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杀伐庶女:亡妃归来

作者:三千渡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她背弃家国,以万人的鲜血,染红他的帝座。他却挽她人登上帝位,一道圣旨,她被冠上乱伦苟且的罪名。天下愚民,被蛊惑,以为喝她的血能灭病痛,她被刺百刀饮血,最后被渣男渣女剜心而亡,孩儿被摔亡。灵魂不灭,竟然重生在相府庶出四小姐身上。嫡母狠心,嫡姐伪善,姨娘庶妹狼子野心,她步步惊心,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这一世,她是嗜血修罗,要毁了他的天下,杀了他的人,誓把人间,变成地狱。她是妖妃秋意浓,一世艳骨,凡尘杀戮,不想成佛,只想成魔。

《重生之杀伐庶女:亡妃归来》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三千渡
    “你不能碰我!”她脸色苍白地一步步倒退:“薄暮时,我是你侄子的女人……” 高大冷峻的男人步步逼近,一把扯下领带,把她压在墙边邪魅勾唇:“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他俯下身来,扣住她的身体,将她狠狠撕裂。 坊间传闻,三十岁的薄先生疯了一般的宠着那个叫做顾卿卿的女子,纵然她和别的男人的桃色绯闻络绎不绝。 薄先生的人生信条是,他的女人在前灭渣男绿茶婊,他在后面给她加血加血再加血。 他是傲
  • 作者:三千渡
    天下动荡,他是迅速崛起的一方霸主。她是巫族圣女,耗尽毕生神功,扶他一统天下,却死于他的断情斩,抽筋剥皮,族人尸骸遍野。一朝重生,她是世人闻风丧胆的妖女,以娈童修炼邪功,草芥人命,世人恨之入骨。她叫姬红骨,一身媚骨生香,风情万种,誓要睡尽天下男人,杀尽天下有情人。重生一世,不为修来生,只为凡尘杀戮。
  • 作者:三千渡
    新婚夜,她穿着凤冠霞披被夫君活生生钉在棺材里,听了一夜他和心爱女人的欢爱,百年阴魂不肯散。 终有一日灵魂脱离被封印的棺木,她借了盛名的影后的身。 这影后似乎品行不端,早上经纪人求亲亲,中午公司老板要抱抱,晚上天王想啪啪…… 从此,她就走上了从欲星掰直为玉鬼的路上 直到有一天,万众瞩目的颁奖典礼上,那神衹般的男人弯下腰来在她的耳边说:“终于从棺材里爬出来了呀!”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断翼蝴蝶
    一晚纠缠之后,她一脸嫌弃将全身家当二百五十一块钱扔给大叔,就当本姑娘嫖了回男人。嫖男人?他么?他堂堂亚洲楚氏集团总裁身价就值这点钱?!冤家路窄再次相遇,白纸黑字,契约生成,她成为契约娇妻,沦陷他的狼爪之中
  • 作者:轻希
    《总裁BOSS,放过我》是轻希精心创作的言情小说,恋上你看书网实时更新总裁BOSS,放过我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总裁BOSS,放过我评论,并不代表恋上你看书网赞同或者支持总裁BOSS,放过我读者的观点。
  • 作者:聂小妹儿
    一次豪门斗争,让身负血海深仇的她……重生了。重生后的她失忆了,可还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杨绍林的妻子“当我女人就安分点,”成为杨绍林妻子的她是别人眼中她最幸福的女人,可她却不觉得,当杨绍林前女友出现后,突然一张离婚协议在她面前,当她签下离婚协议转身离开后,然而他却离不开他了,到处寻找毫无音讯,5年后再次见到她,她却成为了他大哥的妻子,而她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纯洁的好似一张白纸的女孩儿了,而是一个冷漠无情的
  • 作者:優雅、窒息
    她,天然呆女杀手。他,腹黑少当家。七年前,她救了他,却失了身和心。七年后,她的身边却带着两个机灵小鬼!这两个小鬼居然还为她招起了男人!“什么?这次的任务目标居然是他!”再次相遇,看呆萌女杀手化身小秘征服腹黑少当家!
  • 作者:梦九爷
    意外横生,架空穿越,神魂不明,黑道杀皇的女儿变成北氏废柴小四!太子没脸没皮,她古灵精怪,让他下不来台!南木家族横行霸道,行!让你财产充公!杀手联盟连番追杀,姐姐怒了,你牛逼什么!带着大炮轰死你!元气?武道?丹药?宠物,姐通通都有,别再姐面前刷存在,姐会打的你的起都起不来!当废柴崛起,浴火重生,灵宠,丹药,武器,飞入口袋。美男更是穷追不舍,上穷碧落下黄泉……极品冰美男,暴躁妖娆男,霸气侧漏傲娇男,还
  • 作者:菅葭
    他是大集团精英总裁,而她,只是一个靠坑蒙拐骗为生的落魄女。在他将要结婚的婚房里,她以他“情人”的身份大闹一番,成功解散了他的婚姻。而不久后,他就被她用伎俩骗取了身上所有财产,他发誓要报复……这个女人,简直是他这辈子的噩梦啊……
  • 作者:小疼
    安小沫是专业伴娘一枚,却遭遇了未婚夫结婚,她是伴娘!不就找个男人结婚么?多大点事,安小沫一时赌气,随便拉了个男人扯了证。钢戳一盖,她赫然发现,这男人居然还带着一四岁大的奶娃儿子,她一清白小姑娘就这么无端成了后妈。苍天大地啊,安小沫顿时傻了!为了摆脱“后妈”的称呼,她开始了无止境的自黑之路,岂料这男人居然邪唇一瞥:“安小沫,真性情,哥喜欢!”喜欢你妹啊,老娘要离婚,要自由,黑自己不管用,那就搬梯子爬
  • 作者:打死贞子
    她要如何跟他解释,一切只是一个意外呢?在愤怒跟无法选择之下,他娶了她为妻子。他说过要她付出代价……他找别的女人来抢占新房,却被那女人打碎了家族信物,而她却又一次成为了替罪羔羊;忍受着丈夫与婆婆无情的怒火。