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农庄

作者:寒月破空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在工作了五年之久的搬运公司倒闭后,李明浩回到了老家,厌倦城市生活,准备安心的当个农民,一次上山的意外,让他遇见了大自然的宠儿小精灵,绿灵儿….. 李明浩的生活从小精灵的出现有了天大的变化,种植,养殖,农庄….不再是梦。 敬请期待

《乐活农庄》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寒月破空
    在工作了五年之久的搬运公司倒闭后,李明浩回到了老家,厌倦城市生活,准备安心的当个农民,一次上山的意外,让他遇见了大自然的宠儿小精灵,绿灵儿….. 李明浩的生活从小精灵的出现有了天大的变化,种植,养殖,农庄….不再是梦。 敬请期待
  • 作者:寒月破空
    末世来了,丧尸,变异生物,外星生物入侵……. 面对残酷的末世,绝望,不…… 方崇摇摇头说。 意外拥有玛雅系统的他,拥有在末世活下去的资本。 身体素质太弱,没有关系,完成任务就能够提高…… 速度太慢,没有关系,完成任务就能够提高…. 伙伴太弱,不是进化者,这些没有关系,没有进化,我们就改变基因,做基因战士… …………………… 没有过于崇高梦想.,没有想过成为人类救世主,却成了唯一一个知道外星生物入侵
  • 作者:寒月破空
    当荒古裂缝撕裂时空的平衡,黑暗降临世间。 人类步入新纪元。 是毁灭还是新生? 一个波澜壮阔的新纪元,一个危险和机遇并存的世界,一个无数强者涌现的时代。 带着后世界十年记忆重生的唐天重新踏上征途。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倾络
    她是令人羡慕万千的富家小姐,他是宠溺她至深至爱的青梅竹马……她被抢婚,他来救婚……本以为以后便是一场天长地久,以为以后可以长相厮守,然而……她却发现他的身后竟然隐藏着阴谋。
  • 作者:第九梦
    “生活不易,全靠演技”,胡梨落就是因为演技不过关,才会惹上了这个人前长腿男神,人后跋扈就是一个态度的禹城三少。“我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只要你求我,我就能帮你达成。”男人誓将痴汉形象进行到底。“求你个大头鬼!”不屑的胡梨落挥挥小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只是,话不能说太满,人不能做太绝。要不然,当她真的有事需要他帮忙的时候,对方可是会狮子大开口。“嗯,帮你可以,但是这次的条件嘛……就把你给我好了!”这场情感
  • 作者:瓶瓶罐罐
    他是古代英俊有才的潇洒王爷,本想假死来打消皇兄的怀疑,却不想天意弄人被穿越而来的盗墓者带回几千年后的现代。她是现代霸气无敌的傲娇女王,遇到古代王爷却不料在这个冰山面瘫怪面前屡屡吃瘪,她不找回场子她的女王气场岂不是会烟消云散。当闷骚遇到傲娇,该是怎样的惊人碰撞?偶然的机会来到现代既不能暴露身份又不能使用古代那逆天的武功,面对竞争对手的虎视眈眈,面对怀疑身份的人重重试探,更有古代青梅竹马的重重爱意,而
  • 作者:晚烟晓寒
    【本书分三部分:上部《来自星星的你:逆天叫兽绝世宠》,中部《来自星星的你:灭世邪君逆天宠》,下部暂时保密!】【上部简介】六十年后,国民女神千颂伊红颜离世!来自星星的他,因为一串神秘的数字瞬移中国来到她的身边,命运的轮回再度开启。重生在中国的女子,身份竟是如此神秘!这一次,她不仅要活,还要永永远远陪伴着痴情一片的都敏俊!请关注小晚《星你》同人言情大作:《二千重生在中国》!让风靡全球的都教授,宠一次纯
  • 作者:沐凉月
    一觉醒来,她惹上了帝都第一权少,一向冷酷桀骜的权少,居然死皮赖脸地要她给他生孩子。面对他的霸道,她昂首挺胸,丝毫不惧怕他那危险的眼神:“孩子在我的肚子里,跟你没关系!”“你看过哪个提款机自己就能出钱的,还不是谁插卡就把钱给谁!”他嘴角勾起一抹邪佞,居高临下地看着擒着她的下巴,墨黑色的眸子微眯着,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女人,你是我的,生生世世都逃不开我的禁锢。
  • 作者:夜微凉
    风靡全球的太子殿下,狂傲如火,却在一夜之间被人算计,偷了小蝌蚪!太子殿下的威严是不可侵犯的,就是撅地三尺,也会把那个小妖精给找出来!“殿下,安小姐答应了秦少主的求婚!?”太子殿下眉梢轻挑,“是么?明天给我把利城灭了!”一个残废还敢和他抢女人,找死!“殿下,安小姐带着小少爷跑了!”“水陆空全给我堵了!”他的国家,她还逃得出去?安静终于忍无可忍,掏出手术刀,天雷地火相撞,注定擦出动人的火花。
  • 作者:澜清文君
    一夜缠绵,她是想吸他的血,而他是想复他的仇。当吸血失败之时,她暴怒:“滚!”而他也勾唇一笑:“你总算不用再装成那淑女的模样。”他是霸道的集团老板,他说:“我要你生你便生,要你死你便死!”她被推到明星台上,原本以为她会出丑,谁知她却瞬间成为了万千人爱戴的明星。
  • 作者:十六夜·仙神
    初遇在几年前的雨夜,他失去了挚爱,她给了他坚强活下去的理由,只是某些人忘记了,这场相遇的邂逅。第二次从相亲跨越到结婚之时,她已身处于军长大人的“魔掌”中,人生被霸道的改写支配。第三次一榔头过去,击中了军长大人的脸,浅浅来了一句“谁?”忘记了这张脸也忘记了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