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妖后:玩转帝王世家

作者:一捺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杀手青奴具有释梦能力,背叛组织出逃过程中意外成为异世界凌霄宫宫主三女儿乐裳兮。乐裳兮的灵魂与其同存在一个身体,预言称青奴是此施术修道世界的毁世修罗神力。国师白长音为此世界最强施术能力,身后集团欲除掉青奴,白长音却与其陷入虐恋相爱相杀。多方势力欲除青奴,青奴组织逼迫其尽早完成任务。青奴修罗之力日渐显著,白长音封住了其能力,将其带进国师府。最终却逃不过进宫命运。青奴长音二人陷入诡谲斗争,一步步卷进自己的轮回之道。穿越之路波谲云诡,真相迷雾重重。看世间缘起缘灭,世人情深情浅,爱侣成魔成仙。

❀ 相关推荐:

《绝代妖后:玩转帝王世家》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一捺
    杀手青奴具有释梦能力,背叛组织出逃过程中意外成为异世界凌霄宫宫主三女儿乐裳兮。乐裳兮的灵魂与其同存在一个身体,预言称青奴是此施术修道世界的毁世修罗神力。国师白长音为此世界最强施术能力,身后集团欲除掉青奴,白长音却与其陷入虐恋相爱相杀。多方势力欲除青奴,青奴组织逼迫其尽早完成任务。青奴修罗之力日渐显著,白长音封住了其能力,将其带进国师府。最终却逃不过进宫命运。青奴长音二人陷入诡谲斗争,一步步卷进自己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阿雅朵朵
    她闺蜜让她去看病,结果阴错阳差被人当成了制服诱惑,惹上亚洲第一冷酷男神宫睿哲,从此跟他纠缠不清。 某女:“乖乖坐好哦,我要给你打针了。”某男:“我没病。”某女:“你看你,额头那么烫,鼻血都流出来了,打一针就好了哦。”某男瞟了一眼眼前穿护士装的某女,心想,唉,谁让你穿低领的衣服,穿低领就算了,干嘛还把头低下来,底下来就算了,干嘛还穿粉红色的!” 报告老大,“小姐绝食了。”不就忘了给你买生日礼物么,用
  • 作者:呢喃浅浅
    三年前,她怀着身孕落荒而逃。三年后,她带着“缩小版”的他强势回归。 “孩子跟你没关系!”她抱紧怀中酣睡的宝贝。 “没关系?!”他冷面邪笑,步步紧逼,“你以为偷种子,就像偷菜一样么?” 她脸红,故意装糊涂:“谁要偷你的种子?你这个混蛋!” 他冷笑:“我不仅混而且坏,你不都是最清楚的么?还是,让我们好好来“复习复习”,尽快再生个女儿玩一玩,嗯?”
  • 作者:随侯珠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骄矜的季东霆发现,自己也许大概可能只是一个替身,他和姜几许的前男友同样是学医出身、同样一米八五、同样眉眼细长眼角上翘,就连她说最喜欢自己耳边的痣,前男友耳边也有一颗。哼~郁结难平~ 这也是个喜极而泣的故事。 前男友沈珩发现,前女友姜几许应该对自己还旧情难舍,找的新欢和他简直如出一辙,身高模样眉梢眼角无不相似,就连那颗痣都……呵~志得意满~ 有些感情,我们以为念念不忘的,或许只
  • 作者:茹晓沁
    “老婆我们复婚吧,”某男可怜兮兮盯着某女。 某女傲慢的抬起头,“我不要,除非……” ******晓沁的群号:【139845733】,微信:【keshirui3310】******* 某一天,“儿子,你爹地想要和你妈咪复婚,你怎么看?” 腹黑儿子很变态,“妈咪你忘记了没良心爹地当年怎么对待你的吗?” 杨绍林因自己有这样一个混蛋儿子而感伤。 小丫头笑嘻嘻的说:“妈咪,你和爹地复婚吧,这样我们就不会是没
  • 作者:红尘陌上
    一世为人,二世为将,三世为妖。一朝穿越,她是北幽国的第一女将,奈何城将破,国将亡,她立下血誓若有来生定要颠覆江山。再次重生她是妖界公主,上古神女。重返人界,蛊惑皇子,潜入皇朝,步步为营。却不曾想有妖心机歹毒,步步紧逼。待一切万事俱备时,妖界,神界嫌你不够乱,通通来一脚!各路美男眼花缭乱,冷峻将军,温柔四殿下,腹黑三殿下,痴情狼妖,忠心狐妖,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弱水三千她只取一瓢?且看她如何定江山,平
  • 作者:咩咩的小疯子
    “宝贝,你上来!” “我不……” “真的不?呵呵,那我自己上了!” 他是欧阳帝国的掌舵人,阴狠孤傲,冷酷无情,五年前狠狠逼她离开,再次相见却完全变了个人,霸道温柔,一世独宠。 某女傻傻的问:这个世界怎么了? 某男邪邪一笑,直接扑倒:先上了再说! 【吐槽群:264208864喜欢的妹纸们收藏,投票,评论,打赏!】
  • 作者:婴宁
    “怎么了?难道是对我昨晚的表现不满意?”勾起嘴角,某男玩味笑道。 “今天我上,你下!”她挑眉,一脸倔强桀骜。 五年前她被设计陷害人间蒸发,五年后她带球归来却不知道谁才是孩子亲爹。他宠她爱她为她倾尽所有,她却躲他避他恨不得永不相见。当他偷偷接娃回家.一大一小站在她的面前,她却张牙舞爪的要跟他拼命。 “妈妈,我觉得他就是我的爹地,因为他是superman!”小人儿一张无邪笑脸,指着某腹黑男说道。 祁悦
  • 作者:四舍五入
    他是冷酷总裁,她是替嫁新娘,新婚之夜,他将她推给其他男人,一次又一次狠狠地暴虐她!被他折磨到生不如死,她依然不屈服:“像你这样卑鄙无耻的人,总有一天会遭报应!”他怒气顿生,该死的女人居然敢诅咒他?那就先让她遭到不幸!粗鲁地扯掉她的病号服,他冰冷地向她宣告:“我要行使丈夫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