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的二嫁新娘:高攀钻石老公

作者:不笑倾城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简先生,你需要一个女朋友吗?我需要一个像简先生这样的男朋友。”夜色场所,她依偎在他的身边,说得一本正经。为了成为万众瞩目的亮眼明星,她用所有的积蓄换得特殊PARTY的门票,认准猎物目标下手。只是,这个男人怎么不照她的剧本走?他是神秘组织继承者,出来只是玩票一段时间。送上门的美女从不拒绝,原以为她也会跟别的女人一样,只是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失控了……

《少主的二嫁新娘:高攀钻石老公》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不笑倾城
    只是醉酒后的意外而已,她都没让他负责,他叫嚣什么啊。还有,都拿了不低的赔偿费了,就别再有什么牵扯了不是?哪来非要粘着上来喊着要负责的男人,太过份了,她才十九岁,还不想结婚,更加不想生宝宝!!! 读书毕业后也行?他的身份很牛?走到世界哪个角落她都逃...[详细介绍]
  • 作者:不笑倾城
    新文《婚权独占:席少的名媛新娘》“不认识我?”他挑眉看着她,轻笑道:真够狠心的,那我们翻翻媒体给你的记忆,X年X月,邵氏总裁为讨新欢高兴,斥资百万,X年X月,赠百万豪车……她因母亲生病而与他签下协议,说好的时间期限,他却翻脸不认人,将她留在身边,断她的财路。她逃,他步步紧逼,她无路可退,嫁入豪门?她才不稀罕!
  • 作者:不笑倾城
    新文《婚权独占:席少的名媛新娘》她最缺钱时,他送份合同到她面前,屈尊降贵亲自签她的约。短短出道两个来月,便让她一炮而红,成为娱乐圈最亮眼的新星。“沈先生,你这么居心叵测的往我口袋里送钱,是想着等我债多了用人来还吗?”他笑,把玩着她柔顺的长发,“债主一直都是你。”他是集团总裁,更是神秘家族继承人,所做一切,难道她没有感觉到浓烈的‘我在追你’这样的信息吗?最深情长情的大BOSS的宠溺追妻之路!!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九世琥珀
    本文已重开,后续请追更《妾:很轻狂》,请大家多多支持!
  • 作者:黎九天
    横遭谋害,肉身失踪。秉持元神,穿越灵界,纵横九重,重塑魂灵。感谢腾讯文学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作者:二月半
    身为家族吉祥物的天才嫡女,连青以为自己能活得很好,却被深爱的竹马害死 重生之后,成为废柴的连青以为自己这辈子毁了,结果却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春 从此她迈上了一条疯狂追求男神的不归路 她手捧鲜花——他冷若冰霜 她倾其所有——他不为所动 她不顾生死只为守护他——他无情将她抛下 她终于累了,决定离开他重新生活 他却不乐意了——“现在,立刻,给我马不停蹄的滚回来!”
  • 作者:豌豆九公主
    第一次,她交易到了一个男二号的机会;第二次,她交易到了一份当红明星的合约;第N次,她交易到了一颗陪她到老的决心。"这笔交易,从一开始你就已经赢了。"他宠溺的将她抱在怀里。"胡说,我只是用我的身体交易到了你的心……"
  • 作者:一捺
    杀手青奴具有释梦能力,背叛组织出逃过程中意外成为异世界凌霄宫宫主三女儿乐裳兮。乐裳兮的灵魂与其同存在一个身体,预言称青奴是此施术修道世界的毁世修罗神力。国师白长音为此世界最强施术能力,身后集团欲除掉青奴,白长音却与其陷入虐恋相爱相杀。多方势力欲除青奴,青奴组织逼迫其尽早完成任务。青奴修罗之力日渐显著,白长音封住了其能力,将其带进国师府。最终却逃不过进宫命运。青奴长音二人陷入诡谲斗争,一步步卷进自己
  • 作者:阿雅朵朵
    她闺蜜让她去看病,结果阴错阳差被人当成了制服诱惑,惹上亚洲第一冷酷男神宫睿哲,从此跟他纠缠不清。 某女:“乖乖坐好哦,我要给你打针了。”某男:“我没病。”某女:“你看你,额头那么烫,鼻血都流出来了,打一针就好了哦。”某男瞟了一眼眼前穿护士装的某女,心想,唉,谁让你穿低领的衣服,穿低领就算了,干嘛还把头低下来,底下来就算了,干嘛还穿粉红色的!” 报告老大,“小姐绝食了。”不就忘了给你买生日礼物么,用
  • 作者:呢喃浅浅
    三年前,她怀着身孕落荒而逃。三年后,她带着“缩小版”的他强势回归。 “孩子跟你没关系!”她抱紧怀中酣睡的宝贝。 “没关系?!”他冷面邪笑,步步紧逼,“你以为偷种子,就像偷菜一样么?” 她脸红,故意装糊涂:“谁要偷你的种子?你这个混蛋!” 他冷笑:“我不仅混而且坏,你不都是最清楚的么?还是,让我们好好来“复习复习”,尽快再生个女儿玩一玩,嗯?”
  • 作者:随侯珠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骄矜的季东霆发现,自己也许大概可能只是一个替身,他和姜几许的前男友同样是学医出身、同样一米八五、同样眉眼细长眼角上翘,就连她说最喜欢自己耳边的痣,前男友耳边也有一颗。哼~郁结难平~ 这也是个喜极而泣的故事。 前男友沈珩发现,前女友姜几许应该对自己还旧情难舍,找的新欢和他简直如出一辙,身高模样眉梢眼角无不相似,就连那颗痣都……呵~志得意满~ 有些感情,我们以为念念不忘的,或许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