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总裁:迷糊俊俏要逃妻

作者:逍遥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慕容羽凌是慕容家的千金小姐,本该是好好上学的年龄,却偏偏喜欢打工,而且还是给人家做女佣。司徒酷严是司徒财团的总裁,人如其名,冷酷、俊美。两个原本没有交集的人,却被一份工作牵扯到了一起。一个对工作要求完美,一个不喜欢生活被打扰。冷酷的大总裁却常常被个小女佣气得跳脚,今后的日子可精彩了!

❀ 相关推荐: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逍遥
    傅家书香世家,傅家人三岁识千字,五岁熟读四书五经,七岁赋诗如歌皆为官家学士,唯独傅家小女傅清临五岁才开口说话,资质极浅是个异数庸才,唯一的优点是稍有美貌 正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傅清临以十六之龄,嫁予抚远侯公孙笑为妻,开启了她的为妻新生活 “你怎会愚蠢至此,所谈顾左右而言它,你是傅家女,本侯便是慕你的才名,才迎你入府。”抚远侯笑容满面,却狠厉指责。 草包美女傅清临呆怔无辜,“咦,你不是看中我的美貌吗
  • 作者:逍遥
    她是诡族遗孤,被万凤楼主收养,在晋升副楼主当日做了楼主的替死鬼 重生为人,却是个怀着身孕被即将进门的正室欺凌的通房 该护着的她的男人连个影都没瞧见,腹中的肉已成了形,丢不得舍不了 肚里装个球上不了树,使不了力,只能被人踢着滚儿与男人初次见面在孩子出生的第三天,他只要孩子不要娘 卸了货,她终获自由,包袱款款正待奔赴美好明天——可那不得不装进包袱嗷嗷待哺的小肉团止了她前进的脚步“画儿这是要上哪儿?”
  • 作者:逍遥
    【中文在线授权销售】 五年前,她不仅把他当成解药吞下肚子,还偷走了他的设计图,还他沦为众人笑柄。 因为这个他恐惧和任何一个女人接触,还被人当成了gay! 五年后,再次遇见她,她居然已经是个孩子的妈咪了,而且居然一点都记不起五年前她对自己做过什么!!! 为了证明他不是gay他只好答应妈妈跟一个女人结婚,可是没想到婚礼上那个女人却跟人跑了!! 他只好拉了她来凑数!!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真不简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巧小节
    七月的天气非常热,秦可珂麻木的看着窗外,这种闷热的天气让她根本就打不起一点精神来,也别说是灵感了,可就在这个时候,秦可珂突然跳了起来,她觉得她应该到外面去,这样或许能找到一点灵感,有了这个想法以后,秦可珂就踏上旅途。
  • 作者:冬花学月1
    他守护在她的身旁,却锁不住她的心。他早已在水深火热之中,却不能拉她一起沉沦。她对他说过,她不会爱上别人,她,却失言了。从政的他:人前笑面佛,人后地修罗。青梅竹马的他:是活阎王,鬼见愁。而她:为了生存,出卖自己的肉体与灵魂。当他们遇上了她,又将演绎怎么样的故事呢?
  • 作者:雅瞳
    她嫁给他五年,没有身孕。他的背叛、不信任、狠毒,把她意外得来的孩子害死。她眼睁睁的看着小三风光。她自杀,被人所救,救她的人送她去国外生活。一年之后,当她回来,摇身一变,成为一家公司的主宰,复仇的火焰,冉冉升起,她发誓,要让前夫付出代价,要让小三不得善终,于是,戏前夫,斗小三,一场恨的决战开始了。
  • 作者:林笛儿
    她和他从一夜情开始,传闻他和女上司有暧昧,出双入对;还暗恋某个女人长达四年。而她,也有自己痴恋却永无可能的兄长。出于对现实的妥协,她勇猛地将自己推向了他。婚姻如同闯关游戏,太多考虑结局,将会顾此失彼,只能一关一关地攻战。当那个女孩把怀孕证明放在她面前时,她笑了。她知道,这不过也是其中的一个关卡而已。
  • 作者:小土包子
    五年前,顶层大套房里,苏小宜流着口水将美男拖上了床……五年后,“总裁好,我是新入职的助理。”真皮转椅上俊美的男人眸中杀气闪过,摄人心魄的笑容只让她双腿打颤!“苏小姐,依照刑法规定,故意强X罪会处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你觉得,你要关几年?”低沉的声音字字诛心,苏小宜泪流满面凄声嚎啕……
  • 作者:胖猫加菲
    一夜风流过后,她用防狼喷雾剂将他迷晕,逃之夭夭。 三月后,她打掉了他的种,从此他不断遍览花丛。 五年后归来,两个天才宝宝冒出来,一个像他,一个像她。 当她被儿子骗进了风云集团,惨遭一番蹂躏之后,她怒:“死种马,谁认识你!” 好,很好,程念恩!楚梓飏咬牙切齿,这辈子,有种你别恢复记忆! 不管你爱谁,不管你是失忆还是故意,你都别想走出我的手掌心!
  • 作者:妃雪儿
    外表纯洁宛如天使、内心腹黑拜金的颜碧瞳为了摆脱贫穷的生活,脚踏两只船,设计豪门少爷,杀害自己的闺蜜陷害给对她痴情一片的唐千慕,她发誓:“凡是阻挡我‘变凤凰’的人,都得死!”这么恶毒的女人,她会得到惩罚吗?那个被冤枉入狱的唐千慕,痴痴的他未来又会怎样?
  • 作者:无痕
    他,吻上她的唇,吻着她身体的每一寸。把她当做一个极好的代替品。 她,为了姐姐,她可以做出任何牺牲。可是从不知是否真正被爱。 当阴谋拨云见天,被当做替身的她,痛不堪言。 是他毁了她,害了她姐姐…… 他脱下她的外衣,拍了拍床上的空位说:“女人,过来——”可是这一次,她要说:“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