人算计,偷了小蝌蚪!太子殿下的威严是不可侵犯的,就是撅地三尺,也会把那个小妖精给找出来!“殿下,安小姐答应了秦少主的求婚!?”太子殿下眉梢轻挑,“是么?明天给我把利城灭了!”一个残废还敢和他抢女人,找死!“殿下,安小姐带着小少爷跑了!”“水陆空全给我堵了!”他的国家,她还逃得出去?安静终于忍无可忍,掏出手术刀,天雷地火相撞,注定擦出动人的火花。
  • 作者:澜清文君
    一夜缠绵,她是想吸他的血,而他是想复他的仇。当吸血失败之时,她暴怒:“滚!”而他也勾唇一笑:“你总算不用再装成那淑女的模样。”他是霸道的集团老板,他说:“我要你生你便生,要你死你便死!”她被推到明星台上,原本以为她会出丑,谁知她却瞬间成为了万千人爱戴的明星。
  • 作者:十六夜·仙神
    初遇在几年前的雨夜,他失去了挚爱,她给了他坚强活下去的理由,只是某些人忘记了,这场相遇的邂逅。第二次从相亲跨越到结婚之时,她已身处于军长大人的“魔掌”中,人生被霸道的改写支配。第三次一榔头过去,击中了军长大人的脸,浅浅来了一句“谁?”忘记了这张脸也忘记了这个人。
  • 作者:小小
    他曾被仇恨蒙蔽了眼,为牵制仇敌,把过错怪罪在她身上,百般折磨,却被她的美丽和坚强折服。若要报仇势必会伤及她,可情深似海,难为两全。她被命运戏弄,阴差阳错落在他手里,受尽屈辱却仍不失女子的坚强傲骨。他们身心疲惫,都不承认已爱上对方,问天,爱该何去何从?
  • 作者:冰雪悠悠
    他是暗黑帝王,在帝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是惨死重生的弱女子一枚,不甘前世的被人毒害。这一世,她只为复仇而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制造出与他的桃|色|绯闻,却忘记了她招惹上的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震怒,那气势汹汹的样子活像是祖坟被人刨了!“女人,你胆子挺大。敢算计我,知道后果是什么吗?”挑眉,他阴鸷的眼神里露出狼一样的狠绝光芒!她妩媚一笑百媚横生,耸耸肩,无所谓的眨眨眼轻描淡写道:“不知道啊,能做我绯闻的
  • 作者:木施
    在那高如星际的他的城堡里,她只是他的玩偶。只是她的玩偶。当她终于逃出他的魔爪,与爱她的男人结婚时,他却过来,撕开她的衣服,带她回来,却不过是要她做他的最爱玲儿的替代。他咬食着她身体的芳香,而她沉沦于他的眼神里……小子:“爹地,不许再动妈咪一下!”某人:“只要你能让你妈咪回心转意,小子,这座城堡归你了!”
  • 作者:不笑倾城
    “简先生,你需要一个女朋友吗?我需要一个像简先生这样的男朋友。”夜色场所,她依偎在他的身边,说得一本正经。为了成为万众瞩目的亮眼明星,她用所有的积蓄换得特殊PARTY的门票,认准猎物目标下手。只是,这个男人怎么不照她的剧本走?他是神秘组织继承者,出来只是玩票一段时间。送上门的美女从不拒绝,原以为她也会跟别的女人一样,只是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失控了……
  • 作者:冰火未央
    他是大明星,外表多情内心腹黑她是小女佣,看似柔弱实则冷漠;他跟她,是青梅竹马,是两小无猜,但隐婚三年终究分手。再次重逢,他愕然发现,这个女人竟然偷了他的种?不对不对,这分明是他的儿子,为何开口闭口都是“渣轩”,还敢明目张胆招聘爹地?老虎不发威,真当他是病猫啊?某男薄唇一扯:儿子,你看我合格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